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爺爺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是個喜歡自由,喜歡冒險的人。

我年輕時,便獨自到國外留學,從那時開始,我就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

我畢業後,便在當地的大公司找到了工作,除了因為國外公司較好的待遇,更重要的,還是我喜歡一個人呆在異國他鄉的感覺,一切都很新鮮,一切都很刺激,好像永遠都不會厭倦似的,雖然偶而會湧... More

今天一個朋友和他老婆來家裡做客,我們夫婦和朋友兩對夫妻一起吃飯。

男人們喝著白酒,而女人則喝著雞尾酒。

我朋友在一家大公司裡做事,平時非常的忙,所以他老婆就乾脆在家做了全職主婦,呵呵,順便說一下,他太太很漂亮,可能是保養的比較好吧,而且平日也不常出門,皮膚白皙而且人極溫柔,在... More

第一章、起點

針頭。

「也許我該老實一點,認清自己的現狀,我算什麽,有什麽本事,不過是從縣城出來的小人物。」懷著滿是懊悔的心走在夜晚冰冷的大街上,路面有點昏暗,我的頭髮有點油,這個城市沒有水分,只有滿是油汙的欲望。這也估計是我的前任老闆娘爲什麽那麽肥的原因吧。

猛擡頭看見... More

今天一個朋友和他老婆來家裡做客,我們夫婦和朋友兩對夫妻一起吃飯。

男人們喝著白酒,而女人則喝著雞尾酒。

我朋友在一家大公司裡做事,平時非常的忙,所以他老婆就乾脆在家做了全職主婦,呵呵,順便說一下,他太太很漂亮,可能是保養的比較好吧,而且平日也不常出門,皮膚白皙而且人極溫柔,在... More

一袋煙的功夫,孫老頭終於背著蘇嵐趕到了木屋的所在,由於年久失修,這件木屋破敗不堪,空空如也,但幸好屋頂很黏實,擋雨倒是沒有問題,蘇嵐踮著腳尖找了地,身上滿是水痕,清涼的短發貼在小臉上,朱唇皓齒,楚楚而動人。

「等我把這人收拾個地方出來歇腳,你先坐在背包上休息一下!」孫老頭利索的收... More

今年二十八歲的雅菲,是中學教師;丈夫叫張志強…倆口子剛結婚半年,住在沙田第一城。

這個星期六,雅菲如常地做家務,用了整整兩小時,才把這安樂窩收拾得井井有條;弄得滿身香汗的她,便洗澡去了。

正當雅菲衝洗完想穿回衣服之際,卻發現剛才把全部內褲都洗掉了,只淨下昨天新買的白色T-back小內...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