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主任看見我發情的樣子衝我直笑!叫我趴在床邊,掏出他的雞巴。呀!好大呀!那麼矮的個子,怎麼雞巴會有那麼大?又粗又長的陰莖上蹦起蚯蚓樣的血管,紫色的龜頭象蘑菇,大得嚇人!他要來真的了!我想制止他,可是...More



剛剛二十九歲的王靜已經升到主任乘務長了,但她提升如此之快的原因,公司裡的人都心知肚明.

現在的王靜說是一個天生尤物也並不過分,皮膚白嫩散發出一種健康的光澤.

粉面桃腮,一雙標準的杏眼,總是有一種淡淡的迷朦,彷彿彎著一汪秋水.

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紅唇總是似笑非笑的抿著.

一米... More

那一天我和丈夫到吉姆夫婦家去探訪,他們兩人是透過這個網站的討論版認識的,那時正是世界盃最後決賽(註:因為我忘記了他們打賭的內容,所以只好自己作了)。我雖然不大懂足球,但也是巴西的擁護者,和法國相比,自然是四次世界盃冠軍的巴西必勝了。

但是吉姆和他的太太吉蒂(名字也是作的)卻說巴西... More

這天項少龍受李園之約,來到李園的住處和他見面。

「李先生,請問你今天約在下來所謂何事?」

「嗯,我想和董先生你談談趙王的事。」化妝成「董馬癡」的項少龍心中一喜,遂假裝道:「趙王的事?請恕在下不懂。」

「我再慢慢解釋給你聽,先坐下陪我喝一杯吧!」項少龍見無可推托,只好無奈的... More

目前住在公屋的,有不少是「單親家庭」,其中以單親女性為多,丈夫一怒離家,最後,就剩下單親女性和她的子女了。年來,由於國內開放,那邊的北妹既溫柔、又年輕,引致不少本港的已婚男人,一旦接觸到北妹,欲令智昏,甘心做裙下之臣,把香港的「黃面婆」忘掉了。

阿輝所住的屋村,當然也有不少這類的... More

「嗨,美欣,怎麼會是你的?」我看著那個被一班同事團團圍著的美女,不能置信的叫了出來。

今天是除夕,我收到通告說今日下午不用上班,剛想跑到接待處,看看可不可以再約那個新來的接待員去吃飯?……聖誕派對那晚我送她回家時,已經把她逗得春心大動,幾乎要在樓梯口向我獻上處女豬的了;今晚可怎也... More

一陣陣牛奶的香氣飄入我的鼻孔中,我睜開了眼睛。陽光從透過窗簾的縫隙照在我的身上,真是暖活。我伸了伸腿然后從床上坐了起來拿起蓋在被子上的衣服。

下床后我第一件事就是打開窗戶而窗外早已經擺好了一杯熱熱的牛奶,我拿起杯子一口氣將里面的牛奶喝下。說實話,剛擠出的新鮮牛奶並不怎麽好喝而且還... More


原先她還很含蓄的並著腿把毛巾鋪蓋在她的陰部,然後用腿遮著乳房,隨著洗澡的動作,她的腿卻張得好開,遮掩陰部的毛巾早就只掛在她的一條大腿上而已,因此我已經可以窺看到她兩個乳房,還有那兩片小陰唇里面...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