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大家好,我是小露,這次的故事是以我作為第一人稱來描述的。這次的故事笨一一,芳芳,杜姐姐都有出場。但是在某種意義上,以上的所有人並不算是全部都出場了。好了,廢話不多說了,開講了。

轉眼就到了週五晚上了,想著明天就可以和一一去約會就覺得好開心。

這時,杜姐姐敲了敲浴室的門說道:「小露,你還沒洗完麼?馬上就要熄燈了。」

「好啦,馬上就好。」說著我關掉水,把裹在頭上的毛巾拿下來把身上擦乾。這學校也真是的,都週末了還熄燈這麼早,我心裡一邊抱怨著一邊把身上的水擦干。

等到身上都擦乾之後,我拿起換洗的內褲看了看,想到那個笨蛋一一和我說自己在家有裸睡的習慣,索性放下內褲,一股腦把睡裙倒在身上,抓起內褲就走了出去。

一出浴室的門我渾身一抖,好冷啊,這浴室裡面和浴室外面溫差也太大了,我連走帶跑的往自己的床上跑去。

「小露,你輕點啊!你上床就不能溫柔一點麼?」杜姐姐在隔壁抱怨道。

「人家冷嘛!」我一邊背對著杜姐姐發嗲道,一邊雷厲風行的鑽進了被窩裡。

我翻過身來趴在床上看著杜姐姐說道:「杜姐姐?」

「幹嘛?」

「幫我關關燈唄。」

在我們寢室一般是這樣的,芳芳在寢室的時候,因為燈的開關就在她的床頭前,所以一般時候都是她關燈,如果她不在的時候就是誰最後上床,誰來關燈。

今天週末,芳芳回家去了,寢室裡面就只有我和杜姐姐。

「唉!」杜姐姐歎了口氣,便翻身下床關燈。

「真是的,明明你最後上來的,自己不關燈,還要我下來關。」

「人家怕冷嘛!」我繼續對著杜姐姐發嗲。

「少對我發嗲,要發就對十一發去。」杜姐姐很不屑的說道。

「杜姐姐你是吃一一的醋了麼?你放心好了,我對你的心一直沒變的,我不會移情別戀的。」

「你已經別戀了。」

「杜姐姐,你果然是吃醋了。杜姐姐,人家好冷啊,快來幫人家暖暖床。」

這時,剛好走到臥床下面的杜姐姐爬上我的床,上來就給我一個腦瓜崩。

「疼!」

「要暖床就要你家十一過來暖床。」

「嘻嘻,我明白了。」

杜姐姐爬上床,把被子蓋在身上,看著我面無表情的問道:「你又明白啥了?」

「你不是吃一一的醋了,你是吃我的醋了,其實你是喜歡一一的,對不對。」

杜姐姐愣了愣,最終還是歎了口氣,「唉,早點睡吧,你明天還要和十一出去呢。」

「哦,對了,杜姐姐,如果明天我睡過了記得叫我起床。」

「知道了,快睡吧。」

之後我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感覺到有人在拿東西逗我,我睜開眼就看見一一站在我面前,手裡拿著個羽毛,用羽毛的尖弄我的鼻子。

我一手拍掉他的手,「討厭,你怎麼來了?」

「我來叫你起床的啊。」

「咦,我不是讓杜姐姐叫我起床的麼?」我坐起來,發現杜姐姐和芳芳都還睡在床上在。

「咦,你是怎麼進來的?」

一一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快起來吧,都快中午了。」

我迷迷糊糊的胡亂的拿衣服穿在身上,然後拿著挎包就被一一拉著出門了。

週末就是人多,上了公交車之後發現一個位置都沒有,最可氣的是這麼熱的天司機居然連空調都不開,氣死人了。

我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抖了抖裙子,想要藉著裙子抖動帶來的一絲絲清涼來降低一下裙子裡的溫度。

