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強姦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記得那還是上高中的時候,我就開始與我媽亂倫,那時媽媽還四十多一點,正是如狼似虎的時候。那是有一天夏天的下午,天很熱,爸爸出差上上海了,家裡沒人,我經常乘著爸爸出去的時候到媽媽的臥室裡撒嬌,這天也不例外.

媽媽正在午睡,當家裡沒人的時候,媽媽總喜歡把上衣脫光只穿著短褲睡。

於是... More

女檢察官許婷的家中擺放著一個相框,裡面鑲的是許婷的堂妹許珊的照片,許婷手拿著這張相框,眼中熱淚盈眶,心中充滿了對堂妹的無限懷念,就在兩個月前,許珊對她訴說了一段痛苦的遭遇……

一間密室內,許珊身著睡衣坐在一張床上。她的內心緊張極了,不知道一會會發生什事情,她該怎辦。這種攝制很... More

*年*月*日週六下午中正紀念堂廣場。

「明哥,這幾個都不錯,接下來要挑哪個好?」一名神態輕佻的男人向身旁體格壯碩的漢子問道。

「嗯,前面數來第三排的左邊那個怎麼樣?」一名年約卅歲,表情嚴肅的平頭男子這樣回答著。

「不愧是明哥,那個一定....一定也相當好用。」輕佻男子嘴邊... More

李清,今年25歲,98年考取公安大學後父母先後雙雙去世,在學校的幫助下完成四年學業,02年分配到H市公安局,因為沒有家庭負擔,加之本身能力出色且嫉惡如仇,調到重案科,經過三年第一線的對敵鬥爭鍛練,屢立奇功,現在已是能單獨辦案的重案二組組長了。

李清長的相當漂亮,身材一級棒。一米七... More

在一次的午餐時間,我、美蘭,艾莉卡及茹莉,四人在一起用餐聊天,茹莉說了她前些時間的經歷。

茹莉有天,去參加學姐的婚禮,並當伴娘,她跟這位學姐,感情很好。結婚典禮結束後,新娘要換禮服,請茹莉進去幫忙,茹莉也換掉伴娘的禮服。當茹莉幫新娘換禮服時,脫到只剩下內褲時,新郎進來了,茹莉就搓... More

經過廚房的時候,他媽媽正在洗碗池中洗菜。

今天不知道撞了什麼邪,林軍竟然停下來偷偷地看著他媽媽洗菜……罪魁禍首也許就是她今天穿的這條白色的家居短裙吧,那裙子根本無法包裹住林媽媽身上多少的部位,隨著她洗菜時俯身的動作,那豐滿的臀部便會隱隱顯現,白色的內褲一目了然。

彎下身子後,...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