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太陽光好絢麗耀眼!涼風徐徐吹來,萬里晴空,好一個悠閒的午後。

   「啊,這麼好的天氣,卻還要上數學課,真是的!」舞子呆呆地望著窗外。

午休時間己經結束了,一年D組的學生們還聚在一起吱吱喳喳講個不停。離上課還有三分鐘……

   「真的耶!」惠子靠在舞子肩上說。

   「到... More

我是一個生物學教師,教的是中二及中三班,一踏入課室,我險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些學生之中,有幾個女的長得很漂亮,比起甚麼港姐、亞姐不惶多讓。

她們青春活潑,除了漂亮之外,還很頑皮。我一開口介紹自己,班中的女孩子,就脫口而出,有的贊我英俊,有的說我性感。

我自我介紹之後,有一個... More

何超將佩兒的襯裙脫下來,解開她的奶罩,雪白的雙峰襯著鮮紅的乳頭,使何超感到一陣興奮,他不禁低頭輕吻她的乳尖。

佩兒的身材,標準得近乎完美,因興奮而開始喘氣的她,將何超引發得更加興奮,他的舔吻由豐滿的酥胸上向下移動,在粉嫩肚臍上停留下來,用舌頭舔吻。她在叫了,她叫得好狂。她扭動的時... More

上了大學,在心中深處,總想找個女友;無奈天不從人願,長的個子又小,人又瘦,也沒什麼機會,所以只好三天兩頭往社團跑,那時後,全部的社團裡,就屬鋼琴社的女生最多,仗著學過幾天鋼琴,自然是天天跑去報到。

其實,鋼琴也不難學,尤其是要學騙女孩子的,只要會一些通俗曲就好,像那時社上的鋼琴王... More

春桃的丈夫羅剛急病暴卒至今,巳過半年了。羅剛剛死未久,春桃整天呆楞楞的,她的刺激受得太大,頭腦昏昏沉沉,好多個月之後,仍然悲從中來,常作寡婦之夜哭。再過個多月,才逐漸淚止聲消,心境也比較開朗了。

丈夫活著時討厭他,死了又可惜他,前後矛盾,真是奇妙之至。羅剛生前做牛販,把田地間的勞... More

三個人聊天之中,她們做出了一個歸類;小菁是適應力最好的,不論是國勳車上的長時間猛男軍團、還是升哥他們的變態攻勢都可以忍受過去,然後到達高潮;小章魚則是最外向豪放的,不論是誰肏干,小章魚都會大聲的淫叫,是最容易讓男人感到滿意的;小茹則是最悶騷,欲拒還迎的樣子每每挑起男人的獸欲,在加上...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