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淫蕩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用來寫作的地方,樓下有一間餐廳。平時,我中午都在那裏吃飯。這次因為趕一份稿,不僅不能下去舒舒服服地吃一頓,連午飯都要叫餐廳送上來。

這是間家庭式的小餐廳。除了廚房僱用三兩個夥計,其他一切都由一個徐娘半老的女人和和她兩個年輕的女兒自己擔任。

送飯上來的是大姐瑤珠,年齡二十多歲... More

我已婚,今年三十,妻子自二年前到外省工作我們分居後,為了不使自己難受,便像工作狂一樣天天在忙事做,但還是難受,有時偶爾看黃碟自摸到射精的,前年2 月我學會上QQ了,在網上認識了一女孩,叫寧,談得很投機,後來我們談到了性,沒想到她與我處境一樣,他老公是個小科長,外面有情人,難得與她做次愛,... More

台灣就是這麼一個詭異的地方,什麼地方都看起來像一個夜市,從基隆廟口、淡水河邊、新竹廟口、花蓮海邊到熱鬧滾滾的墾丁。

入夜以後的墾丁,街道上塞滿了各地來的觀光客,也不知道這些人來墾丁謝謝!!什麼,他們把台北那套東西通通搬來這條擁擠不堪的街道上,然後在這邊晃來晃去,晃得很高興的樣子,... More

阿華娶了一個漂亮的老婆叫婷婷。她今年才二十歲,談吐大方得體,眼睛很大,眉毛細長,唇形很美,修長的瓜子臉,苗條的身段。阿華很在乎她,總以她妻子漂亮的臉和豐滿的乳房為豪。由於我和阿華一見如故是好朋友,所以我和婷婷也就熟悉起來了。

有一次,公司決定讓我去上海出差,婷婷說她還沒有去過上海... More

如果說第一眼是一見鍾情,那麼和你的這一吻,更牢牢攫住了我的心…

她眼淚婆娑,雙腿大張著,以無比淫靡的姿勢,迎接男人火熱如鐵的不斷撞擊。

「啊…不要了…」用力到幾乎泛白的手指,緊緊摟住了男人的頸部,像將要溺水的人一樣,細細顫抖起來。

三十八層的高樓頂層,距離的概念早已拋諸腦... More

我上初三的時候,是一個人寄宿在學校附近民房里,房東是一個單身的婦女,40多歲的人,模樣倒也清秀,皮膚很白,個子很嬌小。我叫她王太太,王太太的老公常年在外經商,只在年未回家。我每天下課回來就一個人住在我的房間內看書學習,生活過得很平淡。房東家的房子很大,有五室三廳,上下三層,二樓有三室,...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