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繼母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沙漠風暴期間,我在空軍服役,剛好有一個星期的休假。我當時只有19歲,身材很棒,長期的軍旅生涯把我的雞巴憋壞了。好不容易有了一個假期,我馬上著手假期計畫。

我媽媽正和一個混蛋男朋友同居,每天被插得像個婊子,我不想看她的騷樣。

所以不想和她呆在一起。我還有一個選擇,我高中時代最好... More

跟老妹的感情,由於上次房間中DIY被她撞見後,就變的異常的好,聊天的話題似乎也「寬廣」得多,兄妹間往往冒出許多勁爆的對話。

某天,興沖沖的租了幾片A片回家,想說今日家中無人,老妹也上學去了,自己一人要好好欣賞一下,或許也能順便解放一下積存了數天的子孫,以免放在子孫袋中久了傷身。真... More

(一) 籃球場上的淫液

又一個無趣的夜晚。我望著天花板,那個我稱為老公的男人,正在我身上耕耘。

「啊……老婆,好爽……喜不喜歡我幹你……說喜歡啊……我要射了老婆,老婆!」

於是,老公朝我身體裏傾注了清淡的精液,整個人就癱軟下去昏睡了。他肉棒拔出來的時候,我完全沒有那種小穴裏... More

秋瑛昨夜第二天,交歡時,你用口含吮我那話兒,我有覺得非常爽快舒適呢,爾含吮得緊了,我也就只覺渾身都快美異常,真是受用極了,爾再和我來一長時間的好嗎。

秋瑛點點頭,表示接受,但是她陰戶兒被我的手指,摸弄得淫水橫流,兩條滑滑的大腿,也不住伸縮,身體一顫一顫的動。

但是秋瑛又要挾似... More

一年前我爸爸離了婚,而大約半年前跟他的公司女同事再婚,成了我的繼母,繼母先前也是離了婚,獨自扶養她那兩個女兒,分別叫小瑩跟玲玲。

而我的年齡正好在他兩人之間,所以我就多了一個姐姐跟一個妹妹,姐姐小瑩雖然比我大,但也不過比我大個2個月,所以嚴格講起來是跟我同年的,一樣都是大學生。More

此時已是深夜,月光透過窗戶照了進來,本已閉上眼睛的我,突然睜開了眼睛,悄悄的從床上爬了起來,也不穿衣服,拿起早已經放在床頭的數碼照相機,躡手躡腳的走出了房門,穿過客廳,來至對面的臥室。

側耳在門上傾聽了一會,聽到裏面早就已經有了哼哼聲,心情激動的輕輕推開了房門,舉起了照相機。

<...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