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第一章)

「叮鈴鈴」

已經在車站等候半天的孟宇看著屏幕上陽城當地的號碼,心道: 「終於來了」

今天是孟宇第一次來陽城,是來參加大學同學孫偉的婚禮的。在坐了三個小時的車從省城到陽城,到達陽城的時候天色已晚。

在通知孫偉自己已經到達陽城車站之後,孫偉說自己在忙,會讓朋友開車來接他。

他也能理解,畢竟結婚前的瑣事確實比較多。

可這一等就等了半個多小時,不知道他是忙忘了自己這個老友還是怎樣。好在最後又終於來了。

接通電話之後,話筒里傳來帶著當地土味的普通話: 「餵,是孫偉的同學嗎,我是他哥,已經在車站南門了,你在哪啊」

聽到這跟孫偉同款口音的普通話,孟宇不由的會心一笑,回道: 「恩,我在候車廳,這就出來,大哥你什麽車」

待到電話那頭傳來車輛信息,孟宇才往門口小跑過去。

剛一出車站,孟宇就看到路邊停著的打著雙閃的SUV,走上前去,孟宇便看到駕駛位置上坐著一個三十左右的漢子,身材微微發福,一頭利落地短發,脖頸上掛著一條大金鏈子,儼然一副小老板的模樣,這應該就是孫偉的堂哥了。

孫偉在日常聊天間,倒是經常提到他這個堂哥,孫偉畢業之後就回家跟他這個已經發家的堂哥一塊做些淘寶生意,開始兩年這個堂哥倒也提攜了他不少,去年開始孫偉才一個人出來單幹,所以說這個堂哥算孫偉的貴人也不為過。

孟宇趕緊上前打招呼: 「大哥,我是孫偉同學。」

而孫偉大哥也將頭從副駕駛轉了過來,孟宇也才看清他正臉,單眼皮粗眉毛,不大的眼睛里偶有閃爍精明,皮膚曬得黝黑,此時面色帶著一點潮紅,從孟宇剛才觀察到的情況來看,他剛剛應該是跟副駕駛上的人有一些爭執。

孫偉大哥打趣道: 「小偉跟我說車站直接找最帥的,果然啊,上車吧。」

孟宇尷尬地搖搖手,才拉開後車門上去。

一開車門,孟宇就聞到一股濃郁地香味,余光中他又看到副駕駛上面坐著一個黃發微卷的女子,從頭發的卷度和車上的香味,可以知道這女人下午是去了理發店做過頭發的,可惜這個角度看不見對方模樣。

孟宇安坐好之後,車很快啟動了,行駛中孫偉大哥有一搭沒一搭的跟孟宇聊著天。不知是不是車中香味的緣故,孟宇感覺到自己有些心浮氣躁,心猿意馬,眼神不停的瞥向副駕駛的那個女子。

從上來到現在那女生沒有說過一句話,甚至連招呼都沒有打,就自顧自地低頭玩著手機。雖然到現在孟宇都沒能看清她的面貌,可即便只是聞著香味與她長發遮擋著的側臉,孟宇就有些浮想聯翩。

