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老師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臺灣北部山區一中學內,流氓學生阿強無意中發現國文老師溫靜怡的致命把柄, 從而控制了靜怡。美麗溫柔高傲的靜怡被阿強控制以後,經受了殘酷的蹂躪、侮辱和訓練, 最終從思想到肉體淪落為學生阿強的性奴。(1)新來的國文老師地處臺灣最北邊的松山縣, 近來難得地下了一場大雪。對於多數人來說,這正是欣... More

17歲的夏天非常的難受,白色的製服加上水手裙,汗水讓整個製服的背後成了透明的膚色,我讀的是資料處理科,我讀的高職還是個嚴格管教的學校,男生只能是平頭,或者西裝頭,女生的頭髮則是不能染不能燙,更不能碰到肩膀,大部分的女生喜歡留八神庵的頭,老實說我覺得很台,那個翹到前面的髮尾總是要留的很長... More

終于退休了!

從車間辦公室拿著蓋滿印章的表格出來,我的心情無比舒暢。

” 老吳,嘛去啊?” 我正往工廠外面走,迎面碰到鉗工組的老蔣跟我打招呼。

” 嗨,我不去頭兒那辦退休手續去了麼,你不在車間乾活乾嘛去了?還拿著這麼多藥?” 老蔣和我同歲1973年同一天進廠的老工人,彼此相處了20多年... More

我結婚以後,老公的客戶介紹我去了一傢俬立高中當老師,這幾年了一直比較閒,直到今年,我第一次帶高三的畢業班,我的工作量大多了,老公也被派到外地做一個項目,我乾脆搬到學校的宿舍住。

班上有個男生叫小俊,人很聰明,也很懂禮貌,家裡條件非常好,長的白淨文雅,身材修長挺拔。但是就是提不起興... More

我是個很平凡的乾扁研究生,每天被老闆盯著研究進度在研究室苦命的求生存。而變裝是我少數釋放壓力的愛好之一,我一個人住在爺爺奶奶留下來的老房子裡,獨自一人的生活加上姊姊放在這裡的舊衣服,根本就是我的天堂。

每天我回到家必定會做的事情就是洗好骯髒的身軀,然后端坐在梳妝台前將我即肩的長頭... More

大概是幾年前的一個春天,天氣還很冷,當時我在外地出差,無聊的時候上網,習慣性的打開了自己所在城市的心雨聊天室!很郁悶的是,幾乎沒有女生肯理我!我失望極了,就準備關閉聊天室。

恰好在這個時候,我看見聊天室的提示里寫到:歡迎甜美小妹進入心雨聊天室!呵呵,我準備再試一次,不理我的話我就...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