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那是在差不多去年的這個時候,也是個下著雨的晚上。那天已經很晚了,我送她回家。她父母住在郊區的家里,平時她一個人住的。(呵呵,明明就是給我機會嘛)因爲雨很大,我們都沒帶雨具,從車上下來雖然到她家不遠,但走到她家樓下時差不多都濕透了。

她讓我進屋洗把臉再走。我洗完臉走到客廳,她給我泡... More

提前下班後的婷婷跟平常一樣回到公婆家去吃晚餐,利用這短短的一兩個小時的時間和小孩相聚,吃完飯後哄小孩入睡後婷婷離開公婆家回到她和先生所居住的家,打開門後漆黑的房子讓婷婷覺得很孤單,而這時她先生卻是遠在地球的另一端辛勤的工作著,雖然說婷婷在先生被派駐到美國分公司的時候曾經和他一同過去... More

深夜十二點,我剛剛洗完澡,只穿了純白的大件襯衫,半躺在落地窗前的沙發上。聽著輕松的爵士樂,眼睛注視著遠方高架橋上的車流,由左而右移動著,一個接著一個,斷斷續續地。……我只是無意識地看著,偶爾也看看落地窗上深藍色的窗,以及房間里昏黃且舒服的燈光。

偶爾會這樣發呆。

過了很久我才... More

家馨,友妻,膚白高鼻,明眸绛唇,端莊冷豔,有點冰山美人的味道,在我們這幫她老公的朋友面前常常不苟言笑。

盡管我和她已經很熟了,可是她有時見了我連招呼都不打,搞得我很尴尬。

所以雖然她是我喜歡的類型,可是因爲一是朋友的老婆,另外再加上她那恬淡如小龍女的性子,一直都不敢有什麽非分... More

愉快地渡完蜜月,我發現自己現在已經在一個完全不同的地方生活了!作為過埠新娘,香港還算是個好地方,每天早上起來幫丈夫做好早飯、等他上班後,我就可以到處去品味這顆美麗的東方明珠了,維多利亞港、會展中心、大嶼山,我用了一個月時間慢慢地欣賞。

今天,我去了旺角,買了幾件衣服給老公,回到家... More

某天我們在大街上邂逅。我一眼就認出了她,她還是那樣驚人的美麗隨後的一個月裡,我經常邀她出來玩,有時也到我家。我們都已是成人,當然知道感情是怎麼一回事,也知道只存在於我們倆之間的偷偷交往給我們帶來的身心愉悅。我們彼此之間的欲望越來越強烈,舊日的戀情蘇醒了。

今年七月的那一天,在我的...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