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性奴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從我上了高中第一次在同學那裡看到了淫美少婦的裸照書時,我就喜歡上了擁有淫乳肥臀的少婦。每當在不論什麼地方看到了擁有魔鬼身材的熟女時,我的雞巴就會不識時務的腫脹起來,同時心裡面激烈的騷動。現在想起來有點好笑,但是正因為這種少年激情,纔讓我深深的打動了幾位美艷少婦的淫思。讓我夜夜狂操她... More

我叫蝴蝶,今天年二十一歲。那年在王菲秋季演唱會上結識了昀,被他耍賴的樣子深深吸引。沒有過戀愛經驗的我傻傻地約他出來喝茶,那杯茶直喝到淡如清水,我還是沒看夠昀直直的鼻樑、厚厚的嘴唇,反到是他被我看得有點慌,想找出到底臉上有什麼不對勁。

我藏在茶杯後的雙眼狡猾地眨了眨,心裡在想︰聽姊... More

 (一)初入社團

我今年22歲,是個學油畫的大學生,我考上大學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我的爸爸是個個體傢俱廠的老闆,以前是在道上混的,後來洗白了,在黑白兩道上很有名氣。他脾氣比較暴躁,我從小沒少挨他打,從他的棍棒下教育出來的。

因為老爸的女人太多,老媽和他離婚了,離婚那年我才1... More

大陸的朋友可能通過小說《紅岩》知道那時的中美合作所內曾關押著一些共產黨女犯。當時的國民黨怎樣對這些女共黨施刑逼供的情景,小說的作者由於「階級感情」原因沒有在小說上使用。

再說在小說出版的那個年代,若如實地登載這些素材大有宣揚「資產階級色情」之嫌,故作者忍痛把這些精采的素材束之高閣... More

越戰女諜(一)

夜已深了,西貢市郊的一座不起眼的灰色樓房仍然閃著幾點燈光,從裡面隱約傳出一陣陣慘叫聲,在寂靜的夜裡聽起來格外淒慘。

這座建築就是西貢偽警備司令部諜報大隊所在地,聲音是從它的地牢裡傳出的,在地牢盡頭的一個房間裡,燈火通明,透過鐵門的柵欄向裡望去,看得出這是一間刑...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