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迷姦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是個不但好色而且變態的人。

在高中的時候,我是數學課代表。

我們的數學老師叫賈彤,個子不高,偏瘦,長得到有幾分姿色,是一個小鳥依人型的女人。

別看她長得小巧玲瓏,溫柔體貼,管起我們學生來,那可真是一隻母老虎,嚴厲得很。

她平時總愛穿牛仔褲,這就本使得她那本來豐滿的小屁... More

「姐姐,還是回家比較好。」「那是不可能的。拜託你三天後沒甚麼事我才回家吧,這段時間照顧我好不好?」

「拿你沒辦法,但是,這全是聽我的。」姐姐:「是…是…知道了…」

這樣回到我在外租住的家裡,姐姐為甚麼不敢回家?揭穿了就是和賽車族朋友來往的事。由于是無論如何也不顧家裹反對,所以... More

「不會吧?被偷吃了?」我望著一顆巨大的石頭,上面原本應該放著三四條的魚乾,但現在只剩下一根魚骨頭。

「大概是島上的那群狗吃掉的。」我只好苦笑著。

我之前做生意失敗欠了債,只好偷偷祕密搭船出走躲債,途中不料遇到了暴風雨,所幸大難不死地漂到這個無人荒島上。一般的船難大多會有人前來... More

現在我是一名愛老婆的好男人,百般的寵愛,不讓她有絲毫難過的心情,以免讓她勾起過去不好的回憶,至今她的父母還不知道這件事情,更何況是她的長官、同事們,因此已經成為我們兩個人的祕密。我的老婆當初是自己在夜店外,意外撞見的,那時她還是個國中生,虛歲十三未滿,由於我喝醉了,因此色膽包天,再... More

七月的台北,攝氏30度的午後,揮汗如雨的我。

其實要不是 Rachel 早上打的那通莫名其妙的電話,我這時應該是舒舒服服的窩在家裡,吹著冷氣,喝著冰紅茶,看著精彩的有線電視節目。 真是….,不過也好,等待多時的機會搞不好就是今天了。 我摸摸口袋,那一小瓶藥水似乎正發散出無限的益來,養兵千日,用... More

這是我近來發生的事情,現在談起來,也難過得很,但說了出來,總比屈在心裡好。

我任職私人秘書,工作了兩年,老闆非常看重我,他業務頗大,常要到外國參加一些展覽會或業務會議等,他的家庭也在加拿大,所以留在香港的時間不多。忘了跟你們說,我是個香港女生。

我工作效率高,做事盡責,所以老...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