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强暴小说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音乐依然回荡在空中,那种音乐好像不是美晴平常所爱听的,因为叔父曾听美晴说过,她最讨厌三波春天的歌曲,而现在正播放著三波春天的民谣。

叔父以前是喝廉价的威士忌。后来由于收入渐增,才开始喝上等的洋酒,直到有一天,他偶然间再喝往日所喝的酒,才发现到这种劣质的酒当初是怎么喝下去的。

... More

朋友们都叫我小璇,我是一个就读大三的女学生,因为没申请到学校宿舍,所以就搬到外面来自己住,我租的是一间套房,不算是很大的一间房间,里面应有尽有,电视,网络,还有一个窗台,就只差没有冰箱而已。因为刚搬来没几天所以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寄到像是我的电脑,还有一些衣服之类,因为这几天就会到了吧... More

民康是我高中时期的好友,连续三年都同班。我没两天都会往他家跑去,表面是探访好友的关系,事实上不是为了要跟他比电脑游戏,更不是为了讨论工课,而是因为民康的那位美丽动人的骚妹妹。

家敏小我们不到两岁,由于外貌条件很不错,所以至国中时就已经接了不少平面广告模特儿的工作。老实说,他们的家... More

“明…对不起,我无法喜欢你,因为你实在不帅,我比较喜欢强…”一个女同学给了小明斩钉截铁的答案。

小明亲手辛苦写的情书被他暗恋多时的女同学当场退回去。

小明当天的上课情绪低落。

小明是一位高三的资优生,在校的成绩一直维持前几名,一场告白让他无心于课业。

晚上十点补习班下了... More

初春的傍晚,天气还有些微凉,人们都穿着不算薄的衣服,可是在路旁搬著瓦斯桶的良信却赤著上身,挥汗如雨的工作著。

这是家开在市郊的瓦斯行,老板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手下雇了两个壮汉帮忙送瓦斯,市郊的生意还算不错,尤其是最近有不少别墅盖在附近,新增了不少生意。

老板娘阿娇从室内叫了出... More

第一天从广西友谊关出关后,迎接我们的就是越南方面的导游了

当我看到年轻的越南女导游时,终于明白为什么人们都说越南女孩身材特别好了:她穿着越南传统服装蓉菬萓蒨,撤摘抠折看起来就像一件开叉很高的中国旗袍内加了条很像裙子的长裤,衣服和长裤都十分的贴身虡蜨蜤蜺,墘塶塴堑使得她的曲线流畅的...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