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汽車旅館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沒想到,幻想竟然有成真的一天,青青是我大學的同學,個頭不高身材也普通,但是重點是她長的型很像邱淑珍,而且說&... More

表哥對我來說,是除了父母以外最親密的人,不管是功課上、未來的走向等等所有的事情,我都會跟表哥商量。

父母親&... More

前言「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在我人生那段最燦爛的時光裡,我隨著這流逝的時間,義無反顧的與你偷情,寂寞的兩人,在這被眾人視為禁忌的戀情中,彼此探索肌膚上的每一寸,究竟是理智享受做愛的刺激,還是身體追求原始的性慾。

在我年少時,我一直將母親看在眼裡,而父親?早在我有記憶時... More

一整個晚上,我的手氣就是非常不順,不管聽牌聽的多早,或是見任何一張萬字就能胡牌,卻總是只能任人宰割,只有頻頻付錢的份,老實講,自從會打麻將以來,我牌運從來沒這樣背過,而且也從未發生過打了四圈只胡了三把牌的超級楣運。

雖然今天的大贏家是我的好朋友菜頭,但我的心裡依然很不是滋味,因為... More

前言「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在我人生那段最燦爛的時光裡,我隨著這流逝的時間,義無反顧的與你偷情,寂寞的兩人,在這被眾人視為禁忌的戀情中,彼此探索肌膚上的每一寸,究竟是理智享受做愛的刺激,還是身體追求原始的性慾。

在我年少時,我一直將母親看在眼裡,而父親?早在我有記憶時... More

風與舞(第一章)相遇

在一個在夏天的夜裡,公園裡阿風坐在草地上望著天空發呆,眼神裡充滿著落漠灰暗。自從三年前父母因車禍過世後,阿風就一直都過著放縱的生活,他用父母留下龐大的保險金和遺產沉迷於酒色之中。

當年接到父母出車禍的消息,阿風急忙趕到醫院去,但是等待他的是兩具冰冷的屍體...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