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股沟小说

女人越来越多,我应付起来也越来越累,还在春节假期并不长,很快就要结束了,我要回去好好禁禁欲,恢复一下自己的身体。

女人都有些不舍,岳母当然是舍不得乐怡离开没人照顾,而小姑妈、乐萍、乐茹、乐茜,还有不久也要离开的施晓梅,一个个都眼泪汪汪的。

离去前的第二天,大家又聚在一起吃饭,... More

和淑贞的认识,是从我的机车开始。事情发生的偶然,让自己回想起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退伍后,和未婚妻搬到台北近郊的一栋新盖好的电梯大厦,由于和未婚妻都已订婚了,双方家长倒也不是太反对我们的先行同居。

到了新居,我和老婆也学着长辈们,先和已搬来的邻居寒暄一番,而未婚妻交际手腕相当... More

在一处空旷的转角处,一种特殊的光线穿透黄亮的空间,透射在我的眼前,仿佛是在向我发出盛情的邀请!放缓车速,抬头细望,看见四个淡淡的紫色的大字:热带雨林,门面很小,但很精致,我估摸著应该是一处桑那洗浴的地方,想了想,决定去洗浴一番,心中想着也许能够戏去一些身上的晦气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 More

自从我从房东春辉那里辞租之后,我和女友的同居生活只好暂时结束,各自搬回自己家里去漇渔潎漾,誏诵语诲这样子,我们就不能夜夜春宵尽享鱼水之欢蜻蜠蜰蜚,渔潎漾渐实在很遗憾啊,害得自己可怜的大老二每晚胀得像大黄瓜那样鉼铪铒铟,罚罳翟翡无处可发泄,家里只有妈妈一个女人绪緅绶绰,蜧蜡蜛制难道要... More

和孙蕾认识是在同学的生日聚会上,她是我同学的高中同学。

据说还是他们班的三大美女之一。

那时的我刚二十四岁,刚和第一个女朋友分手,周围的同学和朋友一直在为我物色新的女朋友。

一次,我们一起去玩。

为了防晒,我们准备涂精油。

她趴在床上。

顺便将浴巾解开垫在腹部,... More

妈的,一看见手中的大红喜帖,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已经是我今年收到的第六张喜帖。每次去,都要破费好大一笔,有时候想想实在肉痛。但是又没办法,谁让我是公司的滥好人,人缘特别好呢?连老板娶妻,都要特别派发喜帖给我这个小下级。

我的老板是个从台湾来的家伙,已经年近半百,但对女人还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