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性奴隸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第一章

我叫崔成國,5年前我是一名大學生,在濟南一所大學上學,主修油畫,業餘進行一點詩歌創作,其實說來油畫學的不咋地,可詩歌卻小有所成,本人不才,大一期末加入了市作協。

想說一下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女人,別人喊她張子涵,而我只能喊他小姨。

小姨是我真正的小姨,只比我大三歲,... More

(1)

我現在是一名專門伺候女主人的奴隸,白天在女主人家的時候就幫女主人整理房間、做飯、洗衣服、洗碗,及其它所有女主人叫我做的事情,晚上則是女主人的性奴隸,供女主人用各種她喜歡的方法享用。

當然,有時也沒有白天晚上的區分,比如有時白天女主人在家的時候,她通常都是讓我光著身子整... More

「欣欣,怎麼了?不哭不哭……」曾文麗一把摟過站在門外的妹妹杜曉欣,一邊溫柔的輕聲安慰,一邊衝著屋內的男人擺手。

屋內的男人是張天宇,曾文麗的丈夫,夫妻二人新婚燕爾,正如膠似漆的時候。杜曉欣敲門的時候,張天宇正在沙發上坐著享受美麗妻子的口舌服務,敲門聲響起的時候正是他舒服的時候。More

時間、地點不明,只知道這裡大概是一個類似會議室的所在。

會議室中央有一張長長的橢圓形桌子,這時在桌子的其中一端,正有三個人在圍坐著,似乎正在等待著甚麼。

這三個人都清一色穿了一件類似牧師、修道者所用的白色長袍,而袍子的後面都有一個圖案:那是一條盤坐著而伸高了頭在吐著舌的蛇,蛇... More

性早熟的我在家中說話沒有人敢不聽,但溫柔的媽媽說的話我沒有一句敢不聽。

家中幾乎所有的房間都挂有母親跳芭蕾舞的相片,我的房間的牆上就挂著三幅,我認爲是最美的三輻。

一張是母親將左腿高舉過頭,我很難想像平時溫柔高貴的母親能有這麽強的柔韌性;一張是母親被一個青年男子高舉過頭,雙退... More

在一棟現代化的大樓裡,十五樓XX公司的總經理室裡晚上九點還亮著燈。

「呼,快要做完了。加油,爭取十點鐘前離開。」一個美麗的女孩在對自己說。這個女孩穿著一件粉紅色的短上衣,剪裁得體的衣服突顯出她胸部的堅挺,裡面的襯衣若隱若顯的透著她的紅色胸罩,而她的黑色皮裙把她纖細的腰身表露無遺。

...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