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噗噗…噗噗…噗噗……听到这个声音就知道美如回來了,我赶紧跑到樓下去帮忙 把摩托車停好。

美如是我老婆的妹妹,老婆一共兩个妹妹,美如是大妹。

美如:“姊夫,不用麻烦了,我自己來就好了。

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啊?” 我:‘不就是为了等你羅!’一伸手就直接往屁股的方向摸去。

美如... More

记得读中学的时候,我因为迁家而转读到这一所新学校,认识了隔离位元的同学林富成,亦因此与阿成的一班朋友相熟。这班“益友”都是喝玩乐,无心向学之流。

我们在这个年纪对异性充满好奇和幻想,其中一个绰号叫洪哥的更加夸张,口边种是离不开”性器官”的字眼,任何时候都有一两个贪玩的女孩子给他左... More

七月的台北,摄氏30度的午后,挥汗如雨的我。

其实要不是绮丽姐姐早上打的那通莫名其妙的电话,我这时应该是舒舒服服的窝在家里头,吹着冷气,喝着冰红茶,看着精彩的有线电视节目。

真是...不过这样也好,等待多时的机会搞不好就是今天了!!

我摸摸口袋,那一小瓶药水似乎正发散出无... More

在一个明媚晴朗的春日,彭妮和约拿•普林格尔在家乡的小教堂里举行了婚礼。彭妮对约拿有犯罪前科的事情一无所知,她还在心里憧憬著一个长久而幸福的婚姻生活。

事实无情地粉碎了彭妮的美好憧憬。就在他们度完蜜月刚刚两周,警察查实了约拿所犯各种罪行,来到他们家逮捕他。彭妮感到非常震惊,眼睁睁看... More

眼看着就要到八月十五了,春红看着远方又想起妈妈和妹妹了。前年,春红的爸爸因肝硬化,突然去世了,家里只剩下妈妈和妹妹。她知道只有两个女人的家是很清苦的,所以每逢过年过节,都求丈夫把把妈和妹妹接来,一家人过节可是春红最快乐的事。

可她又犯起愁来,怕丈夫二德子不同意。但她是有信心的,因... More

初恋时正在厂里上班,那时候三班制,休息的时候较多,特别是可以存班轮休和遇上大转班的时候,可以去很远的地方玩玩。

组里来了一位活泼可爱的美女,在我猛追之下哪能不缴械投降,自然,天空也明亮了,生活也是充满阳光,一时间,彼此爱得你死我活。

当初就是看到她的照片才猛然心动︰学生模样,...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