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骚货小说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当第一眼看到这个精致、有质感的银别针的时候,我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此时它摊在我的手心上,精美得如同工艺品。一根打磨的光滑、圆润的银环弯成细长的U字形,分开的下摆分别缀著两条银链,那上面沈甸甸的垂著一个个可爱的银坠,雕刻得栩栩如生的银环、花朵、银锁、花生们随着银链的每一次晃动而活泼的跳... More

卧房里,松软的床上一片紊乱,空气中弥漫着女人的体香与性交的气味,被蹂躏后的美丽少妇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散乱的秀发遮掩部分美丽的脸庞,赤裸的身体布满了汗水,微开的樱唇还在喘息著,微微急促的呼吸让光滑白兮的胸部起伏著,雪白的肌肤因为高潮而呈现绯红发烫,身体稍稍侧卧,全身散发出一股性感诱... More

婚后这两年魏馨雅总觉得自己的情欲越发的敏感,曾经在床上才能体会得到的那种让人眩晕、兴奋和精疲力竭的性高潮,现在无论在何种公众场合,只要心里有了欲望,稍微收缩些阴道肌肉或者夹夹大腿,那令人浑身酥麻的快感和小腹下温热的春潮便如刚刚下单的网约车一样准时如邀而至。

此刻的魏馨雅便觉得自己... More

今天已经是第三天,原本要回台北了,但是一时兴起玩过头,反正明天仍然是假日,就多玩一天。

受邀和新婚半年的妻子出游,因为我们没有车子,老婆的同事何莉和她老公阿正想到垦丁公园,可是怕一个人开车太累,于是要我们同行。

为了省钱,最后一晚我们一起住同一间四人房,而且经过两三天的相处也... More

记得读中学的时候,我因为迁家而转读到这一所新学校,认识了隔离位元的同学林富成,亦因此与阿成的一班朋友相熟。这班“益友”都是喝玩乐,无心向学之流。

我们在这个年纪对异性充满好奇和幻想,其中一个绰号叫洪哥的更加夸张,口边种是离不开”性器官”的字眼,任何时候都有一两个贪玩的女孩子给他左... More

“我做错了什么?”奈奈子哭泣著,志朗温柔的搂着她,试着去安慰她。

“为什么她们会这样对待我呢?不只是我们班上,其它的班级也是一样。那个历史老师还叫我骚货,警告我别作出危害校誉的事。我不要去上学了!”

志朗微笑着摸著爱女的秀发,因为他知道这整件事的原因。事情总是这样子的,当某人...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