沒幾秒鐘就感覺下身涼颼颼的,涼快的有點過頭了,那種感覺就好像下身沒有任何東西包裹,直接暴露在空氣中一樣的感覺。

難道,我心中萌生出了一個想法,「難道……?」

「你想什麼呢?」一一見我在那若有所思的發呆,便摟住我的腰問道。

「沒什麼,怎麼啦?」

「你的臉好紅。」說著,一一把手放在我的臉上,一一的手暖暖的,摸得好舒服。

然後我就靠在了一一身上,一一原本摟住我的腰的手開始不規矩的向上移動,知道握住我的胸部。

臭一一不僅握住了我的胸部,更過分的是他居然在公交車上揉我的胸部。

可我看向他時,他確實一臉平靜的看著車窗外。

之後,一一的手開始越來越不規矩了,之前還僅僅只是揉的,現在色一一居然用手指上下挑弄我的乳頭。「一……」,就這麼輕輕的挑逗就已經讓我渾身無力了,一一二字還沒說完,我整個人就無力的靠在了一一身上。

這時,我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一一可以隔著衣服挑弄我的乳頭,那豈不是說我今天出門……

完了,因為天熱,我今天只穿了件淡黃色的吊帶連衣裙,裙子因為是細吊帶的,所以胸部以上包括肩膀什麼的都是裸露在外面的,就連乳溝都看得到,裙子還是鬆垮垮的那種,連衣裙的下擺直到膝蓋上面十厘米的地方,我已經不敢再往下面想了。

「丫頭!」,正當我沉思的時候,一一喊了我一身。

「啊啊!什麼?」

「什麼什麼啊,到地方了。」

我這時才發現,不知怎麼的我已經站在了一個湖邊上。

「我們這是……在那?」

「笨蛋,不是你說要我週末陪你去公園划船的麼?」

「哦哦,我想起來了,嘿嘿。」

說完,一一就抱我橫抱起來,然後放在船上。

「幹嘛啦!討厭!」

上船之後,我們相對而坐。

一一把船槳握在手中輕輕一劃,小船就離開岸邊,在碧波蕩漾的湖中向著遠處駛去。而我,居然對著一一傻笑。

感覺一一今天好帥啊,特別是陽光照在一一露出認真划船的表情上,簡直帥呆了。

以前都只是覺得一一長相一般般的不算很帥,有一點點清秀,還有一點點呆呆的,給人的感覺更多的是溫柔。

今天給我的感覺不僅溫柔,而且帥帥的,簡直和我心目中要求的男孩子一模一樣。

等我發完花癡我才發現不對了,剛剛明明是在湖裡划船了,怎麼劃著劃著現在連岸邊都看不到了。

再看看一一,一一已經停止了划船,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我的下身。

糟糕,剛剛犯花癡入神了沒注意下面,我們兩個對著坐在,而我的腿有打得有點開,一一剛好可以看到我的下面。

我連忙合攏腿,「看什麼啦,還不都是因為你,催的那麼急害得人家內衣褲都沒有穿。你還好意思看,哼!」

「好啦好啦,我知道錯了。」說著,一一摘掉我頭上的太陽帽,把我抱在懷裡,然後把手放在我的頭上輕輕地揉。

「嗯~!」舒服的我忍不住呻吟了一聲。

最後,我臉紅紅的掙脫了一一的懷抱。「討厭!」然後找著一一胸口來了一拳。

一一躲都沒躲的挨了我一拳,而是一臉壞壞的表情盯著我看,這時我才發現,原本連衣裙就有點鬆垮垮的,剛剛在一一懷裡一折騰,兩條肩帶全部都滑了下來。胸部全部都露出來了,就連兩顆粉嫩的櫻桃都暴露在空氣中,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更加動人。

「討厭,人家都被你看光了。」

「只有我一個人看怕什麼。」

「你不怕你可愛的女朋友被別人看到啊!」

「這周圍哪有別人,你自己看吧。」

我望了望周圍,發現一一不知道把船划了多遠,周圍划船的人都沒有了,四周只能看到幾個亭子,岸邊看上去好遠好遠。萬里晴空的好天氣,岸邊卻連一個人都沒有,好像都消失了一般。

「去死啦,臭色狼,就不給你看。」我對著一一的胸口狠狠的來了一拳。

「哈哈哈哈,原來你也有害羞的時候,你害羞的時候挺可愛的嘛。」一一揉了揉胸口說道。

「臭一一,說什麼呢!難道人家平時就不可愛麼?人家一直都很可愛的好麼。」我故作生氣道。

「好好,我們家小露一直都很可愛,最可愛了。來,可愛的笑一個吧。」

「嘿嘿~!」我用很誇張的表情給一一笑了一個。

「話說,丫頭,你絕不覺得熱啊,太陽曬得我好熱。」

「你還別說,確實有點熱,今天的太陽真毒。」我倒還好,因為穿得清涼,所以覺得不算太熱,倒是一一已經滿臉都是汗了。如果要說熱的話,我才發現我有個地方流的汗可能比一一臉上的還要多。

