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美女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家住在美麗的冰城—哈爾濱。這裡的建築大多數都是歐式風格,其中,有中外聞名的索非亞教堂、中央大街步行街、果格裡大街、冰上大世界、東北虎園、太陽島、龍塔、亞布力滑雪場等,吸引著眾多的中外游客。因此,這座東北名城又被稱之為—東方小巴黎。

哈爾濱的姑娘就像這座名城一樣,漂亮得讓人羨慕,... More

我老婆上次和情人偷情之後,更是慾火難耐。

我們家附近有一個公園,那裡是一些青年男女的偷情勝地。每當夜晚的時候,往往可以聽見從樹林深處傳來少婦的呻吟、尖叫—

我老婆知道這個消息,當趙學田提出今晚到樹林去「散散步」的要求時,只是羞紅了臉,說了他句「大色狼!」

這晚天很熱,我老... More

台灣就是這麼一個詭異的地方,什麼地方都看起來像一個夜市,從基隆廟口、淡水河邊、新竹廟口、花蓮海邊到熱鬧滾滾的墾丁。

入夜以後的墾丁,街道上塞滿了各地來的觀光客,也不知道這些人來墾丁謝謝!!什麼,他們把台北那套東西通通搬來這條擁擠不堪的街道上,然後在這邊晃來晃去,晃得很高興的樣子,... More

如果說第一眼是一見鍾情,那麼和你的這一吻,更牢牢攫住了我的心…

她眼淚婆娑,雙腿大張著,以無比淫靡的姿勢,迎接男人火熱如鐵的不斷撞擊。

「啊…不要了…」用力到幾乎泛白的手指,緊緊摟住了男人的頸部,像將要溺水的人一樣,細細顫抖起來。

三十八層的高樓頂層,距離的概念早已拋諸腦... More

夜路走多了總會踫到鬼,那一天我記得很清楚,是入秋的某個星期一,我在早上的業務會議上被老總噱了一頓,問我最近是不是縱欲過度,老是兩眼發黑、精神萎靡,操她媽的老總,誰不知他是因為最近兩家客戶相繼倒閉,好大一筆呆帳收不回來才會如此大發雷霆,可那也不是我放出去的款呀!

我滿腹牢騷,捱了一... More

前方的路燈似乎都滅了,延伸的道路象是通往地獄一般的黑暗,我回想著剛才劉玲的歇斯底裏,不由狂笑出聲,笑得連方向盤都幾乎握不住,臉上有些癢,我伸手摸去,卻發現不知何時臉上流滿了淚。

心中仿佛有什麼東西在這一瞬間炸裂開來,這感覺讓我心痛,就好像兒時失去了我心愛的玩具手槍一般心痛,我想哭...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