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性奴隶小说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先生,对不起,现在是下班时间,请问您找谁?”一个年轻貌美身材绞好的职员,穿着整齐的套装,有礼貌的阻挡他。

阿龙看了一下她高耸胸部上挂著的名牌。

“妳叫陈佳雯喔,啧啧啧,原来是妳喔,还蛮漂亮的嘛,是我啦!我跟你主任约好了,要不要一起来……”伸出手来要拉住佳雯。

佳雯突然脸色... More

我爸和我妈都在我们家乡一家国营大厂工作,我爸是厂长,我妈是医务室的护士。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们家就开始富起来了,我爸经常在外面应酬,我妈的衣服首饰也越来越时髦,给我的零花钱也是水涨船高。他们几乎不管我的学习。在这样的条件下,我的成绩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每况愈下,因此才到了连高中都... More

“呜‧‧‧你到底要怎样才可以放过我‧‧‧”电话里心怡无助的哭泣著。

“妳别说这么难听嘛,小荡妇,我也只是想让别人分享欣赏看看,堂堂一个教授的老婆,和大公司的企划管理人,那个肥美多汁的小嫩穴有多漂亮而已啊,是你自己不要的….”

阿龙坐在车哩,看着对街的办公大楼,星期五的下班时间好... More

我叫阿明,我和女友茵茵相识了两年。先说说茵茵,她绝对是个小美人!她那水汪汪的眼睛配着一头长发,而且她身材均称,正是我喜欢的身材,34C、23、35,特别是她的屁股很翘,又白又大的屁股实在是一种诱惑呀!

女友的身体是比较敏感的女孩,一经挑逗,她的小穴很快就会很湿润,不断流出淫水,还... More

那是在一个阴云密布的夏天,我下班比较早,正在家里看电视,做好的饭菜就搁在桌子上,等我的爱人回来一起吃。可是左等不回,右等不回,我心里可就着急了,以前还没有试过这么晚她不回来。

我一看表已经8点了,我们的小区是新建的,搬进来的住户没有多少,就是因为它太偏僻,这里的治安状况也不太好。... More

从药师住处离开,返回宿舍的路上,宋书航突然想起了火锅跟电磁炉虽没忘记带,但….却忘了将锅底那层薄薄的黑药糊给洗去。

“话说这要是忘了洗,拿去煮火锅,万一让高某某他们吃了…”宋书航不禁浑身一震,再震,三震,二话不说,转身向着药师的房子飞奔而回。

大吉街区那纵横交错的小巷。

十...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