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老师小说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17岁的夏天非常的难受,白色的制服加上水手裙,汗水让整个制服的背后成了透明的肤色,我读的是资料处理科,我读的高职还是个严格管教的学校,男生只能是平头,或者西装头,女生的头发则是不能染不能烫,更不能碰到肩膀,大部分的女生喜欢留八神庵的头,老实说我觉得很台,那个翘到前面的发尾总是要留的很长... More

终于退休了!

从车间办公室拿着盖满印章的表格出来,我的心情无比舒畅。

” 老吴,嘛去啊?” 我正往工厂外面走,迎面碰到钳工组的老蒋跟我打招呼。

” 嗨,我不去头儿那办退休手续去了么,你不在车间干活干嘛去了?还拿着这么多药?” 老蒋和我同岁1973年同一天进厂的老工人,彼此相处了20多年... More

我结婚以后,老公的客户介绍我去了一傢俬立高中当老师,这几年了一直比较闲,直到今年,我第一次带高三的毕业班,我的工作量大多了,老公也被派到外地做一个项目,我干脆搬到学校的宿舍住。

班上有个男生叫小俊,人很聪明,也很懂礼貌,家里条件非常好,长的白净文雅,身材修长挺拔。但是就是提不起兴... More

我是个很平凡的干扁研究生,每天被老板盯着研究进度在研究室苦命的求生存。而变装是我少数释放压力的爱好之一,我一个人住在爷爷奶奶留下来的老房子里,独自一人的生活加上姊姊放在这里的旧衣服,根本就是我的天堂。

每天我回到家必定会做的事情就是洗好肮脏的身躯,然后端坐在梳妆台前将我即肩的长头... More

大概是几年前的一个春天,天气还很冷,当时我在外地出差,无聊的时候上网,习惯性的打开了自己所在城市的心雨聊天室!很郁闷的是,几乎没有女生肯理我!我失望极了,就准备关闭聊天室。

恰好在这个时候,我看见聊天室的提示里写到:欢迎甜美小妹进入心雨聊天室!呵呵,我准备再试一次,不理我的话我就... More

“直之兄,你对交换夫妻有没有兴趣呀?”

那家伙这样提议时,把我吓了一大跳,但看他认真的样子又不像是跟我乱哈拉的。以前虽然听过这样的事情,两对夫妻彼此交换伴侣做爱,但真的遇到有人这样提议还是第一次呢。

如果对方是开玩笑地提出,我肯定当场就拒绝了;但那时的氛围却让我要求多一点的时...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