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母子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性愛,唯一的快樂就在這裡了!人們總是對純情樂此不疲,卻忘了婚姻其實不過是一紙契約,道德與愛只是為了維繫這契約編造出來的自欺欺人的勞神子。

我發誓要享盡世間的性愛,玩弄那些外顯貞潔內包淫心的婦人。

我常在房裡看A片,而且把聲音開的很大。

父親不常回家,他在外地做生意。

這... More

此時正是體育課,教學樓最高樓的獨立男廁所裏。

我輕輕掀開面前絕美少婦的胸罩,嘴含上那粒鮮嫩的蓓蕾,吸吮起來。

「哦~」一聲嬌媚的嚶嚀自那誘人的櫻唇傳來,黃慧娟緊閉美眸,細長的睫毛微微顫抖著,她不由自主的捂住自己的小嘴。

我一手蹂躪左乳,一手擱在黃慧娟豐滿的肥臀下,揉捏著那... More

深夜,回家,那人兒已坐在床邊,哭成淚人兒。

那是我們的床,過去,現在,也直到將來。

對於一個頑皮而倔強的男孩,那乾爽的床褥和熟香的母體使他安靜,使他入睡,就在這床上,他從嬰兒,到少年,到成年,漸漸長大,獨當一面,能夠保護她,能夠餵養她,能夠佔有她,能夠愛她。她便也在這同樣的床... More

 

白灼靠在計程車背墊上,丁毅雲慢慢閉上了雙眼,然後舒坦地伸了個懶腰,好像要把那十幾個小時火車的疲勞,在計程車上就解決掉。因為回家以後,他可沒那個耐心,也沒那個能耐忍著不去做某項高強度的體力勞動。

此時,丁毅雲不禁想起家裡,那個三個美麗而又充滿激情的女人:小妹丁莉芝,調皮可愛... More

我站在健身房的窗前,看著散步回來的已經懷了八個月身孕的媽媽穿著一件淡粉色的孕婦長裙,挺著個圓滾滾的大肚子,領著體形巨大的德國牧羊犬蘭迪走過庭院裏的青石路,走進了大門,不由自主地微笑了起來。

下身的異樣感覺使我忍不住向下看了一眼:哦!我的雞巴在短褲裏已經勃起,硬脹到了極點。看來我是... More

終於結束了一天半的課程,被公司指派到台北上課,一開始覺得很無趣,但是還有二位人妻同事小築姐、燕子姐的陪伴,覺得還算有福利,畢竟小築和燕子在單位算是長的不錯,尤其都有一雙美腿,上課時就一直盯著美腿看,上課的內容早就不重要了,心中一直盤算如何利用機會,把她們搞上,至少也要有一位才行,課...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