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強姦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籲」,我長喘一口氣,擦擦頭上的汗水,倒在剛剛搬來的還不及放好的沙發上,揉著酸疼的腿和胳膊。

經過二個多月的辛苦,新居裝飾工作算是初步完成了。一會兒,「咣咣咣」,傳來敲防盜鐵門的聲音。剛剛來,我的新居還沒裝門鈴。「誰呀?我問。」

你對面的鄰居「。我一聽,連忙應道:」來了「... More

 

電話鈴聲響起來,我連忙將電話筒拿起,唯恐太過遲接電話的話,對方會立刻掛斷「喂喂……覺得如何?呀,明白了,你是第一次玩這種電話遊戲的嗎?」

從聽筒的那一邊傳來一把男聲。心兒咚咚的跳過不停,今天的我真的是很奇怪呢。心臟好像要從喉嚨那兒跳出來似的,緊張得連手也震起來,將電話筒按... More

第一章:淫浪王玥軍營中總是透出一種肅殺的氛圍,每天白天的訓練,把士兵們的體力搾的干乾淨淨,隨著熄燈號的吹響,整個軍營瞬間陷入寂靜。

只有風聲摩挲樹葉的沙沙聲,黑夜賦予軍營難得的休息時間,而到了第二天,軍營又會陷入喧囂。

軍營西側,是軍營的衛生隊,平常的時候,士兵們如果生病受傷... More

我和表姐其實沒有血緣上的關係。

她是我舅舅二婚的老婆帶的孩子。

表姐今年24比我大兩歲,自己住在男朋友家。

自從舅舅二婚以來,表 姐經常到我們家來箙算箤箄,慛慖慡慲每次來都帶一堆東西(真孝順!)看我舅舅。

表姐的男朋友是個水手,在船上待的時間很多嘕嗹嘐嘛,蓏蓀蓓蓆平日表姐都... More

(一)前幾天佳淩就一直說要我放假陪她去玩,我本來是很不想出去,但想到這是一個暴露她的好機會,就跟她說:「好,去的那天你要穿得很露,而且要聽我的話,不然下次就不帶你去玩了!」

她本來是不答應,但我邊幹她邊問她要不要,她不要我就猛抽,最後她還是答應了。

今天睡到下午三點才起床,整... More

在我們老家那邊兒,地方偏,結婚一般都鬧得很凶,但是是只可以鬧伴娘,不能鬧新娘的,所以在本地伴娘很難找,新娘很多都是在外地認識的同學或者同事這種不知情的人來找做伴娘。

雖然現在已經很少回老家去,只有過年回去一趟,然而每次回家時,想起當年某個同學結婚時的一次經歷,至今仍讓我畢生難忘回...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