剛剛一一偷看我裙底的時候,我連忙把腿夾得好緊,本身有裙子蓋著就不太透氣,這樣一捂下來那裡感覺快要熱得融化了。我下意識的不斷地變換著坐姿,想要讓胯下能夠變得有那麼一點點涼快。

「一一,你這麼大太陽天還穿著個長袖,衣服還是黑色的,不熱才怪呢。」

我看著一一的長袖T恤已經前後都是汗,快要濕透了,便道,「一一,你要是實在是熱的話,就把衣服脫了吧,反正這裡有沒有別人。」

一一點了點頭,困難的把上衣脫了下來。

「身材練得不錯嘛。」我湊到一一跟前用手戳了戳一一腹部隱約可見的腹肌,自從談朋友之後,我就開始督促一一進行一點身體鍛煉的運動,不用太多,稍微把身體的線條練出來,看樣子現在已經有了成效了。

「你的身材也不錯嘛。」一一嘟了嘟嘴,指了指我的胸口。

我低頭一看,剛剛湊到一一跟前是彎腰湊過去的,再加上連衣裙本來就寬鬆,從一一那個角度看下來,可以看到這個胸部,就連乳頭都不放過。

我摀住胸口,「討厭!」

這時,下身感覺已經越來越熱了,「一一,你閉上眼睛等一下。」說著,我轉過身去,「不許偷看哦。」

再確認了一一閉上眼睛之後,我掀起裙子狂扇,可是陰部的溫度一點也沒有降下來,還是熱得要命,汗水已經順著腿流到了腳上了。

我用手上的紙巾順著腳踝一直擦到大腿,然後把裙子掀起來直接光著屁股坐在凳子上。

當屁股接觸板凳的那一瞬間,下身的溫度瞬間就降下來了。然後把紙巾丟到一旁,身體轉了回去。

這時,一一已經睜開了眼睛看著我。「怎麼樣,涼快多了吧。」

我點了點頭。

「你要是熱的話,就像我這樣,把衣服脫了嘛。」

把衣服脫掉麼?不知為何,我很順從地聽一一的話還是動手脫衣服。

我把手伸到後面要拉開背上的拉鏈,卻發現怎麼都摸不到拉鏈在哪裡。

「一一?」

一一走到我身後,拉開拉鏈,然後拎起肩帶,兩手一鬆,連衣裙順著身體直接滑落到了腳底。

一一從後面抱住我,手指不斷地觸碰著我腹部的肌膚。

「小露。」一一捧起我的頭發放在鼻子前聞了聞。

「嗯?」

「你今天好美!」然後,一一對著我的耳朵吹了口氣。

我渾身一麻,便跌坐在凳子上。

這時,一一已經回到我對面的位子上坐著了。

我伸了個懶腰,「嗯……,現在舒服多了。」

「小露,我發現你長得好白啊。」一一你個白癡,你現在才發現我皮膚白麼?笨蛋,臭傢伙……

我在心中把一一咒罵了成百上千遍。「好看麼?」我還是不太習慣把身體直接暴露在空氣中,摀住胸口對一一拋了個媚眼。

一一的臉瞬間變得通紅,手上的船槳也停止了滑動。

「嘻嘻,一一你這是害羞了麼?」我繼續調戲著一一。

直到我看到了一一的下身時,我才發現一一剛剛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把褲子脫掉了,而一一胯下的陰經已經完全勃起了,而且比以前見到的尺寸還要大。

我整個人都看呆了,等我反應過來時,一一已經走到了我的跟前。

一一一把把我抱了起來,因為我的個子比一一矮將近二十公分,他抱起我之後我的下半身立刻失去了了支撐,雙腿很自然的盤在了一一的腰上。

一一把舌頭伸進了我的嘴裡,不斷地用舌尖挑逗著我的舌尖。舌頭努力的想要伸到我嘴巴的更深處,我的津液已經抑制不住的從嘴角邊流了出來。

不知道吻了多久,一一的嘴巴離開了我的嘴巴。

「一一,我還要。」我算要迷濛的看著一一說道。

一一把我平放到到船上,然後開始吻我的脖子。濕濕的舌頭不斷地在脖子上滑動,弄得好癢好癢。

「呵呵呵呵,好癢啊。」我受不了已經笑出了聲。

這時,一一的嘴巴向下移,已經開始親吻我的鎖骨,一一將我的鎖骨含在嘴裡輕輕的吮吸著。一邊吮吸著,一邊用手指在另一邊的鎖骨上滑動,指尖的觸碰讓我的心裡麻麻的。吻得直到我兩邊的鎖骨上都沾滿了口水才罷休。

