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巨乳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這天,阿鈴沒有時間,我和她的幾個姐妹到阿秀的家裏吃飯,幾個人在吃飯的時候談天說地,很開心的……  因為大家常這樣吃飯,所以大家都已經把大家當成自己人一樣了。

可是飯吃了一半的時候,阿群、阿紅和阿麗都先後因為有客人找〔她們也都是小姐〕而分別離開了。

隻剩下我和阿秀,見到這樣,我... More

夜路走多了總會踫到鬼,那一天我記得很清楚,是入秋的某個星期一,我在早上的業務會議上被老總噱了一頓,問我最近是不是縱欲過度,老是兩眼發黑、精神萎靡,操她媽的老總,誰不知他是因為最近兩家客戶相繼倒閉,好大一筆呆帳收不回來才會如此大發雷霆,可那也不是我放出去的款呀!

我滿腹牢騷,捱了一... More

我上初三的時候,是一個人寄宿在學校附近民房里,房東是一個單身的婦女,40多歲的人,模樣倒也清秀,皮膚很白,個子很嬌小。我叫她王太太,王太太的老公常年在外經商,只在年未回家。我每天下課回來就一個人住在我的房間內看書學習,生活過得很平淡。房東家的房子很大,有五室三廳,上下三層,二樓有三室,... More

結婚後,生活就想平常人家一般渡過。可王麗娟心中、肉體上越來越在回味過去的做情人時的感受。

心中的平衡終於在婚後的第三個月被打破。把淫蕩變成一種享受,一種生命的尋求已成為她的一種本能的要求。

……來到客廳坐在沙發上,已經八點多了,公公還沒回來,她想或許公公也在躲開她吧,就像她想... More

家在江西的一個小山村,離縣城有18公里。在我兩歲的時候,我的親生父母就把我丟了,是我現在的父親李大廣把我撿來一直撫養著長大的,因為我是撿來的,父親就給我取名叫李建。

那年父親才19歲,剛結婚不久,還沒有生小孩,後來他們自己生了孩子,因為家裡比較窮,沒有太多吃的,當時的母親就要求父... More

我叫小芙,今年十六歲,160公分,45公斤,比例還算過得去。或許因為基因良好,以及媽媽不時就煮補品給我吃,E罩杯的胸圍,已經比同年紀的女孩傲人許多,加上我不喜歡曬太陽,全身上下的肌膚,稱上白裡透紅也不為過。

從小到大,看到我的親戚師長,都不忘誇我長得漂亮,縱然我自己覺得還有許多進步空間,...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