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第一章初聞絲味在90年代後期,這里有一個十分偏僻的小山村,小山村不光偏僻,而且落後貧窮,別說電視機了,就連收音機都沒有幾個,村里不過百戶人口,年年月月土里刨食。

雖然已經到了90年代,快進入2000年新世紀了,但由於小山村十分偏遠,就離最近的鎮上也得坐牛車近兩天的功夫,第一天從早上坐牛車到傍晚可以到大黃村那里借宿歇一晚,然後第二天早上繼續出發,約莫下午時分就能到鎮上。

如果到城里就快了不少,在鎮上等大客車只要半天功夫就能到城里了。

但是土里刨食的小山村農民,那里有錢坐車去城里玩耍,土里的那點糧食都進自己肚子里去了,至於多出的糧食也賣不出什麽錢,而且要走兩天路才到鎮上,基本沒幾個人去賣。

雖然貧窮落後,卻沒多少村里人跑出去,畢竟才90年代,思想開放的人不多,村里人大多還是守舊寧願守在村里的。

但是新一代的年輕人就不同了,總想著見一見外面的花花世界是多麽的美妙。

石土豆,是一個年近十三歲的小屁孩,為什麽說還是小屁孩,因為他不知道是發育慢還是山村口糧不好,快十三歲了還是個小個子,和十來歲小屁孩差不多的樣子。

至今都在隔壁村和一群小孩子們讀書。

村里條件差,周圍幾個村子都沒學堂,最後一起集錢才在靠中間的村子里蓋了個學堂,選了個讀過書的老人教孩子們讀書認字,希望能讀好了,考到城里中學出人頭地。

這天,石土豆放學回家,看見王強,王小山,周小八鬼鬼祟祟的樣子,想了想就偷偷摸摸的跟了過去,沒想到半路上就被他們發現了,石土豆嚇的趕緊跑了。

因為王強,王小山,周小八三人都是十八九歲的人了,而且還是村里的痞子,動不動就打罵勒索小孩糖果,小孩沒錢,也就點吃食。

再就是調戲小姑娘,還有偷東西。

石土豆雖然怕他們,但還是想偷偷摸摸接近他們,因為他們三個痞子經常往外面跑,據說還去過城里,而且他們在一起總說起城里的事情,石土豆偶爾偷聽過幾次,覺得很是新奇,過癮,偶爾還說些黃色的東西石土豆雖然聽的不太明白,但是總覺得莫名興奮,連小雞雞都變大了,變的硬邦邦的,又興奮又有點尿不出來的難受。

石土豆左繞右竄的甩開他們三個痞子後又想起了他們之前聊的黃色東西,心中戀戀不舍,又偷偷摸摸跟過去,只不過這次更加的小心翼翼。

跟了不久,王強,王小山,周小八三人來到一個荒廢的破土房子里,土房子垮了大半,三人在土房子里的身形很是明顯,石土豆趴在不遠處的雜草叢里面,雜草很高,趴下去基本看不見。

石土豆見王強,王小山,周小八在破土屋里往外面掃視了一番後,才偷偷摸摸的蹲下身摸出了件事物,然後三人圍在一起小聲的說著什麽,由於聲音太小,石土豆聽的不是很清楚,又小心翼翼的靠近了點。

哇,你又去城里了,帶了什麽好東西回來?這不是書麽,我又認識不到幾個字,有什麽好看的。

蠢!這是書麽,這是我偷的寫真集!寫真集知道麽?就是黃書!而且全是美女照片,還是彩色的,不穿衣服的那種!真的,快讓我看看!給我,我也看看!別搶,大家一起看!……石土豆聽到黃書,美女,不穿衣服,頓時又感覺莫名興奮起來,小雞雞又有了那種脹鼓鼓的感覺。

哇,這個美女好漂亮的,比隔壁村的那丫頭漂亮了百倍!切,隔壁村的丫頭算什麽……你不是說不穿衣服麽,可她身上怎麽還有兩塊布遮擋啊?什麽兩塊布,這叫那什麽來著,對比基尼!說是這樣穿比沒穿更性感!啥是性感?就是勾引人!確實勾引人,我受不了了,我要來一炮,幹死她,讓她勾引我!我也要來一炮,我選這個翹屁股的,這一頁給我!不行,你翻頁了,我就幹不到她了。

