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早晨的太陽已經照亮了潔白的窗簾,照射在我乳房上,令我悠悠睡醒。除了腿上的一對紫色吊帶絲襪和吊襪帶,我的嬌軀一絲不掛。正準備穿回衣服上班時,我才想起今天是星期日。

回頭看看,躺在我身邊的兒子君俊睡得正甜,他跟我同樣全身赤裸,但陽具上就沾滿了精液。我不由得心中笑道:「難怪,要不是今天... More

是我讀大學的事情了,那時候在南部讀書,我跟女友小雪偷偷地在外面同居。

第2年的的時候微積分被當,所以暑假就留下來暑修,而我女友家教嚴得台北家裡待著。

暑修得時候就我們班就剩下我跟另一個女同學雨玲了。

說到雨玲不得不說一下,他可是我們班上的夢中情人!因為我的關係,她跟我女友... More

「你們想把我怎麼樣?」

雖然以間諜的身份成功的進入了敵國的秘密基地,可在一次行動中不慎被捕。在經歷了嚴刑拷打被迫自白後,那個男間諜被帶進了一件漆黑的屋子,他朝著黑暗中大聲的叫喊著。

「你已經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情報可以提供了,現在的你對於我們來說只是實驗的材料。」

不知從房間... More

在某家公司裡……..

女主任踢到了垃圾筒罵道:「喂!清潔工!垃圾桶不要放在這邊,像你這種四十歲的中年男子已經沒幾個人會再聘請你了,小心點!」

我:「是!是!不好意思~我馬上處理」

我心裡罵道:「幹!遲早幹了你」

她是這個部門最大的人,三十出頭沒有結過婚,是冰山美人那一型的,... More

讀高中最後的那一年,母親由於怕我過份的依賴家裡,硬要我嘗試自力更生。

就在人生最珍貴的高中最後一個暑假裡,母親竟為我安排了生平的第一份工作。

那是在一個雜貨小店裡當跑腿,也就是什麼都得做。

真不知母親是怎麼想的,我自己雖便也能找到比較輕鬆的工作;如為國小生補習、或當電腦資... More

與女友分手都快兩個月,但現在想起來,我想的女人並不是前女友,而是部門的Locita,其實我喜歡她已經很久了,她曾是我們公司的秘書,從她進來公司第一見面我就喜歡上她了!

雖然當時有女友,但我還是想辦法追她,可惜事與願違,她後來跟我的好友Nico交往,兩年後她離職,之後我沒有她任何消...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