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母子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媽媽有一位和她從學生時代就一直很要好的朋友,算起來還是媽媽的學妹呢!我都叫她張阿姨,她在學校裡比媽媽要晚了二屆,今年才三十八歲而已,她雖然已是快接近四十大關的婦人,但因嫁了個有錢的老公,生活優渥,所以還是姿容秀麗、風采綽約;又因她平時保養得法,肌膚細嫩雪白,豔麗非凡,望之猶如三十歲... More

好久沒有到鄉下去看父母了,我和我老婆準備到鄉下去看望他們老人家。

我老婆打扮得很漂亮,一件低胸的肉色短衫把一大片白白的胸脯和乳溝大方的露了出來,再配上一條白色齊膝的貼身短裙,使老婆看起來性感無比,絕對稱得上是個性感炸彈。

我和老婆等了很久才等到了一輛去鄉下的長途汽車,上了車發... More

大嫂學電腦學到了賓館

早晨的太陽已經照亮了潔白的窗簾,在潔白的窗簾旁,一個三十來歲的婦人倆腿大開,陰部還不時流出陣陣的男精。一個只有十七、八歲,趴在那婦人的身上。

兩人好像死人似的一動也不動。又好像激戰過度全身癱瘓昏睡過去。爲什麽兩個年齡相差這麽多,會雙雙躺臥在一張床上。

More

我家在兵庫縣是個龐大的家族,各行各業幾乎都有我們家族涉入的足跡,我的父親在五年前因為惡性腦瘤的疾病而去世了,諷刺的是,他本身就是一個知名的外科醫生,經營整個縣內最大的一家私人醫院,卻因為事業繁忙,沒有及早發現自己的身體狀況,所以在他正當壯年的四十歲就留下媽媽千繪和我而撒手人寰了。... More

第一章迫於無奈

一個夏日的午後,我正在房裡睡午覺,突然間,從母親房中傳出了一陣叫喊聲,我火速的衝到母親的房裡,才一進門,腦袋後面就被不知名的物體重重的敲了一下,當我意識到原來門後還躲著有另一個人的時候,我已不省人事……

也不知道昏迷了有多久,當我悠悠醒來,只覺得後腦痛得令人難... More

丈夫是在貿易公司上班的柑野美佐子心裡有不可告人的苦惱。

那是親生兒子向她要求。他說媽媽好漂亮,給我幹好不好,這樣要求媽媽的肉體。

在院子裡、在房間、在廚房……..。發出如訴如泣的聲音從後面抱住她,把硬梆梆的肉棒頂在屁股的縫上。

不論在那裡都不能大意。簡直就像在家裡養一條發情的...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