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老師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第一部 理惠的 Moring Call

一個清靜的早晨….

ZZZZ….

房裡傳來陣陣的酣聲,一位清秀可人,梳著兩條辮子的女孩走到門前,確定裡面的人睡得很熟之後,輕輕地推門進去。

女孩走到床邊,俯身凝視著熟睡中的男孩。女孩看著男孩天真的睡臉,抿嘴輕笑一下,上半身便鑽進棉被中,輕輕地拉下男孩... More

時間、地點不明,只知道這裡大概是一個類似會議室的所在。

會議室中央有一張長長的橢圓形桌子,這時在桌子的其中一端,正有三個人在圍坐著,似乎正在等待著甚麼。

這三個人都清一色穿了一件類似牧師、修道者所用的白色長袍,而袍子的後面都有一個圖案:那是一條盤坐著而伸高了頭在吐著舌的蛇,蛇... More

性早熟的我在家中說話沒有人敢不聽,但溫柔的媽媽說的話我沒有一句敢不聽。

家中幾乎所有的房間都挂有母親跳芭蕾舞的相片,我的房間的牆上就挂著三幅,我認爲是最美的三輻。

一張是母親將左腿高舉過頭,我很難想像平時溫柔高貴的母親能有這麽強的柔韌性;一張是母親被一個青年男子高舉過頭,雙退... More

我叫王哲,是天津醫科大學的一名學生,我是經過1997年的高考被醫科大錄取的。我從小的理想就是當一名醫生,當一名好醫生,所以我用功讀書。工夫不負有心人,當我接到錄取通知書的時候,我和全家人都很高興。當然那個暑假我過得也很開心,和同樣考上的同學一起慶祝,而落榜的同學也都來為我們祝賀,我... More

從張靜家裡出來,夏詩涵依然滿臉掩飾不住地興奮,像個快樂的小天使。

「今天真過癮啊。靜靜,沒想到你爸這麼厲害,足足在我身體裡面發射了三次呢。」

「那還不是因為你長得太漂亮了?校花就是校花,魅力可不是一般地大啊。」

「哪有啊,別瞎說,是我太久沒去你家玩了吧。高一的時候我在你家... More

我心理想著剛剛被老師大罵一頓時的情景,一面走向平常搭客運的路口。

我17歲,就讀台北某高工夜間部二年級。

我住在桃園,所以要搭客運回去。上了客運,走向最後一排(我習慣坐最後面),坐定後本想說睡一下,這時候有個人影上了車,讓我精神又回來了,是學姊耶,是我平常在客運上遇到的學姊(...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