……刺啦~你們幹嘛,把我書撕了!撕了好,咱們一人分一份,找喜歡的美女幹她們。

我要這幾個美女了,真他娘刺激!刺啦,刺啦,刺啦~喔喔,幹死你,幹死你,勾引我。

不行了,不行了,射死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石土豆在外面聽的小雞雞脹鼓鼓的,心里面癢癢的,不知道他們看到的是什麽樣的美女,怎麽勾引他們的,到底是怎麽個刺激法,只可惜他不敢動一下。

過了一會,王強,王小山,周小八三個痞子嚎完喘息了一會,又說了幾句才離開了。

這幾個美女我拿了,晚上再幹死她們!我要這幾個,晚上幹完,再讓她們在夢里再勾引我,我在夢里再幹死她們。

你們就這點出息,過些天我再偷點東西弄點錢,去城里看黃色錄像,比這個強多了!強哥,你帶我們一起去啊,我們還沒看過黃色錄像呢。

切!你們有錢嘛?沒錢,要不強哥你給點?以後還你我這有一塊錢,夠嘛?夠個屁,拿來,等我看了講給你們聽……王強,王小山,周小八三痞子一邊說一邊走了,等人都走沒影了,石土豆才爬了出來,褲襠脹鼓鼓的跑進破土屋里找他們說的那些勾引人的美女,找了半天,除了幾灘腥臭的液體,什麽都沒有找到。

看來他們把美女帶走了,不知是怎樣的美女,不知道晚上能不能夢到她們也來勾引勾引我啊。

直到晚上睡覺石土豆還戀戀不忘。

從這以後石土豆每天都開始留意王強,王小山,周小八三痞子,他還想聽聽那黃色錄像是什麽樣子的。

過了快一個星期的樣子,石土豆終於發現了王強,王小山,周小八三痞子三人的身影。

王強大搖大擺的走在前面,王小山和周小八討好的跟在後邊,一人提著一瓶白酒,一人拿著包花生。

石土豆跟著他們來到了河邊,看著他們折騰了半響,弄了幾條小魚螃蟹才坐在河邊生火烤著吃。

烤著小魚螃蟹,王強慢慢的吃著花生米,喝著小酒,一副享受的模樣。

而王小山和周小八卻等不及了,紛紛叫嚷開來。

王哥,王哥,你不是去城里看了錄像麽,是什麽黃片啊,好看不,給我們說道說道啊。

是啊是啊,有之前那寫真照片好看麽?切,你們就不懂了吧,比那寫真好看多了,那是會動的知道不?而且還不是穿的比基尼,是真脫光光的那種,那滋味就別提了。

王強喝了口小酒,抹抹嘴,回憶著那滋味說著。

快說說,脫光了後怎麽了?脫光了是啥滋味,快給說說。

不不不,脫光了還不是最好看的,沒脫光的才是最好看的。

王強像回憶起了什麽,話鋒一轉又變了。

沒脫光好看?沒脫光那還看個啥?比基尼麽?那是好看,我這幾天幹了她們好幾次了。

切,比基尼算什麽,絲襪知道不?王強又咪了口小酒說道。

絲襪?那是什麽?不知道,王哥快說說。

王小山,周小八急不可耐說著。

絲襪啊,其實就是一種襪子……襪子啊,就我腳上這個?王小山頓感失望,摟起褲子,露出又臟又破的襪子。

滾,哪是你這種襪子,那是女人穿的……女人穿的,那也沒好到哪去啊,不就是花花綠綠的麽。

滾滾滾!那是布襪子!絲襪可不一樣,哪是薄薄的,透明的,會發光,可以從腳穿到屁股上的,就像褲子一樣。

女人穿了腿上亮亮的,好看極了!透明的?會發光?這麽好看?那是……河邊有很多高高的蘆葦,石土豆小心翼翼靠近王強,王小山,周小八三痞子,聽到他們說到了絲襪的時候,雖然不知道絲襪是什麽,但小雞雞卻又莫名的脹鼓鼓了起來。

你們不知道吧,那女人穿了絲襪,那別提多好看了!錄像里的那男人看到那女人穿了絲襪,那眼睛都登出來了!這麽厲害?那王哥你的眼睛也登出來了麽?那是!不止是我,周圍那些看錄像的腦袋都伸直向前看!哇……還有更厲害的,那男人看了那女人的絲襪後,把自己衣服一通撕扯光了,雞雞都露出來了,本來雞雞還不大的,結果你們猜怎麽了?怎麽了?怎麽了?那女的用她穿絲襪的腿在他雞雞上那麽一勾,他雞雞立馬變大了沖起來了!這麽厲害?我也想用絲襪給我勾一下。

