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老師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那是99年7月28日,北京去年最熱的那天。吃了晚飯後,我熱得不行,並拿起書本,一人來到西校園的樹叢裡歇涼、看書。我特意挑了一個位置特別的地方,說特別,是因為這個地方,正中有一塊可以坐的小石頭,四周則秘密地由一些說不出名的南方小樹叢覆蓋,要是不十分仔細,很難發現從外邊進入這塊石頭的小... More

第一回初試鋒芒

一年前的夏天,我和所裡的王副所長去山城重慶出差,住在市中區的一個賓館裡。住下的當天晚上,就有人打電話進來問要不要小姐服務。當時我在沖涼,老王接的電話,當然一口回絕,並立馬把電話掛掉。我洗完出來時他嘴裡還在嘟囔︰「把我當什麼人了,真是不知廉恥!」我心裡想︰「假正經,... More

**********************************************************************

過客的自白︰首先,感謝網絡給我一個可以真實的地方。再者,感謝有興趣的朋友願意聽我說。**********************************************************************

(一)

很小的時候,那時候還沒有上學,我經常看到一些比我大的同伴在那兒擺弄他的小雞雞,還能噴... More

工作的緊張讓我暫時離開了娛樂,狂熱的股民就像一群附在萬丈峭壁上的人們︰他們早已經忘記了自己的重心離開地面的距離。

我也在峭壁上,可我每週依舊要兩次到學校裡去,學習真是很苦,就為了混個已經不太時髦的MBA。

「我也挺不容易的呀……」有時我這麼想。

昨天的課程結束得很早,已經... More

 (一)初入社團

我今年22歲,是個學油畫的大學生,我考上大學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我的爸爸是個個體傢俱廠的老闆,以前是在道上混的,後來洗白了,在黑白兩道上很有名氣。他脾氣比較暴躁,我從小沒少挨他打,從他的棍棒下教育出來的。

因為老爸的女人太多,老媽和他離婚了,離婚那年我才1... More

 我的一片樂土 之 學生張琴

我是一個普通中學的一個普通教師,剛從大學畢業沒多少時間,連女朋友都還沒有。現在擔任高中班主任的工作,學生都是17,18歲。對於一個老師,學校就是他的天地,教室就是他的舞台,培養學生就是他的責任。

剛進入校園的時候,我也是滿懷理想,想要做一個合格的...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