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我是一名大學的女生,長得很漂亮,外表很清純,成了不少人的情人,不過,我一直也沒男朋友,雖然有時也會想到性,並且有過自慰,但還是處女。

說來也奇怪,我的第一次竟然是和女人。那是剛上大一時的寒假,由於在家裡呆著無事,所以閒著無聊,並且怕正趕上返校高峰很擠,就提前一周到了學校。

到... More

跟美琪回到化妝間,她就拉我去更衣室,邊走邊示意我把自己陰道裡的錢抽出來,我就照做了;那捲上粘粘的,沾滿了自己的淫水,我偷偷看了一眼美琪,發現她竟然不知什麼時候在錢卷外套了一個避孕套,這會兒正從套裡抽出錢來。她對我笑笑說︰「以前沒見識過吧!這就是上流社會了。」隨後她讓我把錢先放回更衣... More

神啊!我哀求你,請幫幫這罪惡的我,因為我管不住自己的慾望,沒法從那比麻藥更甜美百倍的墮落中掙脫出來……

我的故事發生在一九九八年,自己剛滿三十歲的那一年。那時,我住在一個氣候溫暖的好地方,在一家極具規模的瓦斯公司擔任會計。

很不幸地,我的弟弟史蒂芬在一場意外中過世,留下了他的... More

「這位置最合適偷看……」

早上,和尚潛入內院,又在洞口中偷看。

這一次是偷看所謂不乾淨的地方廁所。

學生們知道白天的課程,早上六點起床,上山去跑一圈,然後回到院子裡練劍之後,才吃早餐。

現在是早餐後僅有的時間,她們當然會充份利用。

類似這種廁所共有三間,而由這個洞正... More

娟表姐來我家中時我大約三歲,她是我的一個遠房親戚的女兒,母親去世後由大陸來澳門來投靠父親,但不容於後母。她的父親唯有貼一點伙食費,想找親戚收留,但那時澳門社會經濟並不是那麼好,住的地方更是大問題,找了很久也沒有找到。最後是我母親看見她可憐,經常給後母打罵,就暫時收留她在我家中住,不... More

我曾經住在一個小小的大學城裡修讀我研究生課程。那一所大學很好,但由於大學位於「聖經帶」,所以大學城是個活脫脫的悶人小村。我有一位嬸嬸死後給我留下一份可觀的遺產,我才可以專注我的學業,至少是大部份時間啦。我是女生,又是單身。不過,我以前吃過幾個男人的虧,他們給我留下的傷害深得令我許久...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