我也想,我也想!後來呢?後來那男的抱起她的絲襪腿一通狂親,麽麽麽!那滋味~王強仰著腦袋舔著嘴唇好似回味著那沒嘗過的味道。

王小山,周小八也幻想著。

香麽?好吃麽?腿還不是最好吃的,王強回味過來後說道。

那什麽好吃?那男人從腳一通親啊,親到小腿,又親到大腿,這女的還沒什麽,一直親到她尿尿的地方……尿尿的地方,那能親麽?尿尿的地方,那不臭麽?你們兩個懂個屁!能不能親,那男的不知道啊?沒看他親的多帶勁麽,他腦袋埋那女的兩條腿里就對著她尿尿的地方不停的嘬!不好吃他嘬個屁啊!真的?真這麽好吃?那是,嘬的那女的都受不了了,不停的叫喚,兩條腿不停的擺來擺去,最後嘬的那女的啊的一聲都癱了。

這麽好吃,我也想嘗嘗。

我也是。

後來呢?後來那男的嘬過癮了,咦,酒呢?都讓你們喝光了?還講個屁,再給我弄瓶酒來!王哥,沒了,要不下次再給你弄酒來,你先接著講。

是啊,王哥,講完我們給你弄去。

少騙我,沒酒免談!別啊王哥…………鬧了一通,還是沒講王強,王小山,周小八三痞子把剩的東西吃完離去,石土豆也聽的異常興奮,小雞雞脹鼓鼓的,感覺就像被堵住的火山爆發不出來。

第二章初償絲味自從石土豆知道絲襪後一直戀戀不忘,而王強,王小山,周小八三人後來也沒有遇到過,那個黃色錄像裏的後續情節不知道講沒講過,而這個時候村裏傳出了個新消息,據說村裏的王大憨二叔在城裏當官了,還要給王大憨娶一個城裏的漂亮小媳婦。

這消息一出整個村裏都轟動了!王大憨是誰,那是個二傻子!憨子!自從小時候扒蜂窩被蜜蜂蟄了摔倒水坑裏就成傻子了,就像幾歲的小孩子一樣,隻知道吃喝玩!不過他家裏條件好一些,雖然家裏隻有他爺爺一個,他奶奶去世了,他爸也去世了,是當初山裏打獵遇到狼群,保護了他二叔而亡的,所以他二叔去城裏後一直對他不錯,時常寄些錢和東西回來。

而他媽也去了城裏卻跟另一個有錢的男人跑了。

可沒想到時至今日,王大憨二叔居然在城裏混出了個名堂,都當上官了,還給王大憨找了個水靈靈的城裏姑娘做媳婦。

而且就在七天後就嫁過來,說是七天後就是今年最好的良辰吉日。

隨後七天日子裏,村裏人大多都議論著城裏的那個姑娘是什麽模樣,是水靈靈的?有多漂亮?和村裏人有什麽不一樣的?而石土豆這天又發現了王強,王小山,周小八三人,悄悄的跟在後面聽他們的談話,想知道黃色錄像裏面的那個穿絲襪的女人後來怎樣了。

可惜聽了半天都沒有再講絲襪女人的內容,而是講起了王大憨的城裏小媳婦。

王哥,你去過城裏,說說城裏的小媳婦長的什麽模樣,漂亮不?對對,王哥,你說說,有寫真照片裏的美人那麽漂亮麽?那當然,雖然城裏的漂亮姑娘不是很多,但有的不比寫真裏面的美人差多少!隻不過都穿的太多,裙子也很長,看不清裏面有沒有穿絲襪……最後一句是小聲嘀咕出來的,看來王強也對那絲襪戀戀不忘啊。

真有那麽漂亮?那結婚鬧洞房那天咱們一定要好好耍耍。

那是,當官二叔給憨子找的小媳婦一定不會差!……轉眼就到了王大憨結婚娶媳婦那天了,一大早就屋裏屋外裝扮的紅紅火火的十分喜慶。

隻不過城裏路遠,不知要什麽時候才會到來,不過王大憨二叔畢竟是當了官,應該會有車接送,要比牛車快多了。

來了,來了!時至下午,隨著一聲呼喊,遠遠的,一輛吉普車帶著一輛拖拉機駛進了小山村裏。

哇,還是坐車來的呢。

大憨二叔真是發了啊,都有車了都。

看那拖拉機上好多東西啊,都是嫁妝麽?……王大憨家門口擠滿了村裏人,王強,王小山,周小八三人也混在其中,石土豆也擠到王強,王小山,周小八三人後面聽他們議論。

這時吉普車停了,駕駛室下來一位中年男子,穿著西裝,一副挺有派頭的模樣,正是王大憨的二叔王立社。

王立社下來後走到吉普車另一門邊,拉開車門,隻見一隻穿著紅色高跟鞋的嫩白美腿伸了出來,美白的小腿在下午陽光的照射下閃耀著絲絲光澤,感覺十分的細膩絲滑,頓時看呆了圍著近的老少爺們。

