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按摩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樂頌輝和她的太太婉瑩新婚一年多,頌輝為人很開放,曾多次要求她太太婉瑩有機會能故意走光露一下輒輕輎輓,榎榍榡榠或找陌生人玩一玩性愛,無奈婉瑩總是不答應朢榰榗槎,摝摛敲敳頌輝很希望她太太可以和別的男人做愛給他看。但婉瑩還是不肯答應他的想法,婉瑩說這輩子到現在嘔嘍嘓團,幓幛幗幙只有頌輝一... More

我是一名失婚婦人,所以常和表姊到處去,今日到旺角行街街倆人也行得很疲,而表姊便提出不如去正骨場按摩一下.但我是從來也未出過這些地方所以便胆大大一口答應.去到了後表姊便叫了一位男技師,而我表姊也代叫了位男的給我叫阿強,可能知道我是第一次做,所以對我特別溫柔,而目光也注視著我的身體,他按摩穴道指法... More

那個時候,佳收聽著隔壁房間發出來的聲音。丈夫尚謙還在家,難道他知道按摩帥阿德會來嗎?

內心不安的佳欣,一直在注意著時間,按摩師阿德,會在一點的時候到來。已經是一點差五分了。

「啊!時間不早了,我應該去準備、準備。」故意地讓丈夫可以聽得見的喃喃自語,佳欣登上了二樓。

從壁櫥... More

 一

我走在大街上。

這是個很平靜的下午,太陽暖暖地曬著,讓人提不起精神來。街上人來人往的,都是一副很忙碌的樣子,他們究竟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去忙嗎?

至少我就知道,屬於我的又一個機會來臨了。上午我正在辦公室裡日著我那美麗而又風騷的女秘書時,老張打了個電話進來,說韓國那邊又有... More

電話鈴響,電視旁的他正在享受畫面中女郎身材的震撼,好不容易已經勃起一陣子,就只差一點就可以結束手中的事情,真是讓他很不耐煩地跑過去接聽。

『喂!這裡是陳按摩館,請問那位?』

電話中的聲音稍微停滯了一下。然後傳來一句清柔的女人聲。

『請問是陳先生嗎?我叫于本麗,十分鐘後我將... More

辦完了銀行的事,只想鬆口氣休息一下。討厭理容院的氣味﹑厭倦了泰國浴點到為止的的按摩(當然泰國浴的作愛是很爽的,泰國浴女郎的叫床﹑舌功和陰戶幫浦的能力絕對是銷魂蝕骨),翻開報紙找了個家庭式的護膚指油壓電話。

『指油壓多少錢﹖』

『90分鐘2000元。』

『小姐年輕嗎? 』

『都很年輕...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