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岳母小说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夏天来了,热得人不想出门,可是我还是坐上了飞机;这次的出门,全是家里两个美人儿催促的结果。“把你岳母接过来住几个月嘛,她一个人怪寂寞的,我们还有空房间,来这也可以解解闷儿。”这是妈妈和我办事时说的。“老公,我妈一个人在东北,天天没事做,把她接过来,在这边住一段时间,等我大哥他们下半... More

又到公司办周年庆,为了不影响将要到来的婚假,我忙了将近一个半月的时间,终于将大部份的厂商搞定,剩下的一些厂商都是特别难搞的,只能慢慢和他们耗了。

在开始描述我的故事之前,我先作自我介绍,我叫吴建铭,今年26岁,在一家卖场做采办,再过半个月,我就要和交往四年多的女朋友结婚。她叫孟贞... More

胡本兴是外地人,但在山海关这一带当兵七年,退伍后又在这里工作,所以他对周围很熟悉。这一带的农村都很穷,军队养鸡场拿国家工资的职工就成了四周村子里姑娘们的追求对象,能说能干的胡本兴更是众矢之的,但本兴从来就没看上那些土里土气的姑娘。这样几年过去“小胡”变成了“老胡”,他还是一光棍汉。More

三姑妈杨语琴浑圆光滑的臀瓣被我轻抚缓揉、捏著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三姑妈杨语琴的嫩面绯红,呼吸急促。我一手揉弄着她坚挺乳房、一手隔着丝质三角裤抚摸著软隆的阴阜。

啊……啊……杨语琴上下敏感地带同时被我揉弄著阵阵酥麻,丰满富有弹性的乳房被揉弄得高挺著,蜜洞被爱抚得炽热,流出些透明的淫... More

今天是妻舅大喜的日子,我跟玲秀参加完后,随着一行人回到家中,虽然婚宴已经结束了,客厅还是有少数人还在拼酒,我就自己上楼了。走到门口,门关着,却没有听到应有的喧闹声,难道是喝醉睡着了?我试探性地扭了下门锁,门开了,但里面好像没人。我推门进去,看见丈人已经醉得不省人事,躺在床上发出阵阵... More

我穿着一条沙滩短裤,赤裸著上身来到游泳池旁。家里现在也没有外人,岳母穿着两段式的泳衣正趴在躺椅上晒日光浴。

从我现在的角度看过去,雪白的背部,被黑色泳裤紧紧包住大半而鼓起的臀部,还有那双修长的大腿都完美的呈现在眼前。我心中惊叹著,如果只是从眼前的这个背影来推测这个女人,绝对不会认...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