果然,男生都喜歡長頭髮的女孩子。

心不在焉地同時,孟宇也不禁懷疑,難道自己一年沒碰女人,饑渴到這種程度了嗎?連個不見正臉的人都有想法。

「小宇,你家是哪邊的啊」,孫偉大哥問道,兩個陌生人聊天也只能從姓名籍貫聊起,從先前的對話中兩人也已經通了姓名,原來孫偉大哥叫孫宏,邊上的女人就是他老婆趙茹。

「鄭州的」孟宇下意識地回答道。

孫宏聽到這話倒顯得有點興奮,帶著討好的語氣朝著副駕駛說道: 「那你跟你嫂子是同鄉了啊,是吧?小茹。」

可他副駕駛的趙茹卻沒有回應,仍舊低著頭玩手機,顯然兩個人還在冷戰中。

孟宇聽到這話倒是心頭一動,這可是搭話的好時候啊,趕忙親切的問道: 「哦哦,嫂子鄭州哪邊的啊? 」

孫宏為了化解車內尷尬的氣氛,緩和跟自己老婆的矛盾,胳膊肘子一推自己老婆,說道: 「小宇問你呢。」

趙茹不耐煩的一推孫宏的胳膊,卻沒有再繼續沈默,而是冷清清地回到: 「金水區」

見趙茹開口,孫宏松了一口氣,孟宇也心下暗喜,一路上不停的跟趙茹聊著家鄉的一些事情,漸漸地趙茹的語氣也不如剛才冰冷,開始帶著生機,如清泉流過,讓孟宇心頭的那股瘙癢更甚。

十幾分鐘後車就開到了當地的一家叫做「喜來居」的飯店,這才一塊下車。

在這過程中孟宇終於看清了趙茹的樣貌,只是他看一眼就楞住了,一頭齊肩淡黃色卷發下,雪白的瓜子臉上,一雙眼睛大又亮,宛如黑色明珠,下車前才補完口紅的小嘴,圓潤殷紅,真真的殷桃般的嘴。臉上雖不再是膠原蛋白滿溢,但也多了幾分成熟女人的風韻。

酥胸豐滿挺拔,雖未入夏,但天氣已經開始灼熱起來,所以趙茹里面穿著一件白色紡紗連衣裙,外面披著一件淺藍色牛仔外套。當她下車時,微微一彎腰,孟宇分明能感受連衣裙下那一對豪乳的晃動,波濤洶湧。

深邃的事業線如同深淵,卻讓人只想沈淪其中。再看一眼她的腰,標準的水蛇腰,感覺也就盈盈一握的樣子,不知道它是如何支撐得住那對豪乳的。

及膝的連衣裙被豐腴的臀部撐住,像一輪彎月一樣優美。

小腿纖細,沒有一絲贅肉,裹著一雙亮白色的絲襪,更顯腿型優美。

腳上踩著一雙白色低幫帆布鞋。孟宇略一比對,發現趙茹的身高在一米六八到一米七之間,算的上高挑了。

沒想到自己剛來陽城就遇到如此美女,這才是真真的美女,不是網絡上那種整整容,化化妝的網紅。

雖然這個美女已經名花有主,不再青春,可這少婦的身份反而讓孟宇更顯興奮。

三人從車庫上來的時候,孫宏一直想要上前摟住趙茹,而趙茹卻表現出很明顯的抗拒,整個人小跑到孟宇邊上,將孟宇夾在兩個人中間,一副拒絕接觸的樣子。

孫宏臉色陰沈,但有第三人在場,也不好發作,孟宇站在兩個人中間雖然有些尷尬,但呼吸間盡是趙茹身上的香味,眼角余光全是她秀美的側顏,所以這段路程算得上痛並快樂著。

一到二樓,孟宇就看見穿著便服在門口迎賓的孫偉對著自己招手。雖然貪戀與趙茹美色,但此時不好太過明顯,趕緊上前握住孫偉的手,將黑臉二人組甩在身後。

「好久不見,有點小帥啊」看著一身休閑西裝的孫偉,孟宇調侃道。

孫偉倒是毫不謙虛: 「一般一般,陽城前三,畢竟明天做新郎嘛」

兩人又是一番客套,孫偉這才領著孟宇到一張桌子前面入座,此時圓桌上已經坐了五個人,在孫偉的介紹下,孟宇知道這些人都是他本地的朋友。

一看在座沒有自己認識的,孟宇才問了問孫偉: 「這次大學同學請了幾個啊」

「就你一個「孫偉回道。

孟宇表情一滯,才誇張的說道: 「感動!真愛!」

他倒是知道孫偉性格內向靦腆,所以他大學期間朋友倒是很少,而且與他交熟之後,他這個人嘴比較毒,經常損人,所以就算交了朋友也很難相處下去,但此次結婚就請了自己一個,倒是讓人頗為詫異。