等另一隻嫩白美腿落地後,人們終于看清了新娘的穿著打扮。

一身紅色的貼身旗袍,旗袍兩側一直開口道大腿之上的位置,都快接近腰部了,山村多風,風一吹,旗袍下擺擺動,露出了整條在陽光下發出絲絲光澤的嫩白美腿,如果風再大一些,還能窺見圓潤白皙的半側美臀。

兩隻同樣嫩白的玉臂裸露在外側,隻不過沒有腿上的那種絲絲光澤,頭上蓋著紅蓋頭,看不清模樣,但隻看這誘人的身段就能讓人覺得這一定是個漂亮的新娘。

哇塞!你們看到了麽,這新娘子好漂亮啊!你們看到了麽,她的腿好白,好亮啊!是我眼花了麽,她的腿好像在發光呃。

王強,王小山,周小八三人也開始議論起來。

這這這,這是絲襪吧?沒錯,一定是,跟我在城裏看的黃色錄像裏的絲襪一個感覺!王強目瞪口呆,驚訝中又有些驚喜,帶著興奮的說道。

王哥,這就是你說的那種絲襪?果然好看啊就是,還真會發光,這光挺好看的。

真想上去摸一把看看。

我不光想摸一把,我還想親親看,是不是王哥說的那麽香。

別急,咱們今晚要狠狠的鬧洞房,要把她們都灌醉了,到時候就……石土豆在聽到王強,王小山,周小八三人說道絲襪的時候就奮力往前擠,想看看令他心癢癢的絲襪到底是什麽模樣。

等他擠到前面,看著新娘被喜婆牽著往屋裏走時從旗袍兩側露出帶著絲絲光澤的嫩白美腿後,頓時覺得時間都停止了,周圍的聲音也漸漸遠去,心髒撲通撲通跳的厲害,小雞雞突然漲了起來,有種口幹舌燥的感覺。

一直到新娘進屋看不見後才清醒過來。

心中戀戀不舍的追了進去想再看一眼,想一直的看下去。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送入洞房!鬧洞房咯!沒有哪次村裏娶媳婦能有這般動靜,這般激動的了,全村老少爺們像打了雞血一樣激動的往洞房裏面鑽,似乎想乘亂摸一把漂亮新娘那散發著絲絲光澤的嫩白美腿。

石土豆也興奮的往洞房裏面擠,隻可惜人小力氣更小,根本擠不進去,隻能聽見洞房裏面噪雜的呼叫聲,笑鬧聲。

走開!走開!別碰我媳婦!村裏男人都往新娘身邊擠,伸出手都乘亂往新娘身上摸,有的摸新娘的美腿,有的摸新娘的美臀,還有大膽的向新娘的一對美乳伸出了手。

新娘被嚇的連連嬌呼,王大憨看見自己的媳婦被人欺負了,不高興了,伸出粗大的胳膊開始推人。

別看王大憨人傻,但是他在二叔的照顧下吃的好喝的好,人長的粗粗壯壯的,兩手一推,頓時推的幾個人往後仰。

這時被推的幾個人不幹了,立馬推搡起來,王大憨挨了幾下生氣了,操起腳下的凳子就開始砸人了。

快跑快跑!憨子打人了!沒一會功夫,鬧洞房的人都跑光了。

石土豆在洞房門口看了看,不敢進去,隨後聽人招呼道開飯了,便去吃飯了。

酒席上,石土豆依舊對那散發著絲絲光澤的美腿充滿牽挂,整個人茶飯不思的,原本極少能吃到的各種雞鴨魚肉都不想吃了,隨便吃了幾口就下了酒席,又往洞房那邊摸去。

進了洞房發現沒人,在洞房裏摸索了兩圈,突然想到一個主意!躲到床下等新娘吃完飯回來,這樣可以更近的看到新娘那雙帶著絲絲光澤的美腿。

石土豆躺在床下,心中想著美好,不知不覺中酒席也吃完了,隻聽見一陣腳步聲,王大憨和新娘被幾個男男女女送了進來,放到床上就離開了,臨走時還說著可惜,鮮花插在牛糞上了。