順著往下,接下來是我的乳房。

一一一隻手罩住了我的一個乳房,嘴巴把另一個乳房的乳頭還在嘴裡。

手中的乳房被一一不斷地揉捏著,嘴裡的乳頭被一一不斷的吮吸著,彷彿馬上就可以從乳頭中吸出乳汁一般。不一會的功夫,被含在嘴裡的乳頭的整個乳房都已經沾滿了被一一的口水所染濕。

「嗯,不要咬~!」我心中又是一陣酥麻。

一一停止了用舌尖咬我的乳頭,開始用舌尖繞著我的乳頭打轉,時不時的還用舌頭玩弄著乳頭。

吸、咬、舔反覆的交替著,弄得我心裡又是麻又是癢的,還帶著一絲絲的舒服。

不知道被一一玩弄了多久,一一放棄了一邊的乳頭,還是玩弄另一邊的乳房。一一的手上也沒有閒著,拇指和食指輕輕地捏住還帶著一一的味道的乳頭,肆意的揉搓。

直到我被玩弄的渾身無力,一一才肯善罷甘休。

這時,一一把舌頭伸了出來順著我的雙乳往下,一邊往下一邊來回的掃動。直到我平坦的小腹上才停止。我以前聽一一和我說,他抱著我睡覺的時候,最喜歡的姿勢就是從背後抱著我,然後把手放在我的肚子上,因為長期鍛煉的原因,我的肚子上沒有什麼多餘的肉,很是平坦,摸起來很是舒服,手感超級好。

一一雙手扶在我的腰上,嘴巴已經停止到了肚臍上。一一把舌頭伸到我的肚臍裡,讓我感覺我的下身瞬間有什麼要流出來的感覺。

「不要……舔。」

最後,一一的嘴巴已經遊走到我的陰部。

一一把我的雙腿扛在肩上,使得我的雙腿已經完全打開了。不待一一開始,我就知道一一要做什麼了,這是我的下體已經一片泥濘,已不

知道沾染在陰部、大腿、屁股的那些到底是汗液還是陰道裡分泌出來的

淫水。

當一一的嘴唇碰到我的陰戶的那一瞬間,我全身都彷彿觸電了一般,雙腿也死死地夾住了一一的頭。

一一雙手一邊撫摸著我的大腿,一邊對我說:「放輕鬆點。」

我的身體在一一的撫摸下奇跡般的放鬆了下來。

一一再次開始玩弄我的陰部,不過這次的反應比之前小多了,只是腳

趾還是忍不住的

繃緊著。

我雙手抓著船上的坐板,任由一一吻遍了我一步的每一個地方。

一一兩隻手掰開我的陰唇不斷興奮地舔著剛剛還被陰唇遮擋著的嫩

肉,一股屬馬的感覺傳遍了全身,下身已經開始控制不住的痙攣。雙手想要推開一一的頭,而雙腿又因為刺激夾緊,不讓一一的頭離開我的陰部。陰部早已濕的一塌糊塗,可陰道口還是不斷地有淫水止不住的往外流淌。

直到一一的舌頭在我的陰核上重重的一壓,那種刺激感讓我發出了一聲長長的聲音之後,便在一瞬間失去了意識。

待我清醒過來之後才發現我已經回到了寢室躺在了自己的床上,而一一則是雙手撐著床撐在我身上。

我不知道我後來是怎麼回到寢室的,但是我知道一點,我和一一還赤裸著身體,之前脫下的衣服早已不知到哪去了,一一的眼中更是滿眼的情慾,看的我再次動了情。

「一一……我……要。」

一一的雙唇吻了上來,一一把我的上半身抱了起來,我的雙腿也盤在一一身上。一一的龜頭已經抵住了陰道口,隨時準備長驅直入,一插到底。

「要來了哦。」

我點了點頭,就感覺到一個火熱的東西硬擠進了我的身體,把我的陰道完全撐開,然後不斷的在裡面進行著活塞運動。

一一的每一下抽插都是由陰道口直頂到最裡面,每一下都撞擊著我的花心。我抱住一一的頭,將一一的頭死死地壓在我的雙峰之中,是死的閉住嘴巴不讓嘴裡的呻吟聲讓杜姐姐和芳芳聽到。