兩人在一番閑扯之後,孫偉招呼了一聲,又起身到門口迎賓去了。

左右都無認識的人,孟宇左右打量,才發現趙茹此時就在自己隔壁桌,與其他女賓坐在一起。

此時趙茹目光也看了過來,孟宇挑眉一笑,趙茹也微微點頭以做回應,然後撩了撩頭發,低頭看手機去了。

其實孟宇帥氣多金,女人緣一向不錯,所以看到趙茹一副冷淡的模樣,心里不由得有點失落。本來老友結婚的喜氣,全被沖散了。

周圍賓朋滿座,熱鬧非凡,可孟宇卻感覺自己有點孤單。

看了眼桌子那邊孫偉幾個朋友用家鄉戶交談,孟宇也聽不太懂,無法加入,這才拿出手機打發時間。

半個小時之後,二樓包間內的八桌宴席已經全部坐滿,孫偉也已經回來跟孟宇坐在一桌,酒席很快開始,在孫偉的帶動下,這桌子倒也熱鬧了起來,喝了不少酒。

酒過三巡,孫宏滿臉通紅,拿著酒杯過來敬酒,「小偉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來,大家一起喝一杯。」

他倒也爽快,不到一兩的白酒一口就幹掉了,看他此時搖搖晃晃的樣子,顯然前面幾桌也是如此。

敬完眾人,孫宏又往他趙茹那桌走去。

孟宇看到孫宏站在趙茹身後,一手舉著酒杯說著場面話,一手按在趙茹的肩膀上,此時趙茹向前傾著身子,而且她眉頭緊皺一副不耐煩的表情。

奇怪的是他們夫妻這種情況,那桌上的人也沒顯出多大波瀾。

敬完酒之後,孫宏見趙茹還是一副掙紮著的模樣,心下也是大火,死活要趙茹跟著他去別的桌敬酒。

開始趙茹還是一動不動,片刻後孫宏沒了耐心,開始拉扯著趙茹起來,扯著她外搭的牛仔外套把她拎了起來。趙茹畢竟是個女的,哪有發起酒瘋的孫宏力氣大,盡管用力下坐,卻還是被提拎了起來。

他們周圍的親戚間孫宏發起酒瘋,場面有點失控,也開始勸說起來。

這邊孫偉見狀上前,孟宇也沒來由的跟了上去。

孫偉拉開他堂哥,而孟宇則護住趙茹,這才將兩人分開。

可孫宏此時早已酒精上腦,端著酒杯遙指著趙茹: 「趙茹,你別給臉不要臉,你已經給了我好幾天臉色看了,今天你不喝也歹喝。」

而四周圍過來的人也越來越多。

站在趙茹邊上的孟宇卻看見趙茹頭一擡,眼眶泛紅,蓄滿了眼淚,卻沒有落下,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讓人心疼,孟宇有心教訓孫宏,可一來自己也不了解兩人之間為什麽搞的如此僵硬,二來自己畢竟是客,不好發作。

見孫宏還在發酒瘋,許是不想破壞宴席的氣氛,趙茹含著淚拿起酒杯,帶著哭腔道: 「好,我跟你敬酒。」

孫宏見趙茹服軟,也被安撫下來,從鄰座拿起一瓶白酒,給自己斟滿,又上前給趙茹斟了半杯,一拉趙茹胳膊,就往下桌走去。勸架眾人見他夫妻安靜下來,也沒在做什麽,假裝一切都未發生。

畢竟在這種場合下,安安穩穩吃完這頓飯最重要,誰也不確定再鬧下去孫宏還會發什麽酒瘋。

孟宇看趙茹這副勉強的樣子,心中微微發酸,可也只能默默坐回位置。

孫宏與趙茹一桌一桌敬酒,又將孫宏已經敬完酒的三桌重新來了一遍才罷休。期間孫宏又給趙茹加了半杯酒,八桌下來,趙茹也有三四兩酒下肚,臉蛋紅撲撲的,眼神中帶著水光。竟看的孟宇憐惜散去,色心大起,暗道好一個極品少婦。

