轉到正文

少婦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老婆上次和情人偷情之後,更是慾火難耐。

我們家附近有一個公園,那裡是一些青年男女的偷情勝地。每當夜晚的時候,往往可以聽見從樹林深處傳來少婦的呻吟、尖叫—

我老婆知道這個消息,當趙學田提出今晚到樹林去「散散步」的要求時,只是羞紅了臉,說了他句「大色狼!」

這晚天很熱,我老... More

這天,阿鈴沒有時間,我和她的幾個姐妹到阿秀的家裏吃飯,幾個人在吃飯的時候談天說地,很開心的……  因為大家常這樣吃飯,所以大家都已經把大家當成自己人一樣了。

可是飯吃了一半的時候,阿群、阿紅和阿麗都先後因為有客人找〔她們也都是小姐〕而分別離開了。

隻剩下我和阿秀,見到這樣,我... More

前方的路燈似乎都滅了,延伸的道路象是通往地獄一般的黑暗,我回想著剛才劉玲的歇斯底裏,不由狂笑出聲,笑得連方向盤都幾乎握不住,臉上有些癢,我伸手摸去,卻發現不知何時臉上流滿了淚。

心中仿佛有什麼東西在這一瞬間炸裂開來,這感覺讓我心痛,就好像兒時失去了我心愛的玩具手槍一般心痛,我想哭... More

我上初三的時候,是一個人寄宿在學校附近民房里,房東是一個單身的婦女,40多歲的人,模樣倒也清秀,皮膚很白,個子很嬌小。我叫她王太太,王太太的老公常年在外經商,只在年未回家。我每天下課回來就一個人住在我的房間內看書學習,生活過得很平淡。房東家的房子很大,有五室三廳,上下三層,二樓有三室,... More

在省城重點中學唸書的魏大龍終於過了高考這條獨木橋迎來了輕鬆快樂的暑假,這天雖是星期三,但正好他省城唯一的親人——姑姑休息,他決定叫上姑姑一起去城郊風景幽美的翠屏山散心和影相。魏大龍的姑姑魏玉梅是省城中行的干部,人長得端莊漂亮,性格也是溫柔中帶著潑辣幹練,魏玉梅曾有過短暫的婚姻,後因... More

家在江西的一個小山村,離縣城有18公里。在我兩歲的時候,我的親生父母就把我丟了,是我現在的父親李大廣把我撿來一直撫養著長大的,因為我是撿來的,父親就給我取名叫李建。

那年父親才19歲,剛結婚不久,還沒有生小孩,後來他們自己生了孩子,因為家裡比較窮,沒有太多吃的,當時的母親就要求父...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