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淫女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主任……呃…這…這公文……要請主任簽名…呃……」

「好…啊…啊……好…放在桌上…嗯…啊……我待會看…啊……嗯啊……啊……」

「還有…主任…這裡還有…一……一些請款單…呃……要怎麼辦………」

「啊……啊…妳…妳不會自己……自己弄嗎……不要…啊啊………不要煩我…啊……嗯啊…... More

2003年非典鬧得厲害,想起了我認識的一位今年38歲的女醫師,謹以此文向戰斗過抗擊非典一線的醫師們致敬!我是真心地喜歡這位女醫師,盡管種種原因我們分離了,但她給我的快樂使我終身難忘!如果你到過濟南市,就知道我說的絕大多數是真實的,只是細節問題有了虛誇!我的家在濟南市的東外環,我的單位卻在西... More

噹噹噹,放學的鐘聲響起了,教室中的學生紛紛站起來收拾書包。紓茗是個15歲的高一女生嘆嘗嘂嘒,她匆匆的整理好書本後,急忙的要往教室外面走粺粹精粼,這時傳來聲音「紓茗等一下」

紓茗回頭一看,是她的好朋友佩琪。「紓茗我們一起走好不好馽馹駂駁,順便去逛逛街」

「不行欸,我有事要趕緊回家... More

我所在的單位是電力行業,因為工作性質,除白天8小時上班外,還需要有人夜間值班,家中的不和,使我不願回家,所以經常留廠值班。一開始,我會在沒事的時候溜出廠,去洗個腳,敲個背什麼。正月初五那天,晚上6點多中,我從車間浴室出來,發現儀表班的趙敏正拿著臉盆毛巾去洗澡。兩禮拜沒做愛的我突然感到小... More

小姐,小姐,你睡在這很冷而且很危險的喔。」

翰翔一邊搖著女人的肩膀一邊說。「唔…我沒醉…我還要喝…」

「小姐,你喝醉了拉,你住哪?我送你回家好嗎?」

翰翔看著女人一臉的醉樣,心裡掙扎著到底要不要管他…。「呼…」

回應了翰翔的只有一陣又一陣的呼嚕聲。『算了,帶他回家好了』... More

星期五是很多上班族最開心的一天,因為這一天結束後就到了雙休日。單調的日子如鬧鐘的時針一樣,循環沿著相同的軌跡轉過五天後,終於可以暫停下來,剩下的兩天,完全由自己控制了。從辦公室打卡出來,已經約好的朋友商量在哪個地方一起吃飯,星期六去玩玩三國殺或打打籃球什麼的,反正,星期五的晚上就是...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