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酒店小说

大约在三个月前的一个晚上,我丈夫喝得烂醉如泥,山河扶着他回到我家,他趁我在厨房里的时候,突然抱拥着我,并将我占有了。

开始的时候,我是有激烈的抵抗的,但是山河从后用手掌掩着我的口,他说如果我出声,就会弄醒我丈夫,到时就是有理也说不清的。接着,他一手将我的裙子揭起,还将我的内裤扯下... More

一、旅途的第一天

昏暗的灯光,柔和的音乐,我躺在这个度假酒店的豪华套间里面,紧紧搂着一个名叫小云的女人,她那坚挺的双乳正紧紧地贴着我的身体。小云是别人的老婆,我们之前并不认识,而我们第一次认识时便已发生了性关系。

小云的嘴唇火热,乳头用大得异乎寻常的力气顶着我的胸膛,性感的胸... More

这是我近来发生的事情,现在谈起来,也难过得很,但说了出来,总比屈在心里好。

我任职私人秘书,工作了两年,老板非常看重我,他业务颇大,常要到外国参加一些展览会或业务会议等,他的家庭也在加拿大,所以留在香港的时间不多。忘了跟你们说,我是个香港女生。

我工作效率高,做事尽责,所以老... More

我们是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妇,未有小孩,思想开放,想起第一次暴露经过,现在还十分兴奋。

那一次老婆意外弄伤了盆骨去看跌打医生,刚好平时看诊的老医生出外了,由老医生的儿子暂代,以前老婆来诊治时,他已很留意她了,这次机会来了。

他们进了一个用布帘隔开的房间…过了一会,我在好奇心的驱使... More

那个绿旗子的市长卸任后,阿生出租车的生意又慢慢好转了。打从去年往前数的四年间,深夜在这所森林大学的道路上,揽客可没那么容易,只有电台呼叫或者是福星高照,才有办法在迷宫一样的小巷里载到一个个浓妆艳抹、醉眼蒙 的酒家女。阿生喜欢载酒家女,既使阿芳的出身也是酒家女,可是自从嫁给阿生后,阿生... More

嫂子是远房表哥家的,家里做生意的,28的年纪,因为善于保养,加上没事总往美容院跑,看起来也就20出头,皮肤很白。我因为长年在外地工作,不总回家。因为老家要办理房产证的事情,前天我不得不请假回老家。家里常年每人住,遍布灰尘,就回家两天,懒得打扫,所以我只能在表哥家落脚。

我前天晚上...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