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老師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收舊衣老伯的家就在我往社區圖書館的路上,因為沒有改建過的關係,老伯家反而是社區裡少數還有庭院的平房。自從老伯腳受傷後,社區裡的人因為體諒他的不便,都把舊衣直接送到他家。我雖然很久沒送過舊衣,但每次經過老伯家,還是會看到圍牆裡堆得很高的舊衣箱,和從舊衣箱後面露出來的老式平房屋頂。

... More

(一)

我「愛」上了小姨,她比我大6歲,絕對可以稱得上是天生尤物。

雖然已經結婚生育了,但小姨的身材依然保持的很棒,一對豐滿的乳房,渾圓的小屁股用力的向上翹起,每次我一看到她那前挺後翹的樣子,下面就硬的不得了。

相信只要是男人看了都想幹她。

尤其是她那圓滾滾的屁股,總是... More

我結婚甫二年的美麗的妻子--恬,此刻橫躺在一張純白色的床墊上,她身上沒有半絲寸縷,雪白赤裸的胴體完全暴露在幾十個男人的目光注視之下,沒有繩子綑綁著她,但她很認命地將一雙玉臂高舉平放,讓雪山般的嫩乳毫無掩蔽。兩條誘人的修長美腿也彎曲起來,大腿根淫蕩地張開到下體完全被看到的程度,性感的... More

 

一,洋教授

台北市的華燈初上,依然車如流水馬如龍,忠孝東路某大廈頂層的政商聯誼社,KTV包廂內,正聲色交喧,酒紅燈綠,男男女女喧笑嘻鬧,我摟緊了小徐,他用機車把我送至樓下,他就進入休息間去等我了,我就坐電梯到頂樓去找大班(我們叫他經理)應卯了,這裡一共有六個大班,每人旗下都有一二... More

天氣好熱啊,熱的地鐵上的我昏昏欲睡,逐漸進入了一種茫然的狀態,諸位不睡午覺下午上課打瞌睡的同學一定懂,這種時候其實腦子還能保持一定的清醒,但身體已經有些不受控制了,感覺自己左搖右晃得像是個在偽裝成半軟不硬的J8的行為藝術家,可真他奶奶個嘴的不舉。

而我對面則正站著個玩手機的姑娘,... More

 

夕陽把整個村莊染成了一片金黃,靜靜的湖水在微風的調戲下偶爾波光粼粼。村莊也正因為這個美麗的天湖來命名——天湖村。

此時村莊裏的家家戶戶都炊煙裊裊,唯獨有一家的寫著“許宅”的破舊院子裏,聚集了很多村民,村民們有老有少,不過全部都為男性。他們早已備好了酒菜,卻沒有一個人碰他們...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