其間孟宇跟趙茹對此眼神交匯,許是感謝剛才孟宇的幫襯,趙茹不再像之前那樣冷冰冰的,每次對視都會勉強擠出一分笑容,更是讓孟宇心頭一熱。

而孫宏則一副喝多了的模樣,回到自己座位後便靠在椅背上瞇了起來,直到宴會結束。

宴會結束,趙茹跟著同桌的女眷下了樓,看都沒看孫宏一眼。

在孫偉他爸的示意下,孫偉不情不願的招呼了兩個朋友架著孫宏往他家走去。孟宇故意拉著孫偉走在後面,打探起他堂哥堂嫂的情況。

在之前的聊天中,孟宇是知道他堂哥堂嫂的情況的,還是比較恩愛的。

孫宏當時剛畢業就回老家,又沒什麽錢,而趙茹卻是地地道道的鄭州本地人,當時趙茹父母就不想女兒外嫁,更別說嫁給一個什麽都沒有的窮光蛋了。

可是耐不住趙茹非君不嫁,軟磨硬泡,做了不少工作,這才讓自己的父母同意,婚前是有情人終成眷屬。

而孫宏也沒有辜負趙茹的情意,畢業八年就有了不菲的身家。上次孫偉聊天時透露,去年他哥的凈收入已經有四百多萬,雖談不上大富,也已經相當殷實了,按理說這應該是happyending的童話,不知道怎麽會鬧成今天這樣。

知道孟宇好奇,孫偉也不偏不倚的將事情經過說了出來。

原來這兩年孫宏生意越做越大,在當地也算是個小老板了,貧苦出身的他,如今一暴發就有點飄。

飄這個字是孫偉的原話,現在的孫宏走到哪里都要講究排場,本來做淘寶生意不太需要應酬的他,在發家之後,也開始大小酒局不斷,更是流連ktv酒吧這些風月場所。

而且好面子的他,出手非常闊綽,很快就鶯鶯燕燕環繞左右。

正應了那句老話,沒有不偷腥的貓。其間孫宏與多個女生有染,趙茹又是個精明的人,孫宏那點遮掩的把戲在她面前完全不夠用,兩人如今大爭小吵不斷,最近趙茹逛街更是撞到孫宏牽著一個女人手逛街,這才有了今天這個場景。

