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老師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第二學年時,課程佈置了一些寫生作業,其中包括了一些人體寫生,學校往往會請一些專業的女模特作人體寫生素材,不過需要學生自己付錢,價格是很貴的,記得只有少數成績優秀的或有錢的同學才有資格去寫生教室上人體寫生課,另外的學生只能去畫那斷臂的維納斯石膏像。而我既沒有多餘的錢,成績也不優秀自然... More

個人在下我對偷窺女孩的密處,想像其中的種種,享受那種看得到吃不到的樂趣情有獨衷。以下就列出一些事跡作為對青春時期的一些追憶與懺悔吧!!

最早的偷窺對象是鄰居的姊姊。她那時念高中,我沒事老喜歡往她家跑。夏天到了,她一回家就往搨搨米一趴看電視,往往不經意下雪白的內褲就從學生裙中露出來... More

我到上海已經有6年了,在這六年的時間裏,經曆了很  多的事情,有事業上的,感情上的。

各方面綜合下來,最讓我難忘的就是和一個和我父母差不多年齡的婦女的一段  孽緣。

這件事情一直是壓在我心裏的一塊石頭,今天我終于鼓起勇氣說出來,就是未  來讓自己有個解脫。

我是搞金融的,那時候... More

吼!周城耀你又在幹麻阿!

「我?我沒怎樣阿!」

『叫你幫我抄個筆記你怎麼不幫,你很奇怪耶!』

靠!李紋妙今天又是怎樣?那麼欠打。「為什麼我一定要幫你抄呢!」

『白癡!不想跟你說話了。』

「神經!」

這死紋妙真他媽的北纜,大概月經又來了吧!不想跟她吵都沒辦法。每次... More

我是個懶人,總是喜歡睡覺,但是第二天還是會感覺睏,去醫院檢查問我是怎麼回事,醫生只說是神經衰弱,然後給我開了些藥就把我打發回來了,我記得神經衰弱好像會失眠,怎麼我這麼想睡覺居然同失眠是同一個病?

就是因為我這人好睡覺,所以平時總是睏,一天到晚哈欠連天,精神委靡,有點像是犯了煙癮吸... More

我叫阿禮,今年二十五歲。今天是我應徵的日子,我在大學時是主修體育系的,最棒的運動就是跳遠、跳高、還有遊泳。

「你好!我叫王禮。我想找陳校長,我來應徵的。」我一步一步跟著校役到辦事處。

我沿途左望右看,嘩!真是聞名的「波霸校園」喔,裡面的女學生奶子真的好大,滿挺,還漲卜卜喔……...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