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打開窗戶,可以看見對面山峰上永不融化的積雪。沈睡萬年的雪峰,與我如此的接近。我想起了櫻。她現在還好嗎。

有人敲門。我開門,發現是她。她說:「我火機沒氣了,借你用用。」「桌上,自己隨便用。」這是一個聰明冰雪的女人。我們僅是從那個繁華的城市出發的列車上的相遇,只一天一夜,便彷彿老朋友... More

那是在我讀大二時發生的故事了,現在回想起來心房仍要陣陣狂跳。

記憶中那一年的夏天非常的熱,南方的天氣又是悶悶的那一種,火熱的太陽已經落下好久了,餘溫還是很高的。我們表演系的女生都特愛乾淨,每天的晚餐前一定要到學院浴室洗澡,仔細的一番沐浴後,還要爭先恐後的往各自的身上塗抹上各式各樣... More

丈夫已經五個月沒有碰我了﹐總是說怕影響小BABY﹐也許是隆起的肚子﹐令他不感性趣吧…..

但我覺得自己非常需要他的愛撫﹐因為懷孕的緣故﹐皮膚也變得水嫩嫩的﹐摸起來滑如絲緞﹐而原本32C的乳房也增大到36C….

乳頭也十分敏感﹐連與衣服摩擦都會感到一陣酥麻…﹐但因為所有的胸罩都穿不下了﹐所以只好... More

女人越來越多,我應付起來也越來越累,還在春節假期並不長,很快就要結束了,我要回去好好禁禁欲,恢復一下自己的身體。

女人都有些不捨,岳母當然是捨不得樂怡離開沒人照顧,而小姑媽、樂萍、樂茹、樂茜,還有不久也要離開的施曉梅,一個個都眼淚汪汪的。

離去前的第二天,大家又聚在一起吃飯,... More

王美美,今年十八歲,剛剛會考畢業。畢業了,是多年來的夢想,標緻著自己可以自立了,若不想再升上大學的話,便可以獨立工作賺錢了。

這也是她的夢想實現的第一步,她已「恨」得很久了。她的興奮還沒有完全過去,六時左右,電話響了。她溫柔地喂了一聲,道︰「找誰?」

「我把聲你都唔認得?」

... More

寒假過沒幾天,Julia接到了一通電話、對方要約人家見面和談個事情-打電話的人是小戴老師,她是我家達爸的班級導師,而她和我家達爸之間的”孽緣”、這裡就不多說了;只是,Julia並不意外她會打這通電話給我,但Julia意外的、則是小戴老師打電話過來的時間,比我預期的還要晚上了好幾天。

但這樣的預期落差...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