言語間,孫偉也是對自己這個堂哥有些意見。

聽完這些,孟宇是五味陳雜,心疼趙茹的同時,心中也有別樣的想法升騰。

不知怎得,打今日一見趙茹,孟宇就感覺自己魂被勾走了,眼角余光里離不開趙茹的身影,就好像她是現世里的鬼魅妖姬,輕易勾起自己心中的情感。

明明她眉眼,舉手投足間沒有分毫媚氣流轉,可那帶著些冷淡厭世的表情,卻總是在不經意間勾住孟宇所有的註意力。

飯店距離孫偉家不算太遠,眾人架著喝醉的孫宏也才走了二十分鐘。

進去之後,孟宇發現人群中坐在沙發邊上低頭玩著手機的趙茹,與周圍的熱鬧喜慶,格格不入。

在孟宇眼中就感覺周圍是灰色,只有趙茹是彩色的。

眾人將孫宏安頓到偏房之後,又出來聊了半天,而孟宇也借著聊天的由頭,坐在趙茹對面,眼神總是若有若無的落在她身上。

十點左右,眾人開始拉出麻將桌,撲克牌,準備開始打牌。這邊婚禮的習俗是結婚前夜,新郎不能睡覺,需要「守富貴」,一直打牌到天亮。

而這正好給了孟宇借口,孟宇推脫不懂當地牌法,加上長途勞累,準備回酒店了,雖然再見不到趙茹心中很是可惜,可勞累也是真的。

可惜孫偉準備帶他去已經開好的酒店,那邊麻將桌上湊齊了四個人,撲克牌也已經湊齊了一副,可還剩三個人無法湊成一局。眾人左右刁難,不讓孫偉出門,讓孟宇幫著守夜。

就在孟宇心下煩躁,局面僵住的時候,坐在那邊玩了半天手機的趙茹突然起身說道: 「我帶他去,正好我也準備回去了」

聽到趙茹要走,孫偉試探著問道: 「那大哥呢? 」

趙茹冷淡的回道: 「就讓他睡這兒吧,他明天不還要幫你開婚車去接親嗎? 」

孫偉一聽,連聲道好,這才把早已開好的房卡交給孟宇,並跟趙茹交代了酒店的情況,然後就被他朋友按在桌上開始打牌了。

看了眼還在呆呆楞楞看著自己的孟宇,趙茹輕笑一聲說道: 「走吧,我送你去酒店休息」

孟宇這才回過神了,拎起背包,跟在趙茹身後,兩人一前一後,雙雙出門。

路過孫宏房間時,孟宇聽見他鼾聲如雷,睡得正香。第二章

夜色已深,涼風蕭寒。

剛一出門,只穿著一件T恤的孟宇就被一陣冷風吹得打顫。

孟宇剛準備披上外衣,擡頭又看到前面的趙茹也緊了緊身上的牛仔外套。他猶豫著要不要將外套借給趙茹,此時又是一陣陰風吹過,揚起趙茹的長發,也將她頭發上特有的馨香吹送到孟宇鼻尖。

帶著女生特有味道的香味壯大了孟宇的膽子,他抖了抖手中的外套,便上前將它披在趙茹身上。

趙茹在前面徑直走著的,但顯然沒料到孟宇如此直接莽撞,在衣服落到她肩膀的時候,整個人明顯一抖,下意識地彎了個腰往前疾走兩步,這才回頭查看身後的狀況。

當看到孟宇雙手拎著衣服呆楞在那里的時候,這才反應過來剛才原來是孟宇想給自己披件衣服。

那邊孟宇看到趙茹下意識往前逃跑後,臉瞬間紅了,整個人僵在了那邊。

我這是這幹嘛?為什麼問都不問就做出這樣的事情?她會不會覺得我孟浪?

趙茹好像看出了孟宇的尷尬,輕聲說道:「沒關系,我不冷。」

語氣依舊平淡清冷,可她嘴角漾起的微笑,讓孟宇瞬間解凍,活了過來。

身後的路燈好像一輪掛在趙茹頭上的月亮,使得趙茹整個人沐浴在明黃色的光輝之下,讓逆著光的孟宇很難看清她隱藏在燈光中的容貌,可好在還能看到那一抹嘴角掛著的笑容。

趙茹笑容雖不明媚,甚至顯出一些清冷,但微風吹起她白色裙邊,吹亂她一頭秀發的時候,孟宇還是覺得她像絢爛花圃中的百合,清冷月亮里的仙子,是世上最美的女子。

「走吧,我帶你去酒店」趙茹理了理被風吹亂的頭發,轉過身繼續向前帶路。

趙茹轉過身走了兩步後,孟宇才緩過神來,將衣服掛在手臂上,跨步上前,跟上趙茹。

孟宇身處陌生的城市,走在陌生的街道上,心中卻沒有半分隔離感。

兩人都沒有出聲,只有風在說話。

孟宇踩著趙茹落在身後的影子,踏著與她一致的步伐,內心有的是久違的充實。

這一刻,周遭場景變換,他好像走在高中時的小路上,擁有了最純粹的喜歡。

酒店不是很遠,一會兒功夫兩人便到了。正自我陶醉的孟宇顯然沒註意到前面的趙茹已經停在酒店門口,仍自顧自地向前,剛好就同正轉過身來的趙茹撞了個滿懷。

「啊……」趙茹本就高挑,孟宇又正好低頭盯著趙茹的影子,額頭與嘴巴相撞,趙茹忍不住發出一聲悲鳴。

同時趙茹胸口豐滿的豪乳也是與孟宇的胸膛做了個親密接觸,剛轉完身,還沒站定的她被這一撞,沒了重心,整個人向後倒去。

孟宇先是本能地用手捂住被撞到的嘴巴,但是看到趙茹向後傾倒的同時,又下意識地上前一步,右手向前伸去,想要抓住趙茹。好在孟宇平日里有鍛煉不綴,反應迅速,一把抓住她胸口的衣領,止住了趙茹後倒之勢。

