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淫蕩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那一年,炎熱的夏天。在家裡閒的無聊在家附近一個商場找到了一份賣HI-FI的工作。

剛去就注意到了不遠櫃台賣空調的一個小妹,大概有1﹒62米的樣子,屬於豐滿型,但不胖。特別是屁股和胸部,特別的勾人。那屁股,從背後看去,又圓又翹,讓人又一種抱著插一下的衝動。

我很喜歡周星馳的影片... More

陳淑宜,42歲,是個高級督察,大學畢業即加入警隊,25歲和當時的署長結婚,育有兩子,結高學歷高素質、、貌美如花、高官歡迎、所有警察喜歡的女上司,所以大多數時候,她都是指揮行動,自己出馬的少之又少。

今天陳淑宜也在指揮一起連環姦殺案,死者都是一等一的美人熟女,有輪姦至死的、性虐至死、尿... More

我在中學畢業後進入一所知名大學。那一年,大學收生制度剛好改革,結果一下子收了很多女生,可是男女宿舍數目卻沒有作出相應調整,所以女生宿舍供應很緊張,分配給我們女生的宿舍數目很少。雖然我不是住在大學附近,不過也不是住得太遠,所以在大學讀了三年都沒分配到宿舍。

在最初兩年勉強還可以應付... More

今天天氣可真不錯呀!

理奇懶洋洋的曬著日頭,一邊自言自語著,一邊習慣性的摸了摸口袋,那裡面裝著他最珍視的物品──高效迷幻劑。

他希望在這次難得的假期裡能夠找到一個美女來好好打一炮,由于有迷幻劑在手,要實現這個目標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理奇曬了一陣太陽後,站起身走到這棟海濱... More

在家我一星期只同姍姍一個晚上,這是因為媚姨考慮到主要姍姍學業為重,但又怕她青春成熟後如沒有一個關心她的男朋友會像其她那些藝術學院的女孩一樣誤入歧途。雖然如此,但其他時間裏,姍姍常來到我的單身宿舍裏過夜。

我和姍姍在我的單身宿舍已纏綿了兩個多月。我越來越愛姍姍,姍姍是一個完美的女孩... More

大年初三和朋友去KTV唱歌,看到朋友的女友和朋友女友的妹妹,他女友的妹妹身材真沒有話說。她穿著一件針織短袖上衣、開岔長裙。一整晚唱歌很湊巧都是坐在她旁邊,看到她美腿整個晚上跟本沒有心唱歌,言談之中才知道朋友女友的妹妹叫可哥,真是人如其名呀。就在大夥邊喝邊聊一陣瞎鬧後。

此時可哥突然說...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