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強暴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台灣就是這麼一個詭異的地方,什麼地方都看起來像一個夜市,從基隆廟口、淡水河邊、新竹廟口、花蓮海邊到熱鬧滾滾的墾丁。

入夜以後的墾丁,街道上塞滿了各地來的觀光客,也不知道這些人來墾丁謝謝!!什麼,他們把台北那套東西通通搬來這條擁擠不堪的街道上,然後在這邊晃來晃去,晃得很高興的樣子,... More

等黃蓉醒來時她發現自己躺在一間密室裡,赤裸著全身被人成大字形捆在一張石床上。

自己剛剛還在指揮宋軍在襄陽城外埋伏蒙古人,但不知怎麼忽覺渾身酸軟,然後便昏了過去,等到她醒來的時候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黃蓉運了幾次真氣,但體內卻全無反應,而且還是渾身酸軟無力。

努力了幾次以... More

那是我大三考完期末考的晚上,我們全班和我們心理學的助教一起到淡海的啤酒屋去慶祝,助教她因為是我們係上學姐,剛畢業一年,馬上就要到美國讀碩士了,全班和她感情都很好,有點依依不捨,也順便為她送行。老實說她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蛋型的臉蛋佩上明亮的大眼,還有櫻桃般的嘴唇,身材也是纖細婀娜多... More

雪玲寫好了交班記錄,擡頭看了看牆上的掛鐘,時間是10點45分,還有15分鐘就到交班時間了。雪玲最後一次巡視了病房,由於是週末,不少病人請假回了家,所以好幾間病室都是空的。

巡了一遍回到護士辦公室,接班的同事已經到了,兩人談笑了幾句,雪玲就把幾個重病號的病情交代了一下,結束了她當值... More

在我升大四的那個暑假,有一次從台南家中坐夜車趕回台北學校,等到晚上十一點多進到學校宿舍,才發現學校暑假停課、停止上班一周,宿舍也貼出公告暫時關閉,這下子完了,同學們都回中南部了,住台北的不是女同學,不然就是和他不熟,而且也已經那麼晚了,不好意思打擾他們。

算了,騎著追風到東區逛了... More

(1)小詩今年28歲,163,34C。

三年前嫁給我從小玩到大的死黨°°耀文。

「大衛,晚上有空沒?」「幹嘛?有啥好康的?」「昨晚我丈母娘捉來一隻雞,晚上叫小詩弄個燒酒雞吃,咱們哥倆好好地聚聚!」「哇靠!你丈母娘是不是擔心你沒力氣餵飽嫂子,所以捉隻雞來補你這隻小雞雞啊?」「幹!...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