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強暴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大概是幾年前的事了,那是一個炎熱的午夜,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覺,混身發熱,總覺得慾火焚身,一個衝動的念頭,想趁著夜色的掩護,強暴夜歸的女子。

以前也幹過幾次這樣的勾當(有在公車遇到女乘客還有夜校女生)總在緊要關頭有路人出現,只好隨便在女孩子胸部摸個兩把就作罷。

但是那晚像... More

也許是緣分吧,在我一生中只有一次的初夜**里,我竟選擇了一個比我小三歲的,初三的小女孩。我甚至現在還不知道她的名字。我只是在下課時路過她的班時看她,而她也因爲我的第一次而故意將她的目光和我避開。因爲,她的貞節是在我的強暴中失去的。

那是剛開學時的故事了……

兩年前我初中畢業,以50... More

我呼吸著久違了的清新空氣,足足八年了,自從上次失手被捕,足足八個年頭,我一直被關在暗無天日的囚室之中,被迫反醒著自己的過失,不過那只不過是我對保釋官所說的話。其實在這整整八年,足足一千四百零六十二日的漫長日子裡,無論每一分每一刻,我都無法忘記那些少女們在我的指掌挑逗下動情呻吟著。... More

那是好久年代的事了,寫出來以解心頭之結。當年……

『叮噹∼叮噹∼』

我蠻不情願地來到鄰居的門前,按下門鐘。

剛才洗澡的時候,一不小心,將用來替換的奶罩弄跌在地上。雖然我第一時間把它拾起來,可是因為剛洗完澡,所以滿地水漬,兩個奶罩都給弄濕了,無法穿上。

我想起窗外曬衣服的... More

小正近來一直很不開心,在學校裏被老師罵,回到家裏又被老爸一頓猛K。合上書本,小正呆呆的望著窗外,同學們陸陸續續的走出校門,操場上校隊的幾個家夥正在那裏踢球。若是往日,小正或許也正和他們在一起,可今天……

小正現在正是高三,馬上就要大考了。或許真的是天資不行,雖然他一直都很努力,可... More

我叫丁舒韓,曾經是一個矜持可愛的女孩子。

在我高二的時候,家裡惹上了黑社會,糾纏不清。

那個小頭目對我垂涎已久,要以我做抵償。

結果我慘遭強暴後還被迫做了他的女朋友,而且要跟他同居。

他平時對我還不算很粗暴,只是,他在性方面給了我無盡的摺磨,讓我苦不堪言。

像我這樣...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