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老师小说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午夜对每一对夫妻来说是他们所期待的时刻,尤其是今晚刚刚下完一场雨。

雨水洗后的月亮显得格外洁白明亮,徐徐吹来的夜风令人舒心清爽,使得屋内也有丝清清凉意。

然而,张丽敏此刻她的丈夫并没陪在她身边与她欢好,她也没借着如此清爽的夜晚好好睡上一觉,而是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她在思索... More

新学期的开始,在中部的某间大学转来了一位转学生,20岁,名字叫做小风,个性有点内敛,虽不是很帅却很阳光,尤其是他微笑很迷人。

 

他被安排在全班中间后段的位置,一开始大家都对他感到好奇,而他周围都是女生,坐在他右手边的女生叫品言,绰号言言,是个长得非常美丽的女孩,此外在那身学生服... More

周五晚上,由于业务的需要,我都会到士林一家PUB,和一些商界的朋友见面,这个习惯持续已经有三个多月,当初我是在一位从事保险的业务员,邀请出席的。

燕翎今年二十五岁,原本在她父亲公司担任会计,一年多前父亲生意失败,家中值钱东西都变卖光了,正好可还清债务,她的会计没得做了,在朋友引荐下,... More

陈燕,今年34岁,她有丈夫(35岁)和一对双胞胎孩子,一个儿子(强强)一个女儿(苹苹),他们今年都是13岁。

至于文章大家必须仔细阅读,才能体会其中的刺激,如果你是乱伦爱好著就继续,否则就请离开,不然你会受不了的。

她们一家四口一直过得很幸福,故事发生在前年夏天的一个星期六,她们的孩... More

(上)

当秋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入卧室,我就从梦中醒来了,把手伸进裤头里调整了一下因为晨勃而硬挺的肉棒,这才慢悠悠从床上坐了起来,身边的被窝里还残留着伊人的体温和香气,这意味着她才刚离开不久……

我叫李慕白,这名字据说是爷爷当时请教了一个过路的算命先生给取的,至于真假,我也无... More

庄文馨的确是个很漂亮很风骚的女人。早在上学的时候,她就是远近闻名的破鞋了。校园内很多男老师、男同学都上过她,毕业后更是放荡不堪,不管什么人,只要是个男人,都可以上她。而且不分场合,不分地点,一点也不怕丢脸,就算出门打个酱油什么的,也可能带一肚子精液回来。可是她突然间宣布要结婚了,使...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