隨著一一的不斷抽插,我的身體也跟著一一的撞擊不斷的晃動,情和欲都達到了頂點,最終再也忍不住了。開始極力的配合著意義的動作起來,也不再管還睡在床上的芳芳和杜姐姐是否會被我吵醒,放肆的大聲呻吟著。

一一的力道原來越猛,速度也越來越快,我的整個身子也已經該是不足的左右晃動著。

「小露,小露,起床啦,小露。」這時,耳邊傳來杜姐姐的聲音,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發現杜姐姐站在扶梯上,不停的晃動著我的身體。

「額,杜姐姐,怎麼是你啊?」我還沒有清醒過來。

「什麼怎麼是我,快起來,十一已經到了,現在剛剛進寢室樓,馬上就上來了,你還不快起來。」

「哦,哦。」我含含糊糊的應著杜姐姐。

直到我坐起來之後,杜姐姐才放心的從梯子上下來。

我做起來之後發現口水都已經快要留到脖子了,拿手胡亂的擦了下。當我坐到床邊準備下床時,才發現屁股上濕涼濕涼的。低頭一看,因為昨天晚上沒有穿內褲就睡覺,現在整個屁股上都是水,睡裙上也沾了不少。

一回憶起之前發生的一幕幕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我帶著羞紅的臉頰在衣櫃中翻出要穿的衣服,便一路小跑進了洗漱間。

「小露,你剛剛是不是做夢了?」杜姐姐在外面問道。

「沒……沒有啊。」我一邊回答著杜姐姐,一邊一把抓過毛巾清理著自己濕漉漉的下身。

「那我怎麼聽到你在那又是不要又是要的,還在那笑呵呵的。」

「哪有的事啊,一定是你聽錯了。」

「你還想還叫了十一的名字,你敢不會是做了那種夢了吧。」

「我才沒有呢!你別亂猜啦。」

這時,外面響起了一陣敲門聲,「來啦!」杜姐姐應了一聲,「嘿,說十一十一道。」

我知道杜姐姐後面這句話是說給我聽的。臭杜姐姐,哼,我心裡默念道。

清理完下身之後準備換衣服我才發現剛剛慌亂中把內衣褲忘在衣櫃中忘了拿,我有急匆匆的跑出去,然後一頭撞到背對著洗漱間在洗漱間門口和杜姐姐講話的一一。

在我快要倒在地上的時候一一抱住了我。

等我站穩之後,一一關心的問道:「沒事吧?」

我想到之前在夢中一一對我的所作所為,還有現在又害的我被撞,我一拳就揍到一一胸口,「臭一一,大色狼,壞蛋!」然後留下不明所以的一一和杜姐姐,跑回自己的位置翻出了內衣褲,再次急匆匆的跑回洗漱間,走到門口的時候還不忘給仍然不明所以的一一一腳。

「小露今天這是怎麼了?這麼生氣,我沒做錯什麼啊?」一一不解的問杜姐姐。

「噗!」已經想明白了怎麼回事的杜姐姐笑了一聲之後說:「這件事啊,你還是自己去問那個沒睡醒的笨丫頭吧」

等我洗漱完了換好了衣服之後走洗漱間,一一走上前試探性的問道:「丫頭,剛剛……」

「沒事啦!走啦!」然後拽著一一出了寢室,只留下在寢室裡偷笑的杜姐姐。

美妙的約會開始了。

—完—

文章評價: (2 票, 平均: 3.50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潤滑液  跳蛋  逼真老二棒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杯
威而柔  震動棒  女優自慰套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性感丁字褲

相關文章:
留宿大學女友寢室,順便操她同學
上了空服員的舅媽
舅媽的唇穴
銷魂的試衣間
父慈女孝
色誘張無忌
媽媽與親家的亂倫深淵
染指教師姚婧婷
背德的絲襪
性感的美腿女神之松山敬老院
隨機文章:
留宿大學女友寢室,順便操她同學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女友的弟弟 我和我的嫂子