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男男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叫王曉蘭,今年二十八歲,已經與丈夫結婚五年。身高一米六五,身材苗條、雙腿修長,胸前一對雙峰常引得路邊的男子頻頻回頭。我和老公的兩人生活一直過得很快樂,我們兩個都是性欲非常強烈的人,平常每周我們都要做愛四次以上。

我很愛我的老公,然而災難還是突然降臨到了我們頭上。那一天,他開車外... More

我再也忍受不了這種痛苦與煎熬了,好想傾訴一下,希望這樣可以毀滅內心底對那些離奇和香豔的渴望,希望我可以正視的目光、觸摸她的一切。

我想回到過去!我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一套不算小的住所,一輛我喜歡的小車,還有與我彼此恩愛的女友,生活平淡而幸福,一直以為這正是我想要的一切。

也享受... More

我和老公經營了一家比較大的建材連鎖商店,平時工作忙的要命,生活上也就疏忽了很多。我是學美術設計出身,喜歡浪漫的氛圍。但是為了生活卻走上了我並不喜歡的道路,結果到現在卻沒有辦法剎車了,只能這樣繼續走下去。

去年的夏天,老公因為一單工程,去外地出差了。寂寞了兩天,我就給我的死黨阿真掛... More

我用來寫作的地方,樓下有一間餐廳。平時,我中午都在那裏吃飯。這次因為趕一份稿,不僅不能下去舒舒服服地吃一頓,連午飯都要叫餐廳送上來。

這是間家庭式的小餐廳。除了廚房僱用三兩個夥計,其他一切都由一個徐娘半老的女人和和她兩個年輕的女兒自己擔任。

送飯上來的是大姐瑤珠,年齡二十多歲... More

***********************************

這是一個好友的的故事,聽起來有點離&... More

下午我們帶著有關手續向市工行開去,夢莎開著車,建萍著一套象牙色薄紗套裝、象牙色帶袢高跟鞋,而唐美絹則著一件&...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