可如此一來,兩個人姿勢就顯得相當怪異。

趙茹整個人呈斜角定在空中,一臉驚魂未定,而孟宇則是右腳欺進趙茹兩腿之間,左手捂著嘴,同時右手抓著趙茹白裙胸口的衣領,瞪大了眼睛。

原來,由於趙茹胸口衣領被抓,她整個人又是向後倒的姿勢,使得裙領被孟宇拉的變形,胸口大半風光都盡情展現在孟宇目光之下。他此時不僅看到了白裙下黑色的胸罩,胸罩外裸露的半邊乳球還在上下晃動,看得孟宇目眩神迷。

此刻回過神來的趙茹,眼波帶水,臉色羞得通紅,跟白膩的胸脯對比明顯,急得說不出話來,一雙小手忍著羞意握著孟宇抓在自己胸前的大手上,將它向上推著,想要脫離此刻羞人的情景。

可孟宇抓的嚴實,她再怎麼推拒也只是將自己的領口拉的更開,暴露出更多的美景。看著孟宇色瞇瞇的盯著自己胸口,趙茹急的快要哭出來,眼睛里蓄滿了淚花,帶著哭腔對著孟宇說道:「你松手!」

這一聲才將孟宇的魂叫了回來,看清此時的尷尬的情形後,孟宇臉色慌亂,趕緊將頭轉向一邊。

他本能的撲救,也沒想到會造成如此局面。最為尷尬的便是自己剛才盯著人家走光的胸口楞楞出神,這讓自己如何面對她啊?

腦中痛罵著自己,可一想起剛才趙茹胸口旖旎的風光,心下又是一蕩。

孟宇不敢聽趙茹的話真在這種時候松手,那樣趙茹必然會摔的不輕。他想著先把趙茹扶正,再去解釋,右手用力將趙茹拉起來幾分,可趙茹顯然不知道他的打算,看他用力拉著自己衣領,以為他得寸進尺還要占自己便宜,按在孟宇手上的雙手推拒地更加用力。

兩相用力之下,「刺啦」一聲,本就輕薄的白裙,終於不堪重負,從趙茹右肩領口處撕裂開來,孟宇手沒松開,趙茹下墜之勢不減,使得白裙開口越撕越大,直撕裂到趙茹左邊胯骨處方才停止,呈一條對角線。

還好下墜關頭趙茹兩手轉推為抓,靠抓著孟宇手腕才止住身形,沒有跌落。可此刻自己上身衣不蔽體,看著孟宇如狼一般散著光芒的眼神,趙茹心下羞惱異常。

還不如讓自己摔死算了!

孟宇抓著裙子的一角,控制不住地用目光掃視著趙茹的上身,豐滿的乳房沒了裙子的遮掩,更顯碩大。平坦的小腹當真盈盈一握,再往下亮白色的絲襪下那一抹黑色讓人心潮澎湃。

克制著心中不住升騰的欲望,孟宇艱難地從趙茹胸口移開目光後,趕緊雙手拽住趙茹手臂,將她扶正站穩。

「對不起,對不起」

孟宇一邊不停地重複著道歉,一邊將自己的外套披在趙茹胸口,擋住那誘人的風情後,這才後退兩步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

孟宇看著趙茹站在那一動不動地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心下有點揣揣難安。

有心想要緩解這壓抑的氣氛,又不知道說些什麼的他左右打量之後,才對著趙茹說道:「周圍沒人。」

本來是一句想要趙茹心安的話,說出來之後孟宇自己都感到尷尬,畢竟剛才所有好處全被他本人看光,周圍有人沒人,對趙茹來說也好不到哪去。

站在原地,止不住的委屈在趙茹心中滋生,自己一個人遠嫁至此,老公外遇,既沒有朋友安慰,心中的倔強也讓他不敢跟父母傾述,畢竟當初要死要活地求著父母答應自己嫁給孫宏的是她自己。

