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3P小说

这是去年的事情了,可现在想起来还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

我与她是在qq上认识的,她是临省人,不过离我们这里不远,32岁,已婚,老公是个小白领,在南方一家大公司做事,她则在本地的一家国营企业上班。

说实话,她不是那种很漂亮的女人,可和她在一起了以后你就会知道,她是女人中的女人,很... More

一、发妻的巨变

家在眼前,可我真的不想回家,又不能不回家,我已经厌倦了无休止的争吵,结婚六年了,女儿三岁了,曾经幸福的家,曾经充满欢笑的家,如今经常吵闹,惹的四邻不安。

我是一名港务局的机修工,大倒班,上一天一宿,歇两天,妻子是幼儿园舞蹈老师,我们同岁,都二十九。本来我们生活... More

星期五的傍晚正忙着结帐的雅萍,一旁的电话响了起来,原来是自己的老公斌达打来的。斌达说道:“雅萍呀!公司的柯董与李经理和女秘书-佳眉要到家中作客喔!等阵去日本料理店买几样菜回来,好吗?”

雅萍不悦的说道:“人家正忙着算传票结帐,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银行的帐满多的,好啦!等等下班就去买... More

我和妻子都有着体面的职业,过著中产阶级舒适但不奢华的生活。应该说,妻并不属于那种婉约的古典美人,她的五官非常明艳,身材也苗条而不失丰满,尤其是她的皮肤,白皙得有些眩目,属于那种让人有肉欲冲动的类型。我常庆幸自己能有一位别人羡慕的娇妻,我喜欢让她和我一起参加各种聚会,也很享受别人那种... More

大学的性爱回忆-上了女友的堂妹这件事情已经在我心里放了好多年,曾经被女友警告绝对不能说,因为她知道我偶尔会写写网路小说,所以也特别交代我,绝对不能写出来,这是我大学时候蛮荒唐的性爱回忆。不过基于保护当事人的原则,故事里的名字都不是真名,关于这一点要跟大家说个抱歉,只有事情是真实的,我... More

那天晚上我要求她给我做个‘深喉’。老婆大怒,抬手给了我一巴掌,打在我挺到她嘴边的鸡巴上。我痛的捂著鸡巴在床上直跳。老婆说;‘我是妓女吗?我是妓女吗?你的花样怎么这么多!又是换体位,又是乳交,又是搞屁眼儿,现在又来这个!我要是答应了,你明天是不是还要带个女的来3P啊!告诉你,老娘今天不干...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