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淫蕩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生命中有很多個女人不斷出現,記得第一次接觸到女性的身體,是大一下學期的事情!那時住在學校附近的房子裡,三間房間,我一間,中間是班上男生,因為暑假他回去了,而最陽台邊則是一對年輕男女同居在一起。

男的不知名字,女孩子叫翠蓮,他們那時常常在半夜時瘋狂做愛,... More

今天早上一起床,就發現自己的老二翹的跟什麼一樣,硬的不得了想想馬子的月精這幾天來了,也快一個星期沒搞她了,真想有個女生可以當場幫我含一下,可是…唉…哪來的女人呢!…只好去刷刷牙,整理一下儀容了哦。

洗玩的時候,看看時鐘,ㄟ……下午一點了…心想玩蛋了…要被女朋友罵死了;好好的一個星... More

我叫阿濤,24歲身高175CM,三年前從家裏到城市裏面上學。初到這個陌生的城市自然感到非常的寂寞,就經常去網吧打發時間,記得那是一個寂靜的夜晚,我一個人寂寞到極點,於是就翹課去網吧通宵。

在QQ上面滿無目的的瞎轉,轉著轉著就轉進了一個叫做“寂寞夜色”的聊天室裏面,並且在裏面認識了... More

朋友叫大鳥,顧名思義,雞雞大,從高中起就被冠以如此威猛的外號。我和大鳥關系一直很好,保持到大學畢業后參加工作,依舊是好朋友。大鳥很照顧我,有好事都願意和我分享,包括女人。不過並不是和我分享同一個女人,他找妹子約炮都順便幫我問一下妹子有朋友一起來不,如果有,就帶上我。至于我能不能打上... More

青山茂夫第一眼看到西澤悠子時,直覺的認為能把這個女人弄到手。

青山是販賣各種家庭用品的公司的業務員,也兼公司為推廣編織機而開辦的編織室的講師。

西澤悠子就是來編織教室接受講習的主婦。

來編織教室的女性有主婦、職業婦女、大學生、寡婦……有各種女性來這裏。

其中最多的就是主... More

我是貝貝,有個交往一年半的男朋友,男友因為工作繁忙的關係,所以一個禮拜最多只能跟我見一次面,真的忙起來的時候,有時候一個月可能才見個兩次也很正常。

昨天下班前,男友說可以來接我下班,害我開心死了,而且他還說因為很久沒有甜蜜了,所以會好好補償我,會讓我很難忘的。

下班的時候,看...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