更委屈的是晚上孫宏死命拉著自己敬酒,明明是他先外遇出軌,他竟然還嫌棄自己給他臉色看,當著那麼多親戚的面鬧了起來。現在更是身子都被面前這個剛認識幾個小時的男人看光了。越想越委屈,趙茹整個人開始哽咽起來。

孟宇看著眼前沒有聲音,卻低頭抽動著肩膀的女人,心下慌亂起來,不知如何是好,但也不能讓她當街這樣,要是被人看見,肯定解釋不清,於是對著趙茹問道:「我先帶你上去吧?」

等了片刻發現趙茹並不搭話,孟宇看著遠處走進的幾個人影,知道不能在這樣下去,於是扶著摟著趙茹的肩膀,引導著她往酒店里走去。

趙茹此刻心頭被悲傷占據,同時還一面強忍著淚水,不讓自己哭出聲來,整個腦袋渾渾噩噩,像個木偶一樣被孟宇操縱著往前,等到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被孟宇領進了酒店房間里。

趙茹擡起頭,淚眼婆娑地打量著四周,當看到坐在一旁的孟宇時,嚇了一跳,身子一縮,雙手抱緊胸前,一臉戒備地盯著他,哪怕他此刻離自己遠遠的。

孟宇看著趙茹花了妝的臉,以及她懵懵地打量四周的神情,以及看到自己後的警備,像極了一只柔弱的白兔,讓人憐惜。

知道趙茹對自己存有戒心,孟宇指了指額頭,對著她說了句:「我出去買創口貼。」便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聽到關門聲,趙茹才送了口氣,擡起頭碰了碰額頭,疼的發出聲來。才發現額頭在剛才撞到孟宇嘴巴的時候,磕破了皮,滲出了血跡,剛才竟一直沒覺得疼。

站在酒店門口,讓冷風吹了一陣,孟宇才甩了甩腦袋順著手機導航尋找藥店。正好酒店周圍就有一個藥店,孟宇很快買好了創口貼回來。

酒店隔音並不好,孟宇在聽到屋內傳來的哭聲之後,放下了準備敲門的手,轉身蹲下,背靠在房門上,就這樣靜靜地聽著。

許久之後屋內哭聲漸漸停了下來,又再等了十幾分鐘,發覺里面沒有異動之後,孟宇這才起身敲門。

門一打開,趙茹清秀的臉龐就映入孟宇眼簾,此時的趙茹已經卸下了妝容。沒有粉底遮瑕的她顯得十分幹凈,臉上沒有太多斑點,就是顯得慘白,沒了腮紅修飾,更顯清瘦,眼眶周圍紅了一圈,像兩顆腫脹的桃子。

趙茹身上也沒有再披孟宇的外套,而是扣緊了自己牛仔外套上的每一個衣扣。看到孟宇的時候,沒有了之前的戒備,只是微微地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之後便扭頭進了浴室,想來她也已經想明白了剛才的經過,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緒。

孟宇也跟著走進了房間,為了挽回自己再趙茹心中的形象,他沒有關上門,在路過洗手間的時候,發現趙茹正拿著面紙對著鏡子擦拭著臉上的水珠。

雖然剛才看趙茹已經清洗過額頭,也沒有多大的傷口,但他還是將手中的創口貼放在了洗漱池旁,提醒道:「創口貼我放這兒了。」

之後便進到房里,等待趙茹出來。

在等待的過程中,孟宇心情七上八下,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就感覺自己又回到了高考查分的時候,緊張地等待著決定自己命運的結果。

