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性奴隸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青山茂夫第一眼看到西澤悠子時,直覺的認為能把這個女人弄到手。

青山是販賣各種家庭用品的公司的業務員,也兼公司為推廣編織機而開辦的編織室的講師。

西澤悠子就是來編織教室接受講習的主婦。

來編織教室的女性有主婦、職業婦女、大學生、寡婦……有各種女性來這裏。

其中最多的就是主... More

記得有一個夏天的晚上,時鍾已敲響了10點多,診所依然在營業中,不過一個病人都沒有,我悶得很,自己一個人坐在診室裡發呆。

醫生,你好!突然,一個清脆的聲音打破了空氣的沈悶。

我扭頭一看,哇!一個二十出頭,長得十分清純美麗的年輕女孩走了進來。

她身高將近1.67米左右,體態豐胰,皮膚... More

我站在健身房的窗前,看著散步回來的已經懷了八個月身孕的媽媽穿著一件淡粉色的孕婦長裙,挺著個圓滾滾的大肚子,領著體形巨大的德國牧羊犬蘭迪走過庭院裏的青石路,走進了大門,不由自主地微笑了起來。

下身的異樣感覺使我忍不住向下看了一眼:哦!我的雞巴在短褲裏已經勃起,硬脹到了極點。看來我是... More

「今天天氣可真不錯呀!」

理奇懶洋洋的曬著日頭,一邊自言自語著,一邊習慣性的摸了摸口袋,那裡面裝著他最珍視的物品──高效迷幻劑。

他希望在這次難得的假期裡能夠找到一個美女來好好打一炮,由於有迷幻劑在手,要實現這個目標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理奇曬了一陣太陽後,站起身走到這棟海濱小... More

台北某知日式名飯店附設鋼琴酒吧裡,王董坐在角落。他是個快50歲移居日本的台灣商人,每次回國談生意,都習慣住這家飯店。坐在這個位子是剛好可以從斜後方欣賞到美麗的琴師-淑娟。

從王董的角度望去-她有一頭長髮披肩,白兮的粉頸隨著音樂擺動;微微透明的襯衫,露出粉色胸罩肩背帶,也露出玲瓏有致... More

當我第一次見到我的小姨子時,心裏只有一個念頭:「……後悔!後悔為什麼沒有先認識她,而先認識我老婆呢?我丈母娘共有三個女兒,三個女兒的樣貌姿色,不知為何,竟是愈小的愈漂亮。大姐的相貌及才智平平,而排行第二(我老婆),姿色屬中上,排第三的小姨子,就格外出眾。不僅樣貌酷似影星賈靜雯,身材...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