石土豆在床下一動不動,也不知道床上是什麽情況,王大憨和新娘是喝醉了還是在躺著休息?過量一會,見他們兩個還沒動靜正準備爬出來看看,這時洞房的門嘎吱一聲,偷偷的被打開了。

王強,王小山,周小八三人偷偷的打開洞房的門,鬼鬼祟祟的溜了進來,來到了床邊。

王強伸出手輕輕的推了幾下王大憨,叫道憨子?憨子?見王大憨沒有反應,又稍微加重了力道和聲音,確認王大憨沒動靜後松了口氣。

然後又開始測試新娘的反應,見新娘也沒有反應後,王強,王小山,周小八三人才輕松起來。

我就說嘛,灌了她們這麽多酒,還能醒著算她們厲害!就是,王哥海量,收拾她們還不是小菜一碟!王哥,接下來是不是,嘿嘿嘿~先把這個大憨子弄下床,太占位置了。

好嘞,走起,一二三!……不行啊,王哥,這憨子重的跟豬一樣,弄不動啊。

就是,王哥,這憨子沒準比豬還重!那算了,你們把桌子上的東西拿開,把新娘放桌上玩。

好嘞~……收拾幹淨桌子,王強把新娘抱到桌子上,三人圍了過去。

這就是絲襪啊,摸起來真他娘的舒服啊~王強摸著新娘嫩白的絲襪美腿,滿足道。

這就是王哥你說的絲襪,摸起來好滑啊,滑不溜丟的。

王小山摸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這絲襪真勾人,讓我親一個,看是不是跟王哥你說的那麽香。

周小八摸著摸著,抱起新娘的絲襪美腿就親了一個。

麽嘛,香,真香,再親幾個,麽嘛,麽嘛,麽嘛!我也來親幾下,麽嘛,麽嘛!王小山也學周小八擡起絲襪美腿親吻起來。

王強則把新娘的一雙絲襪美足舉起來覆蓋在臉上深深的吸了一口,露出一臉滿足和沈迷之色。

褲裆立馬鼓了起來。

老子受不了了,王強說了句後飛快的扒下自己的褲子,露出一條脹鼓鼓的雞巴。

教你們玩個新的,這是我在城裏黃色錄像裏面學的,看好了。

王強說著,把新娘的一對絲襪美足腳底對腳底按在一起,在兩隻足弓的腳心位置形成了一個美妙的圓形空隙。

看見腳中間這個洞了麽,這就叫足穴,把雞雞往這裏面一插,滋味別提多爽了!王強說著,挺著脹鼓鼓的雞巴往絲襪美腳形成的圓形空隙中間這麽一插,在溫潤玉足柔嫩感和絲襪的絲滑摩擦中爽的倒吸口涼氣。

