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第一次小说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我有一个女友,样子蛮可爱,身材也不错,偶尔都会和她做爱,性生活还算可以。我们已经同居两三年,感情都很稳定。

一次,她带她的同事上来,谈工作上的事情。她同事的身材更胜我女友,她主动和我交换名片。

“嗨!我叫Aurora!”

“你好,幸会!你们要谈公事吗?我不妨碍你们了,我到街上逛逛... More

我三岁时生父去逝,年仅24岁的母亲不久就嫁给了肉铺的掌柜。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慢慢进入了人生的黄金时代,身体漫漫开始发育了。从月经初潮以后,我就经常在换内衣内裤和洗澡的时候,悄悄地观察自己的身体,发现在自己身上不断出现许多变化,除了迅速长高外,腋毛和阴毛漫漫地长出来了,由少到多、越... More

父亲是个律师,工作很忙,加之母亲身体不好,住在医院。所以基本上谁无暇来管我。常常只能一个人跑去小饭店吃饭,渐渐的没有胃口,有点厌食,越来越瘦弱。一次去医院看母亲的时候,母亲看见我的样子,哭了,父亲的眼圈也红了。

那时的老师是隔壁班的班主任,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可能也不会知道有我这样... More

因为女友吴婷父母亲都在国外工作的关系,所以李立渠今年便带着女友一起回家过年。

下了火车后二人停留在火车站前等著家人前来接送。

李立渠老家位在郊区的乡间小村旁,他们家在市镇内算是颇为有名的大地主,他现在所在的火车站旁就有好几间店面是跟他们家租借的。

李立渠不时地看着手表,确... More

我这段婚外情以及迷离的偷欢是发生在三年前的四月,刚好也是这个月份,一个属于早春的日子。

我是丽莎,先生叫做包柏。

为了让自己有个诱人的曲线、曼妙的身材,平日我可是非常重视身材与肌肤的保养与维持的。

每当包柏的好朋友以忌妒的语气跟他说……羡慕他能拥有像我这样漂亮又性感地老婆... More

(一)梦境

当我感觉快要硬挺勃起时,突然出现了一个美丽而又让我觉得熟悉的面容。

当我还反应不过来的时候,她已经俯身埋在我双腿之间,握住我的鸡巴含入小嘴了。

那一瞬间的快感真是叫人血脉喷张,诱人的樱唇不住的吟含那根大棒子,不断的吞吐著,反复对我的那话儿不断的舔舐吸阭、深浅啜...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