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性奴隸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那是在一個陰雲密佈的夏天,我下班比較早,正在家裡看電視,做好的飯菜就擱在桌子上,等我的愛人回來一起吃。可是左等不回,右等不回,我心裡可就著急了,以前還沒有試過這麼晚她不回來。

我一看表已經8點了,我們的小區是新建的,搬進來的住戶沒有多少,就是因為它太偏僻,這裡的治安狀況也不太好。... More

從藥師住處離開,返回宿捨的路上,宋書航突然想起了火鍋跟電磁爐雖沒忘記帶,但….卻忘了將鍋底那層薄薄的黑藥糊給洗去。

「話說這要是忘了洗,拿去煮火鍋,萬一讓高某某他們吃了…」宋書航不禁渾身一震,再震,三震,二話不說,轉身向著藥師的房子飛奔而回。

大吉街區那縱橫交錯的小巷。

十... More

房間裡,燈光昏暗,房外風強雨,颱風天風呼呼的追著,雨嘩嘩下著。

一個男人大字型躺在床上,全身赤裸,雙腳分開。

在他雙腳分開的地方,一具赤裸的女體正跪在男人的雙腳之間,同樣一絲不掛。

女的約莫二十多歲,頭綁馬尾,隻有幾根青絲飄在膩白的後頸上,女人肌膚賽雪,雪白渾圓的屁股跟美... More

我是一位從醫科大學畢業一年的年輕醫生,畢業分t到廣州的一家小醫院工作,這一年多回想起來竟然值得自豪的就是自己從一個處男變成了一個做愛專家。

本來我是去外科工作的,沒想到由于醫院婦産科缺人手,就把我從外科調到了婦産科,剛開始覺得很不好意思,看到那些不同年齡的女性在你面前脫掉褲子,露... More

這是我的故事,是我們一家的故事。

但是,我不知道應該怎樣開始述說。

也許我應該從頭開始,引導你經歷我的整個過程,讓你詳細地瞭解事情的發生、發展和結局。

我不知道事情是否做錯了,我真的不知道。

也許,我是真的錯了,但是什麼才是對的呢?我不知道。

但我想,事情既然已經發... More

房間裡,燈光昏暗,房外風強雨,颱風天風呼呼的追著,雨嘩嘩下著。

一個男人大字型躺在床上,全身赤裸,雙腳分開。

在他雙腳分開的地方,一具赤裸的女體正跪在男人的雙腳之間,同樣一絲不掛。

女的約莫二十多歲,頭綁馬尾,只有幾根青絲飄在膩白的後頸上,女人肌膚賽雪,雪白渾圓的屁股跟美...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