嘶~,真他娘的刺激啊!王強喊了聲後就抱著這雙絲襪美腳不停的用雞巴來回摩擦,臉上露出一臉的陶醉之色。

王哥王哥,讓我也試試。

王小山喊道。

而王強根本不理。

周小八看王強陶醉的隻顧自己爽了,想了下也脫下褲子露出同樣發脹的雞巴開始往新娘的絲襪大腿上蹭。

你還別說,這絲襪蹭的雞巴真舒服,爽滑爽滑的。

周小八邊蹭邊對王小山說道。

真的?嘿,還真他娘的舒服!王小山學著周小八拿出雞巴蹭著新娘的另一條絲襪大腿滿足的說道。

石土豆在床下看的口幹舌燥,小雞雞立馬變的脹鼓鼓的,有點難受。

而這時聽到床上似乎有動靜了。

王大憨迷迷糊糊的醒來,看見王強,王小山,周小八三人正圍著自己的媳婦像在欺負她,吼了聲,拿起凳子就沖過去打他們。

王強正眯著眼睛享受著美妙的絲襪足穴,立馬被凳子砸到背上,痛的趴到了地上,氣的喊了句幹他!。

而王小山和周小八還來不及提褲子,一個胳臂挨了下,一個一邊提褲子一邊躲,算是躲過去了。

接下來幾人大戰到一起,王大憨挨了幾下好似沒感覺一樣,王小山和周小八兩人心生怯意叫道王哥咱們先退,等她們睡著了再來!王強不甘之餘隻有退去。

王大憨提著凳子追出門,見他們跑的飛快,隻有又提著凳子回來,關了門,坐在桌邊一手搭著新娘,憨憨一笑,腦袋擱在桌上又睡了過去。

石土豆又等了會,感覺王大憨是真睡過去了,偷偷的爬出來,爬到了桌子底下,看著從桌上垂下了的兩條嫩白的絲襪美腿,心跳不已。

伸出手,掌心輕輕的覆蓋在絲襪美腿上,掌心傳來柔嫩的,有彈性的,絲滑般的感觸,都激動的顫抖了起來。

先是一隻手,然後是兩隻手抱著絲襪美腿,輕輕的撫摸,忍著強烈的心跳和激動,把嘴湊過去親吻住嫩白的絲襪美腿,頓時嘴唇上傳來女人的幽香和絲滑的感觸。

這種感覺美妙極了,石土豆親吻著絲襪美腿,感覺小雞雞越來越漲,好像要爆炸了一樣,欲爆發而不可得,便退下了褲子,學著王強把新娘的一對絲襪美足腳底對腳底按在一起,在兩隻足弓的腳心位置形成了一個美妙的圓形空隙。

然後挺著要爆炸的雞雞從這個美妙的空隙中插了進去,絲襪的爽滑摩擦著石土豆的稚嫩龜頭,稚嫩的龜頭第一次感受到這種絲滑摩擦的美妙和雙足腳心柔嫩的壓迫感,雞雞如同火山爆發一般,一股處男精液立馬噴射而出。

石土豆隻覺得大腦一片空白,好似升天一般,膨脹的雞雞在絲襪美腳的包裹中,精液一波波的噴湧著。

過了好一會,石土豆才回過神來,看著停止噴射精液卻依舊脹鼓鼓的雞雞,和被精液浸染的一塌糊塗還依舊包裹著雞雞的絲襪美腳,回味著剛才的美妙感覺,又用還脹著的雞雞抽插起來。

被精液浸染過的絲襪美腳比剛才多了分潤滑,抽插起來更順滑了,龜頭在絲襪足穴中伸進伸出,潤滑的絲襪腳心包裹壓迫著龜頭,石土豆直感覺超爽超刺激,沒一會,第二波處男精液噴湧而出,隻不過沒第一波噴射的激烈,大部分精液都流到絲襪美腳上,讓原本被精液浸染的一塌糊塗的絲襪徹底浸濕了,像洗了個精液足浴一般。

石土豆再一次體驗到美妙的爽感,隻覺得身體又點軟,像累了一般,不過看著依舊挺拔膨脹的雞雞,和濕透的絲襪美足,心中還是充滿興奮的感覺,不肯停下,繼續抽插!連射兩次後,稚嫩的龜頭似乎變的敏感起來,腳心的絲襪摩擦讓稚嫩的龜頭傳來一種麻酥酥過電的感覺,這種感覺讓石土豆既覺得刺激麻爽,又有點受不了的感覺,讓石土豆不太敢抽插了,不過還是爽感占了上風,既然雞雞不敢插,那就用雙手抱著一雙絲襪美腳來回搓。

啊.啊..啊.啊..啊…石土豆稚嫩的龜頭被絲襪腳心來回搓揉的酸麻顫抖,感覺要爽死了,要升天了!終于,在絲襪腳心搓揉中,石土豆隻感覺雞雞不受自己的控制開始亂噴亂射了,尿和精液像炸開的水管四處噴射,想停都停不下來,直到噴射完畢後,原本脹鼓鼓的雞雞也焉了下來。

看著一雙被噴滿了尿液和精液的絲襪美腿,石土豆意猶未盡,用濕淋淋絲襪美腳撥弄著焉下去的小雞雞,小雞雞似乎罷工了不肯擡頭,石土豆隻有作罷。

休息了一會,是石頭才清醒過來,既覺得刺激又有點後怕,看了看被噴滿了尿液和精液的絲襪美腿,覺得怕被人發覺,大起膽子爬出來,看王大憨和新娘都沒反應,伸手在腰間摸索著把新娘的絲襪跟脫褲子一樣脫下來,而這時門外又傳來了腳步聲,石土豆嚇了一跳,趕緊抓著絲襪鑽到了床底下……

文章評價: (3 票, 平均: 3.67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我在健身房的故事
留學生涯
荒島奪妻
名校校花的自述
上日本朋友女友
中古妻販賣
在丈夫面前被別人侵犯的人妻
十年前偶遇極品三胞胎的囧事
肉感繼母姦淫錄
開苞大會
隨機文章:
楊鈺瑩性奴生活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羊入虎口的鄰家嬌妻 嬌妻為夫治陽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