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股沟小说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后楼梯永远是一座大厦最龌龊的地方,有人把垃圾置于后褛梯、有人在那里吸毒、有人抢劫、强奸……,王家声每日都将垃圾丢在后楼梯。

有一日,因为要弃置一张旧桌子,于是将它搬到楼下去。

当他正要离开时,发现垃圾堆中有一个垃圾箩,箩里面好似有只大猫或者大狗在那一动一动似的。

家声一向... More

我这段婚外情以及迷离的偷欢是发生在三年前的四月,刚好也是这个月份,一个属于早春的日子。

我是丽莎,先生叫做包柏。

为了让自己有个诱人的曲线、曼妙的身材,平日我可是非常重视身材与肌肤的保养与维持的。

每当包柏的好朋友以忌妒的语气跟他说……羡慕他能拥有像我这样漂亮又性感地老婆... More

故事中水果店就在我家社区边,老板娘是个少妇很看起来很有味道,那眼神很妩媚,长了一双狐狸眼,相信很多狼友都知道,当这种级别的少妇对你笑时,就算你撑起魔法盾都没用,瞬间内心深处就被她的妖媚打上了烙印,脑中已经开始幻想如何和她翻云覆雨,以后每天不得不去水果店看看在你内心深处的她,偶尔听邻... More

已是零晨三点钟了,我乘座的飞往雅典的747航班正在大西洋上空三万六千尺的高度上飞行着,我蜷缩在头等舱的靠窗口的位置上。过道边的座位都空着,机舱�的灯也早已经熄灭了,乘客们都已进入了梦乡,飞机乘务员似乎也都不见了踪影。

可我却一直无法入睡,我试着拿起本书来读,可是很快发现自己总是一... More

(一)

和我的丈夫旅游时租的一辆破吉普在回住宿地的半路上抛锚,等修理完毕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丈夫望着那间破旧的汽车修理铺外没有月光的漆黑夜空对我说:

“莎莎,看来我们需要找个向导带我们回去了。”

“啊?为什么?难道你已经不认识回去的路啦?那么我们……。”

... More

朝兴失业好几个月了,因为上满上司的小动作,一时负气离开了工作十几年的公司。满以为凭自己在业界的经验,很快就有新工作,却上料遇上上景气。接连几个月,到处碰壁。渐渐消沈起来。每天除了接送小孩上幼稚园外,便在家里发呆。幸好妻子桂琴在医院工作,收入上错,一时还上至于为生活发愁。如同这几个月...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