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按摩小说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乐颂辉和她的太太婉莹新婚一年多,颂辉为人很开放,曾多次要求她太太婉莹有机会能故意走光露一下辄轻輎挽,榎榍榡榠或找陌生人玩一玩性爱,无奈婉莹总是不答应朢榰榗槎,摝摛敲敳颂辉很希望她太太可以和别的男人做爱给他看。但婉莹还是不肯答应他的想法,婉莹说这辈子到现在呕喽嘓团,幓幛帼幙只有颂辉一... More

我是一名失婚妇人,所以常和表姊到处去,今日到旺角行街街俩人也行得很疲,而表姊便提出不如去正骨场按摩一下.但我是从来也未出过这些地方所以便胆大大一口答应.去到了后表姊便叫了一位男技师,而我表姊也代叫了位男的给我叫阿强,可能知道我是第一次做,所以对我特别温柔,而目光也注视着我的身体,他按摩穴道指法... More

那个时候,佳收听着隔壁房间发出来的声音。丈夫尚谦还在家,难道他知道按摩帅阿德会来吗?

内心不安的佳欣,一直在注意著时间,按摩师阿德,会在一点的时候到来。已经是一点差五分了。

“啊!时间不早了,我应该去准备、准备。”故意地让丈夫可以听得见的喃喃自语,佳欣登上了二楼。

从壁橱... More

 一

我走在大街上。

这是个很平静的下午,太阳暖暖地晒著,让人提不起精神来。街上人来人往的,都是一副很忙碌的样子,他们究竟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忙吗?

至少我就知道,属于我的又一个机会来临了。上午我正在办公室里日着我那美丽而又风骚的女秘书时,老张打了个电话进来,说韩国那边又有... More

电话铃响,电视旁的他正在享受画面中女郎身材的震撼,好不容易已经勃起一阵子,就只差一点就可以结束手中的事情,真是让他很不耐烦地跑过去接听。

‘喂!这里是陈按摩馆,请问那位?’

电话中的声音稍微停滞了一下。然后传来一句清柔的女人声。

‘请问是陈先生吗?我叫于本丽,十分钟后我将... More

办完了银行的事,只想松口气休息一下。讨厌理容院的气味﹑厌倦了泰国浴点到为止的的按摩(当然泰国浴的作爱是很爽的,泰国浴女郎的叫床﹑舌功和阴户帮浦的能力绝对是销魂蚀骨),翻开报纸找了个家庭式的护肤指油压电话。

‘指油压多少钱﹖’

‘90分钟2000元。’

‘小姐年轻吗? ’

‘都很年轻...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