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護士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小梅是一個年方二十的俏護士,在一家不小的診所工作。容貌娟秀身材健美的她,在護校時就和一些男孩偷嘗過性愛的滋味,所以在診所裡常跟一些年輕的男病患,攪起一些勾搭的事。

有時替行動不便的病患套弄屯積已久的肉棒,並且解開純白的護士服的鈕扣,讓他們捏揉自己豐滿尖挺的乳房,和粉紅色的乳頭。讓... More

由於某個遺傳性的隱疾, 需接受開刀治療,也因為開刀的部位太重要了,特別選擇了區域醫療級的醫院,以避免手術失敗影響大半輩子的生活樂趣。

到了醫院報到後,護士小姐給了件病人服,叫我進病房後脫下所有的衣服換上這件;說是病人穿的衣服,其實只是塊有袖子以及幾條繫帶的布,其長度也僅蓋住小弟弟... More

胡本興是外地人,但在山海關這一帶當兵七年,退伍後又在這裡工作,所以他對周圍很熟悉。這一帶的農村都很窮,軍隊養雞場拿國家工資的職工就成了四周村子裡姑娘們的追求對象,能說能幹的胡本興更是眾矢之的,但本興從來就沒看上那些土裡土氣的姑娘。這樣幾年過去「小胡」變成了「老胡」,他還是一光棍漢。More

一建生今天格外高興。

電站新設備的安裝調試,提前了兩天完成,明天就可以回家了。

更高興的是,今天妻子打電話來,告訴他她已經懷孕了。

建生幾乎不敢相信,因爲婚後他們一直在避孕,看來避孕也不是百分之百能成功。

而對于沒有任何思想準備的建生來說,這個意外還是令他非常驚喜。

<... More

(一)初識我和前女友是經人介紹認識的,我在上學時沒有談過戀愛,她是我的第一個女朋友,也是我的第一次。

那時我曾和她海誓山盟,要永遠在一起,但現在卻因為她的任性和我的倔強的脾氣居住在同一個城市的不同兩地。

有時候我似乎已經把她忘記,但每當我一個人獨坐在靜夜中時,她的形象和聲音又... More

(一)

周六上午,難得的休息日,本來這會兒我應該還在被窩里睡懶覺的,可實際情況卻並不是這樣。

「老公,你在里面洗漱好了沒有呀?」洗手間外面傳來我的女友婉兒的聲音。

看著面前的鏡子里一臉困意的我,我輕輕的歎了口氣,然后用力搓了搓臉,拿起牙刷,同時沖著外面喊了一句。

「馬上...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