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性奴隶小说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那是在一个阴云密布的夏天,我下班比较早,正在家里看电视,做好的饭菜就搁在桌子上,等我的爱人回来一起吃。可是左等不回,右等不回,我心里可就着急了,以前还没有试过这么晚她不回来。

我一看表已经8点了,我们的小区是新建的,搬进来的住户没有多少,就是因为它太偏僻,这里的治安状况也不太好。... More

从药师住处离开,返回宿舍的路上,宋书航突然想起了火锅跟电磁炉虽没忘记带,但….却忘了将锅底那层薄薄的黑药糊给洗去。

“话说这要是忘了洗,拿去煮火锅,万一让高某某他们吃了…”宋书航不禁浑身一震,再震,三震,二话不说,转身向着药师的房子飞奔而回。

大吉街区那纵横交错的小巷。

十... More

房间里,灯光昏暗,房外风强雨,台风天风呼呼的追着,雨哗哗下著。

一个男人大字型躺在床上,全身赤裸,双脚分开。

在他双脚分开的地方,一具赤裸的女体正跪在男人的双脚之间,同样一丝不挂。

女的约莫二十多岁,头绑马尾,只有几根青丝飘在腻白的后颈上,女人肌肤赛雪,雪白浑圆的屁股跟美... More

我是一位从医科大学毕业一年的年轻医生,毕业分t到广州的一家小医院工作,这一年多回想起来竟然值得自豪的就是自己从一个处男变成了一个做爱专家。

本来我是去外科工作的,没想到由于医院妇产科缺人手,就把我从外科调到了妇产科,刚开始觉得很不好意思,看到那些不同年龄的女性在你面前脱掉裤子,露... More

这是我的故事,是我们一家的故事。

但是,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开始述说。

也许我应该从头开始,引导你经历我的整个过程,让你详细地了解事情的发生、发展和结局。

我不知道事情是否做错了,我真的不知道。

也许,我是真的错了,但是什么才是对的呢?我不知道。

但我想,事情既然已经发... More

房间里,灯光昏暗,房外风强雨,台风天风呼呼的追着,雨哗哗下著。

一个男人大字型躺在床上,全身赤裸,双脚分开。

在他双脚分开的地方,一具赤裸的女体正跪在男人的双脚之间,同样一丝不挂。

女的约莫二十多岁,头绑马尾,只有几根青丝飘在腻白的后颈上,女人肌肤赛雪,雪白浑圆的屁股跟美...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