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老師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臥房裡,松軟的床上一片紊亂,空氣中彌漫著女人的體香與性交的氣味,被蹂躪後的美麗少婦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散亂的秀發遮掩部分美麗的臉龐,赤裸的身體佈滿了汗水,微開的櫻唇還在喘息著,微微急促的呼吸讓光滑白兮的胸部起伏著,雪白的肌膚因為高潮而呈現緋紅發燙,身體稍稍側臥,全身散發出一股性感誘... More

如果有人問我,世界上最舒服的事是什麼?我會給出這樣幾個答案:吃飯、 喝水、做愛、排泄,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睡覺。

大多數人一天的生活中睡覺至少要占6個小時左右,如果用這6個小時連續 吃飯,他會撐死,連續喝水的話他會脹死;做愛呢,不用說,他會精盡人亡;排 洩他會虛脫而死,所以只有睡覺是正... More

馬軍是一名高一學生,學習在班裏還算是中等,不過個頭很高,將近一米七五,在班裏的男生中也算是鶴立雞群。

這天上午課間操的時候,馬軍沒有去,而是和班裏幾個男生躲在廁所裏抽煙,煙是一個叫黃國新的男生從家裏偷出來的,黃國新的父親是縣裏城建局的副局長,家裏很有錢。

「黃國新,你和李婷的... More

記得讀中學的時候,我因為遷家而轉讀到這一所新學校,認識了隔離位元的同學林富成,亦因此與阿成的一班朋友相熟。這班「益友」都是喝玩樂,無心向學之流。

我們在這個年紀對異性充滿好奇和幻想,其中一個綽號叫洪哥的更加誇張,口邊種是離不開」性器官」的字眼,任何時候都有一兩個貪玩的女孩子給他左... More

「我做錯了甚麼?」奈奈子哭泣著,志朗溫柔的摟著她,試著去安慰她。

「為甚麼她們會這樣對待我呢?不只是我們班上,其它的班級也是一樣。那個歷史老師還叫我騷貨,警告我別作出危害校譽的事。我不要去上學了!」

志朗微笑著摸著愛女的秀發,因為他知道這整件事的原因。事情總是這樣子的,當某人... More

楊雪是一所中學啲語文老師。今年35歲。她啲丈夫張賓是軍人。是海南啲一個小島上啲駐島官兵。由於丈夫經年駐扎在海島。一年也很少能回來幾次。為了能經常啝他團聚。楊雪帶著他們8 歲大啲兒子。來到了廣州。楊雪原來所在啲學校把楊雪安排在了廣州啲一所中學。繼續教書。她啲兒子也把學籍一起轉到了她所在啲中...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