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继母小说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沙漠风暴期间,我在空军服役,刚好有一个星期的休假。我当时只有19岁,身材很棒,长期的军旅生涯把我的鸡巴憋坏了。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假期,我马上着手假期计画。

我妈妈正和一个混蛋男朋友同居,每天被插得像个婊子,我不想看她的骚样。

所以不想和她呆在一起。我还有一个选择,我高中时代最好... More

跟老妹的感情,由于上次房间中DIY被她撞见后,就变的异常的好,聊天的话题似乎也“宽广”得多,兄妹间往往冒出许多劲爆的对话。

某天,兴冲冲的租了几片A片回家,想说今日家中无人,老妹也上学去了,自己一人要好好欣赏一下,或许也能顺便解放一下积存了数天的子孙,以免放在子孙袋中久了伤身。真... More

(一) 篮球场上的淫液

又一个无趣的夜晚。我望着天花板,那个我称为老公的男人,正在我身上耕耘。

“啊……老婆,好爽……喜不喜欢我干你……说喜欢啊……我要射了老婆,老婆!”

于是,老公朝我身体里倾注了清淡的精液,整个人就瘫软下去昏睡了。他肉棒拔出来的时候,我完全没有那种小穴里... More

秋瑛昨夜第二天,交欢时,你用口含吮我那话儿,我有觉得非常爽快舒适呢,尔含吮得紧了,我也就只觉浑身都快美异常,真是受用极了,尔再和我来一长时间的好吗。

秋瑛点点头,表示接受,但是她阴户儿被我的手指,摸弄得淫水横流,两条滑滑的大腿,也不住伸缩,身体一颤一颤的动。

但是秋瑛又要挟似... More

一年前我爸爸离了婚,而大约半年前跟他的公司女同事再婚,成了我的继母,继母先前也是离了婚,独自扶养她那两个女儿,分别叫小莹跟玲玲。

而我的年龄正好在他两人之间,所以我就多了一个姐姐跟一个妹妹,姐姐小莹虽然比我大,但也不过比我大个2个月,所以严格讲起来是跟我同年的,一样都是大学生。More

此时已是深夜,月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本已闭上眼睛的我,突然睁开了眼睛,悄悄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也不穿衣服,拿起早已经放在床头的数码照相机,蹑手蹑脚的走出了房门,穿过客厅,来至对面的卧室。

侧耳在门上倾听了一会,听到里面早就已经有了哼哼声,心情激动的轻轻推开了房门,举起了照相机。

<...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