趙茹走出洗手間時,看到房門大開著,屋內孟宇在來回踱著步子,顯得很是拘謹局促,不由得對他觀感好上幾分,看來他也不是那種色中惡鬼,剛才應該真的是巧合。

而孟宇看到趙茹出來,額頭貼著自己買的Hello Kitty的創口貼,就感覺她本來清瘦的臉上多了幾分俏皮可愛,本來激烈跳動的心臟舒緩了幾分。

不等趙茹開口,孟宇搶先解釋道:「剛剛對不起啊,我走神沒想到你會停下來,我真不是故意的!」

剛剛冷靜下來的趙茹,想過前因後果之後當然知道他不是有意的,可自己清白身子被人看去,心里難免還是一肚子氣。可看著緊張寫在臉上,道歉又如此積極的孟宇,胸口堵著的那股氣竟不好意思對他撒,本能地回道:「沒關系。」

說完之後,趙茹又是一陣後悔,怎麼能就這麼輕易原諒他?他眼睛占你便宜的時候可一刻都沒落下!怎麼能沒關系?!

聽到趙茹那句沒關系,孟宇懸著的心才放下。他很是在意自己在眼前這個女人面前的形象,害怕趙茹認為自己是那種無恥之徒。

旋即心中又暗想:「就是留下再好的印象又怎樣,孫偉婚禮結束,我跟她就再也沒有交集了」想到此處,孟宇不由得暗自神傷。

趙茹心中後悔,孟宇心下也是神傷,都在想著事情的兩人誰也沒有說話,使得場面再度尷尬起來。本就不熟的兩人都自覺地不想再提及剛才的事情,如此也就沒有再多話題能聊。

最後還是趙茹打破了凍住的場面,說道:「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孟宇下意識地接道:「那我送你!」

沒想太多,孟宇只想再跟趙茹多接觸一會兒。

趙茹卻說道:「不用了,你又不認路,別到時候我還要再送你回來!」

為了把握最後跟趙茹相處的機會,孟宇說道:「沒事的,我記憶力比較強,再不行我可以百度!」

感覺自己情緒表現得太過明顯,孟宇又跟著小聲解釋道:「我是說,這麼晚,你一個人不安全的……」

看著眼前紅著臉,帶著局促緊張的孟宇,趙茹仿佛看到了大學時期的孫宏一樣,他第一次跟自己搭話的時候也是這個模樣!

知道兩人不能再過親密,要保持距離,可此刻趙茹也還是像當年回答那個害羞的少年一樣,笑了起來,說了聲:「好啊!」

孟宇來不及欣賞那如蓮花綻放般秀美絕倫的笑容,就跟著已經轉身的趙茹出了門。

到了樓下,趙茹並沒有打車,依然徒步走在夜風中。

這次趙茹慢下了腳步,孟宇也沒有再跟在她身後,兩個人並排走著,誰也沒有說話。

可孟宇卻覺得這樣很好!

不知走了多久,兩人就拐進了一個小區,又是七拐八繞之後,趙茹停在一棟樓下。

趙茹轉過身子對著又無意識往前走了兩步的孟宇說道:「我到了!」

孟宇回過魂來,說道:「這麼快?」

趙茹「恩」了一聲,沒再搭話。

看著眼前亭亭玉立的趙茹,孟宇感覺她就是月光下自己最皎潔的夢,不願醒來。

鬼使神差,孟宇說道:「我能上去喝杯茶嗎?」

話一出口孟宇就後悔了,暗惱自己的孟浪。

孤男寡女,大半夜你上去喝什麼茶啊?人家家老公又不在家。

好不容易挽回的一點形象這下又全完了!

孟宇趕忙補救:「算了,我也不渴。」

「好啊。」

文章評價: (3 票, 平均: 3.00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大學學姊要求我內射
好攝之屠遊戲小張篇
我的淫蕩女友Tiffany
在家具展覽場地裡,和美腿學妹做愛
夜市中的暴露
豪乳小姨子跟姐夫
俗氣逼人
沉淪成奴
熟女自白:女兒前男友的奪命巨根
我的大奶女友小瑄
隨機文章:
賣掉姐姐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高考前姐姐無私的奉獻 淫亂往事隨風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