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我有一個好朋友叫做亞倫,所謂物以類聚,臭味相投,賤男是我和亞倫代號,晚晚都要浦夜店,大玩無後顧之憂的一夜情緣,經常跟陌生女子上床,胸大如山,平如機場跑道,只有殺錯,從沒有放過.

今晚我們再又出動,手捧杯中物,細看池中魚.

亞倫拍拍我的肩膀說:[有兩條海鮮(美女騷貨)正向我們游過來!不可以放生,來吧!go!go!]... More

我的姐姐最近遇上了不幸的事,姐姐與姐夫因為交通意外.而生離死別,姐姐雖然僥倖死裡脫險,可是痛失至愛,精神上飽受打擊,每天以淚洗臉,聞者傷心,見者流淚,身為姐姐唯一的親人,感同身受,也流下男兒淚.現在我從校園搬到姐姐家裡居住,以便照顧神智不清的姐姐.

已經是姐夫去世一個多月了,姐姐仍然頹喪,念念不忘去... More

我叫做明基,我自少就愛心攝影,拿著姊姊的傻瓜數碼相機,看到什麼有趣的都拍下來,今年生日,姊姊送了一部單鏡反光相機給我,當然喜出望外,全套專業的裝備,有多本雜誌都曾經推介,除了價錢貴之外,一般門外看根本不可能有認知,姊姊竟然懂得選購,我高興得擁抱著她,還要送上香吻.

沒有課堂的時間,我都會拿著新相機,... More

一天我和大林喝完酒,就到歌廳唱歌,邊喝邊唱,陪唱的小姐漂亮,有會拿情,喝多的我想把她帶回家好好的玩玩,但老板說什麼也不讓,說耽誤生意,我借著酒盡和老板打了起來,眼看我吃了虧,大林在後邊一啤酒瓶子,打在了老板的後腦海,當時就死了。我的酒也嚇醒了,我拽著大林說快跑,但大林喝的太多了,說... More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曾想有段浪漫而又刻骨銘心的戀情--即使短暫如夏日嘶
嗚的空蟬,也足以品味一生一世。絕不在於那份曾經擁有、天長地久,而是夢裡
的感覺、回憶,無悔付出的證明。

    慾望是需要勾引的,它像是深海裡的魚;有個男人曾經對我這樣說過。

    性,就像是毒品... More

美華生在陝西鄉村地區,一個普通農戶裡,因為媽媽生了兩個都是女的,父親還是想追一個男丁,結果被村里書記發現了超生..他們常常以此脅迫美華一家,但美華一家本來就沒甚麼錢,又那有錢去賄賂他們?在迫不得意

下,唯有讓長女美華去當他們的家傭~

16、17歲的美華,一個人去了那書記家裡當... More

在春藥及營氧劑的效果消失之前,琳娜已經足足洩了三天三夜。

在不知道昏了幾次過去後,崩潰了琳娜才感覺到那讓人發狂的無盡快感終於停了下來。

而拘束著自己讓自己痙攣不斷的可怕機器也在電力及營養劑消耗一空後才終於打開了束縛,並緩緩的打開艙室讓琳娜看到外面。

她發現,當艙室打開後,... More

「噹~~」手機鈴聲再次響起,原來又是我那任性的小表姊打電話來,表姊打來總不能不接吧!無奈地拿起了手機:「幹嘛……」保持一貫的作風——就是懶。當然,對付親戚以外的女子不可能是這樣的口氣啦!

電話那頭傳來算美妙的聲音:「我媽叫你今晚回家吃飯。掰~~」

哇靠!只顧自己說,我是答應了...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