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老師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在這所大學已經兩年多了,並且在一個很搶手的專業,而且我又很出色(出色的程度就不多說了),所以對我有好感的女生也比較多。但我明白我最擅長的是在性事中取悅她們。

我的女朋友楊靜就更是對我百般喜歡,在一次我參加的比賽結束後,帶著勝利和喜悅,我們走出了比賽場館,朋友們簇擁著我,楊靜跑到... More

黃昏時候,一輛紅色雅哥汽車開進車庫,聽到車庫鐵門關上的聲音,我正好把最後一道青菜炒好,老公最近都比較早回來,最近經濟不景氣,工廠的訂單比較少,應酬也相對減少,這樣也好,反正家裡也不缺錢用,以前工廠忙得時候常常一個月難得在吃一次飯,現在可是標準好老公。

「可以吃飯了。」我走到客廳,... More

第二學年時,課程佈置了一些寫生作業,其中包括了一些人體寫生,學校往往會請一些專業的女模特作人體寫生素材,不過需要學生自己付錢,價格是很貴的,記得只有少數成績優秀的或有錢的同學才有資格去寫生教室上人體寫生課,另外的學生只能去畫那斷臂的維納斯石膏像。而我既沒有多餘的錢,成績也不優秀自然... More

個人在下我對偷窺女孩的密處,想像其中的種種,享受那種看得到吃不到的樂趣情有獨衷。以下就列出一些事跡作為對青春時期的一些追憶與懺悔吧!!

最早的偷窺對象是鄰居的姊姊。她那時念高中,我沒事老喜歡往她家跑。夏天到了,她一回家就往搨搨米一趴看電視,往往不經意下雪白的內褲就從學生裙中露出來... More

我到上海已經有6年了,在這六年的時間裏,經曆了很  多的事情,有事業上的,感情上的。

各方面綜合下來,最讓我難忘的就是和一個和我父母差不多年齡的婦女的一段  孽緣。

這件事情一直是壓在我心裏的一塊石頭,今天我終于鼓起勇氣說出來,就是未  來讓自己有個解脫。

我是搞金融的,那時候... More

吼!周城耀你又在幹麻阿!

「我?我沒怎樣阿!」

『叫你幫我抄個筆記你怎麼不幫,你很奇怪耶!』

靠!李紋妙今天又是怎樣?那麼欠打。「為什麼我一定要幫你抄呢!」

『白癡!不想跟你說話了。』

「神經!」

這死紋妙真他媽的北纜,大概月經又來了吧!不想跟她吵都沒辦法。每次...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