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阿姨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和太太去參加一個交換性伴侶的聚會,這次聚會是在朋友的一間別墅進行,到場的有鄧夫婦、李夫婦和楊夫婦。我們已經不止一次地這樣玩過了。

我和太太阿嬌因為交通阻塞遲到了。我以為其余的幾對夫婦一定開始玩了,怎知我們趕到別墅時,眾人仍然衣冠楚楚地正在客廳看電視。
別墅的主人楊先生笑著對... More

八月十八日的下午,淫棍趙大勇,操了周艷娥一個下午。

傍晚,周艷娥起身,回家去給丈夫和兒子做飯去了。趙大勇喝飽了周艷娥的尿和淫水,不想吃飯,就在周艷娥的房子裡看電視。

那天的奧運會比賽,中國隊寸金未得,而且羽毛球和乒乓球接連失利,看得趙大勇有些郁悶,於是就下了樓,出去走走。

More

「子鈞,子鈞,你起床了嗎?」

那溫柔的聲音是他的母親,淑芬,子鈞張開眼睛,他的媽媽穿著一件絲質睡衣,坐在床邊輕輕的撫摸著子鈞的頭髮。

「我起來了」他幽默的回答。

「本來不想吵醒你,可是已經九點半了,早餐快涼了」淑芬微笑的看著他。

「九…點多了?』他看著鬧鐘搖搖頭想讓身體... More

很期待今晚的聚會吧,阿龍?”我的女朋友小真問我。

“當然,”我說,”我期待了很久呢!”

“還有二十分鍾的路程,”小真的父親說,他正在開車。

“你一定已經硬了,阿龍。”小真的母親玉香說。

“是呀,”我說,”我一整天都沒有射,在爲今晚的聚會儲備精液呢。”

我坐在汽車的后... More

十年前,因為父親有了外遇,認識了我現在的後母,跟媽媽離了婚,在父系社會的法律下,媽媽沒有爭取到我的監護權,我就跟了父親,父親是一個極端霸道的大男人主義者,十年來都不讓我跟媽媽見面,直到上個月父親中風住院,我才敢向阿姨提出跟媽媽見面的要求,沒想到阿姨很爽快的一口就答應了。大概是由於我... More

「媽媽……啊啊……媽媽……我愛妳媽媽……好舒服喔……」

半夜里,我躲在被窩里失聲的呻吟著,右手快速的套弄著胯下剛剛發育的陰莖,從十二歲第一次開始,我幾乎要這樣才能射精。

一直到今年,即使我已經是十五歲的少年,我只有幻想媽媽成熟的身體才能興奮……我知道自己有這種變態戀母的傾向,...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