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老師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最近因為比較貪玩,功課上退步了些,媽媽覺得應該請個家教老師替我補習,以挽回退步的成績。

本來她是要老師到我家來教課的,但是找到的是個女老師,晚上不方便出門,只好由我去她家中補習,免得她奔波勞累,而我是個男孩子,騎這麼點路的車根本不算什麼,於是每週二、四、六的晚上就開始了我的課外... More

「主任……呃…這…這公文……要請主任簽名…呃……」

「好…啊…啊……好…放在桌上…嗯…啊……我待會看…啊……嗯啊……啊……」

「還有…主任…這裡還有…一……一些請款單…呃……要怎麼辦………」

「啊……啊…妳…妳不會自己……自己弄嗎……不要…啊啊………不要煩我…啊……嗯啊…... More

由於剛剛結婚不久,被校長老公每天辛勤耕耘的緣故,我原本36、24、35的好身材被男人滋潤得更加曲線畢露、玲瓏剔透,再加上賽雪瓊肌和說起話來有 如嚶嚀的甜嗓,聽說許多男老師找妓女的時候都會忍不住地叫:“王瓊老師,我好想操你啊!”因此說,我是學校的校花也不會有人反對。
一天晚間,我因為肚子餓想... More

「欣欣,怎麼了?不哭不哭……」曾文麗一把摟過站在門外的妹妹杜曉欣,一邊溫柔的輕聲安慰,一邊衝著屋內的男人擺手。

屋內的男人是張天宇,曾文麗的丈夫,夫妻二人新婚燕爾,正如膠似漆的時候。杜曉欣敲門的時候,張天宇正在沙發上坐著享受美麗妻子的口舌服務,敲門聲響起的時候正是他舒服的時候。More

夜晚,一個黑影偷偷摸摸地躲在無人的角落。雖然在某些國家,這個時候只能算是夜生活的開始,但這個城市的人們卻仍沿襲著過去的生活習慣,太陽才剛下山不久,街上的人潮就以等比數列減少,只餘下稀稀落落幾盞街燈與招牌矗立在逐漸寒冷的北風之下。

「好!上了!」黑影在徘徊許久之後,終於下定決心走向... More

第一部 理惠的 Moring Call

一個清靜的早晨….

ZZZZ….

房裡傳來陣陣的酣聲,一位清秀可人,梳著兩條辮子的女孩走到門前,確定裡面的人睡得很熟之後,輕輕地推門進去。

女孩走到床邊,俯身凝視著熟睡中的男孩。女孩看著男孩天真的睡臉,抿嘴輕笑一下,上半身便鑽進棉被中,輕輕地拉下男孩...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