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性奴小说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从我上了高中第一次在同学那里看到了淫美少妇的裸照书时,我就喜欢上了拥有淫乳肥臀的少妇。每当在不论什么地方看到了拥有魔鬼身材的熟女时,我的鸡巴就会不识时务的肿胀起来,同时心里面激烈的骚动。现在想起来有点好笑,但是正因为这种少年激情,才让我深深的打动了几位美艳少妇的淫思。让我夜夜狂操她... More

我叫蝴蝶,今天年二十一岁。那年在王菲秋季演唱会上结识了昀,被他耍赖的样子深深吸引。没有过恋爱经验的我傻傻地约他出来喝茶,那杯茶直喝到淡如清水,我还是没看够昀直直的鼻梁、厚厚的嘴唇,反到是他被我看得有点慌,想找出到底脸上有什么不对劲。

我藏在茶杯后的双眼狡猾地眨了眨,心里在想︰听姊... More

 (一)初入社团

我今年22岁,是个学油画的大学生,我考上大学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我的爸爸是个个体家俱厂的老板,以前是在道上混的,后来洗白了,在黑白两道上很有名气。他脾气比较暴躁,我从小没少挨他打,从他的棍棒下教育出来的。

因为老爸的女人太多,老妈和他离婚了,离婚那年我才1... More

大陆的朋友可能通过小说《红岩》知道那时的中美合作所内曾关押著一些共产党女犯。当时的国民党怎样对这些女共党施刑逼供的情景,小说的作者由于“阶级感情”原因没有在小说上使用。

再说在小说出版的那个年代,若如实地登载这些素材大有宣扬“资产阶级色情”之嫌,故作者忍痛把这些精采的素材束之高阁... More

越战女谍(一)

夜已深了,西贡市郊的一座不起眼的灰色楼房仍然闪著几点灯光,从里面隐约传出一阵阵惨叫声,在寂静的夜里听起来格外凄惨。

这座建筑就是西贡伪警备司令部谍报大队所在地,声音是从它的地牢里传出的,在地牢尽头的一个房间里,灯火通明,透过铁门的栅栏向里望去,看得出这是一间刑...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