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強暴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的女神,不要走啊……不要走……我們還沒……」

保羅從午覺中驚醒過來,他發現被單濕濕黏黏的,「原來是夢啊。」

他不禁感到遺憾。他已經二十歲了,卻還沒有真正的性經驗,所有的知識,都是從成人雜誌和***裡面學來的。談起對付女孩子,他還真的不行,除了彈鋼琴以外,他什麼事都做不好。「對... More

我生活在一個中小城市,家庭經濟條件一般,母親並沒有給我揮霍的資本。本來像我這種應屆畢業生正應該努力尋找工作,親手打拼自己的未來。但上學時期的宅男生活使我畢業之后有點不能融入社會。雖然思想是非常活躍的,可惜站在外面永遠給人一種呆呆傻傻的感覺。本男也秉承宅男的一貫風格,島戰電影、漫畫如... More

我叫志俊,我爸叫國輝,小時候爸媽就離婚了,而我選擇跟著爸爸一起,其實是因為媽媽不要我們,想再嫁人,所以離開了我跟爸爸,爸爸那陣子,都沒去工作,整天賭博,一振不起,後來認識一個女人,改變了他的後半生。

那女人就是我現在的後媽,楊思琴,後媽人長得很漂亮,又年輕,根本就可以當我姊姊了,... More

神啊……「每天早晨,我睡覺前的第一件事就是向上帝禱告,」賜給我一個美女吧!一個青春、活潑、惹火、性感的美女,讓她光禿禿的躺在我的身邊……「這個時候,我經常夢想真有一個美女在我身邊——這個美女的面容常被被我夢想成張雨佳,我們學校的校花——夢想她渾身著火的嗟歎著,媚眼如絲般朦朧,雪白的... More

今天晚上下班時,我在回家途中遇到了色魔。

其實在下車後,我就有種不安的感覺。行了一兩分鐘,我就覺得四周沒半個人影,大部分的店舖都關了門,行人也稀少得可以。

以往老公都會準時來到車站等我,平時有他陪我回家,所以沒覺得怎麼樣,今晚我獨個兒走路,方才發覺到這附近原來這麼冷清。

... More

我叫釋靜空,俗名叫李嘉雯,現年二十一歲,我自小就嚮往出家人的生活,因此從國中起,每天吃齋唸佛,暑假還常參加短期出家營,以更加理解佛法和體驗出家人的生活,但對於要不要真的出家,我一直都有些遲疑。十五歲國三升高一那年的暑假,我下定決心,決定要正式當個出家人,過著清修的日子,於是我和家人...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